10月 252011
 

这次去马尼拉颇为曲折,本来就选了一条辗转的路线,从西安到广州,再到深圳,再从深圳到香港机场,后来还因为航班取消在香港机场延误了一天,直接导致已付过房费的房间被浪费掉,各种心痛……更不用提在香港机场熬过一晚,当然后来回来的时候又在此机场待了一晚。总之,宿雾航空各种不靠谱,随意取消,缺乏预案。后来还导致中国乘客与航空公司的冲突,因为据说有歧视国人之嫌。甚至出动鼎鼎大名香港皇家警察,最终在阿sir的注视下才换到了去马尼拉的登机牌。此段按下不表。无论如何,最终到达了马尼拉。

住的酒店外景,底下是U.N. Avenue,名字这么霸气,却完全是背街小巷的感觉。在香港就遇到从马尼拉回来的同胞,告诉我们马尼拉的破旧。这是座曾经号称“东方巴黎”的城市(上海也这么号称),但毁于二战的战火,其后的民选政府显然不具备之前殖民者、或是像独裁者那样的执行力来规划整座城市。宽阔的大道往往意味着无休止的拆迁,平民从自己的安居之所被迫迁走,国家的权力轻而易举的凌驾于普通人的财产权。但对马尼拉来说我只是匆匆过客,只有步行所经过的几条街道,没有资格对其说三道四。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