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 212015
 

玄宗回马杨妃死,云雨难忘日月新。
终是圣明天子事,景阳宫井又何人。
——郑畋,《马嵬坡》

熟悉唐朝历史的不可能不知道马嵬坡,伴随着安史之乱的“燎原之势”,玄宗一行人行至马嵬驿,有了后来著名的“马嵬驿之变”,杨贵妃在这里被赐死,也衍生出了无数传说。

杨贵妃墓在陕西省兴平市,距离西安算不上远,我们一行离开茂陵后在开车穿过兴平市就抵达杨贵妃墓了。马嵬坡这个地方已经在历史书中再熟悉不过,到了兴平不过来一趟实在是可惜。

这里只是一个衣冠冢,当然日本那边也有两个杨贵妃墓,看来日本那边还是有些杨贵妃情节的。 Continue reading »

6月 252014
 

陕西历史博物馆是我去过最多的博物馆,最主要的原因就是离得近。念高中时陕博只是隔了条马路,熟悉到几乎每天都要路过的程度。

唐式建筑,唐代建筑多使用黑瓦,而不是像故宫那样的黄瓦。从含元殿的复原图可以看出,唐代宫殿底座为红色,白墙,黑瓦。 Continue reading »

4月 242014
 

扶风豪士天下奇,意气相倾山可移。
——李白

去年国庆节,从上海返回西安,参加本科寝室哥们的婚礼,有幸造访了宝鸡扶风,参加婚礼之余拜访了了位于扶风的法门寺。法门寺实在是太著名的寺庙了,一方面是唐代的皇家寺庙,另一方面是里面所珍藏的佛指舍利。

佛指舍利在唐代便是像奥运“圣火”一样的“神圣”之物,韩愈还因此和皇帝抬杠,写下《谏迎佛骨表》,触怒龙颜,被发配潮州。韩愈也因此在经过秦岭蓝关时写下“云横秦岭家何在,雪拥蓝关马不前”的千古名句,到潮州后又写下《祭鳄鱼文》这样的名篇。当然韩愈的遭遇都算是外传了。

法门寺景区大门 Continue reading »

12月 292012
 

新年将之,去新城大院走了一遭。新城大院是陕西省人民政府及下属一些机关单位的驻地,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大家想进去遛弯是不可能的。这次得以成行是因为省政府媒体联络办公室具备的“公民代表走进省政府”活动,先在网上提交申请,然后可能是随机选再加上长期以来我都是良民,所以就通了,成为了公民代表(好厉害的头衔)。

新城大院的由来也是颇有渊源的,原址可以追述至明代秦王府,新城大院的外面现在还有秦王府城墙遗址,而现在西安的端履门,也是明代秦王府的外城门。说点明秦王的八卦:秦王的一个妃子就是金庸小说《倚天屠龙记》里赵敏的原型,一起葬在原上的秦王陵附近。秦王府在清代被改造为兵营,而在辛亥革命期间被焚毁,后来冯玉祥将军在此处利用明清砖瓦重新筑城,为了区别过去,命名为“新城”,也是现在新城大院、新城广场以及新城区名称的渊源所在。

Continue reading »

9月 012012
 

尽管就在省内,但一直没有去过华山,总是想着:以后总有机会去。一直拖到现在,终于心血来潮,华山走了一趟。华山的险峻另我印象深刻,更另我难忘的是气喘吁吁的身体素质。

从西安北站出发,乘坐动车不到一个小时就可以抵达华山北站。正值夏收,一路上伴随着金黄的麦田,还有时隐时现的秦岭山脉,煞是好看。

因为行程规划是当天往返,还打算去西岳庙,所以未选玉泉院的上山的线路,而是直接从缆车上北峰,再去其他山峰,如此虽然省了不少力气,但也错过不少景色,不过如果是夜登华山,也看不到多少景色吧,这看作给自己偷懒找借口好了……事实证明,安排两天的行程会比我这样好的多。

缆车上了北峰,先拍一张再说。

站在北峰望它峰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