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 262013
 

足立喜六是日本静冈县人,生于1871年,卒于1949年。土木工程技术者,数学家。他在1906年至1910年利用在陕西高等学堂(被认为是西北大学前身)任教之闲暇,对西安附近的历史遗迹进行了实地考察,并结合历史文献记载,对汉唐度里程、汉唐帝陵、汉唐长安城及长安附近名胜古迹、道观、寺院、古代碑石进行了广泛深入地研究之后,撰成《长安史迹研究》一书。

本文截取了三秦出版社2003版中的一些照片,可以看看真正的老西安,足立喜六的照片应该是西安最早的照片之一了。因为作者已经逝世超过50年,所以照片没有版权问题。

迎祥观(景龙观)钟楼。迎祥观建于708年,原名景龙观。景龙观现在保存在陕西历史博物馆。 Continue reading »

11月 172012
 

望西都,意踌蹰,伤心秦汉经行处,宫阙万间都做了土。
——张养浩,《山坡羊·潼关怀古》

趁周末天气晴好,去汉长安遗址溜达一圈。汉长安遗址位于西安西北,约36 平方公里。说起来我是西安人,长期以来只是在地图上注意到此处硕大的一片荒地,标记为汉长安遗址,提醒着人们大汉雄风不止是历史书里的内容。

乘坐公交车到高堡子村,村子门楼上面就写明了建章宫遗址,但在村子里却没有一个路标。如果不是之前已做功课,找到遗址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村子里饶了几个弯以后便找到下面这个石碑: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虽不至于面目全非,但也能看出这里的保护状况。

Continue reading »

6月 252012
 

在西安众多的知名寺庙中,卧龙寺并不算有名,甚至大多数市民都不会听说过这个寺庙。我去卧龙寺仅仅是因为在搜集西安宗教场所的时候发现了这个寺庙,惊讶于以前经常穿梭路过这座寺庙而未发现。甚至从寺庙归来在网上搜索一二才对寺庙历史有所了解。

但是,卧龙寺是西安、甚至是陕西最早的佛教寺庙,始建于东汉,只比洛阳的白马寺晚一百多年,距今约一千八百余年历史。隋朝时称“福应禅院”,宋初有高僧惠果入寺住持,终日高卧,时人呼为“卧龙和尚”。宋太宗时更寺名为“卧龙寺”。

庚子西狩时,慈溪的居所离此地不远,花费重金修缮。文革时,卧龙寺遭受红卫兵破坏,时任方丈的朗照法师及众僧侣被迫服毒自杀。后卧龙禅寺于1992年重修。

寺庙深处闹市,而且紧邻著名的『碑林博物院』,但却是难得的清净场所。在我探访寺庙期间,还听见有信众的颂经声,感觉颇佳。但就香火而言,比起那些知名寺庙是有些差距的,或许我去的不是时候吧,只是在探访糖坊街天主堂时顺路去参观,中午本来就不是人群密集活动的时候。

卧龙禅林

香火

勾心斗角

庭院

禅林风范

一花一世界,一树一菩提。

5月 142012
 

在知乎上有人问:『中国古代的政治中心为什么是长安为中心的西北地区?』按理说,“在春秋战国时期,北方也是齐国最富裕,楚国也很强大,之后的汉的中心依然是建在西北,而不是华北和中原一代。”“曹魏之时,曹操的重心已经转到中原河南了,后来的隋唐为什么又跑长安建都去了?”

我对此的理解是:地理位置

长安所处的渭河平原也被称为关中地区,具体说就是这个地区位于几个关口之中,分别是:西边的散关(大散关),东有函谷关,南有武关,北有萧关,故取意四关之中(下图蓝色标记),后增东方的潼关和北方的金锁关两座(下图红色标记)。四方的关隘,再加上陕北高原和秦岭两道天然屏障。可谓固若金汤,易守难攻。


在较大的地图中查看关中

对于来自中原的威胁,只需固守潼关/函谷关便可让关中地区顺利发展,渭河平原的肥沃土壤足以支持大量人口在此繁衍生息,积攒实力,没有后顾之忧。

除了来自中原的威胁,其他方向均不易对长安构成威胁,不易不代表不可能。历史上就有多次尝试,还不乏成功的案例。最早攻入关中的应该是刘邦了,刘邦从汉中,利用『明修栈道,暗渡陈仓』战略上麻痹对手,从陈仓道过秦岭进入关中,算是不多的成功案例了。再有成功的案例就是中唐时期吐蕃趁中原『安史之乱』,河西防御空虚,从甘肃进入关中,占据长安数日。

而进攻关中失败的案例就更多了,最著名的要数诸葛亮的北伐,六出岐山希望夺取关中而无功而返,小说中是因为司马懿的足智多谋而挫败诸葛亮的进攻。实际上单就穿越秦岭的难度,就够诸葛亮喝一壶的了,如果没有刘邦那样成功的战略欺骗,谋略如诸葛亮都很难能进入关中。

同样,明末起义军高迎祥从子午谷进攻关中,被轻易挫败,自此李自成从高迎祥手中接过『闯王』的大旗,走向继续“革命”的道路。而其后李自成大顺军,在潼关对阵清军,清军长时间坚守不出,后来凭借红衣大炮才打开通往关中的大门,夺取关中。由此,关中之坚固可见一斑。

秦国依据关中的有力地形,只需要函谷关一面面对敌国即可,而不像其他六国大多处于四站之地。利用地理优势,秦国有足够的时间与六国周旋,进而发展自动经济与生产力,利用地理上的便利充分发挥商鞅变法带来的制度优势。进而统一中国。

汉高祖刘邦亦曾想过建都洛阳,刘邦本人和手下大多数山东人士,洛阳是东周的国都,也距离家乡较近,当然成为首选。但娄敬建议关中地区易守难攻,为四塞之地,即使丢掉整个山东,依旧可凭关中地区东山再起,重新逐鹿中原。

李渊曾因为突厥的威胁考虑建都南山以南,但最终被李世民说法建都长安,利用长安的地形来巩固边防,同时可以形成对中原地区形成有效控制。同时,定都长安也为夺取西域,控制中亚奠定了基础。

但是,随着人口的增加(唐长安城人口超过百万),粮食供给的压力越来越大,需要从江南地区通过漕运解决。但漕运成本极高,而且逆流而上。所以宋朝选择了漕运压力较小的开封定都,但开封的劣势也显而易见,无险可守,即使是大量的禁卫军面对金国的铁骑也是不堪一击,被长驱直入不得不迁都江南。

在唐以后,尤其是安史之乱以后,经济中心已经转移到东南地区,长安不再适合定都(参考我的博文《别了,首都》)。但即使如此,在明朝初年,八国联军侵华,以及民国时期,都考虑过西安建(陪)都的问题。至于现在广为流传的,共和国期间号称一票败给北京,那则是无稽之谈了,因为各地都有这个传说。

4月 092011
 

无论何时,长安的名号都足以让人魂牵梦绕,它代表了中国辉煌的过去,也意味着长久平安的美好期望。而现在的长安区,即使是盛唐也不在长安城的范围之内。尽管如此,隐藏于长安区内的名胜何其众多,这里就是我去过的一些地方。

汉字是中华民族的结出发明,也是世界上不多的象形文字。对整个东方文明的影响不言而喻,费正清教授在某本书里就提到过这样的观点:汉字的复杂性迫使蛮族需要花大量的时间来学习汉文,在这期间会接触众多传统思想,从而有利于同化,将其他民族也纳入中华民族的范畴。

在传说之中,发明汉字的人是仓颉,也是黄帝的史官,更传说他有四个眼睛。至于位于长安区内的造字台,则可能始于周,甚至更早,当然现在的样子是后人翻新过的。

我寻找仓颉造字台的过程并不顺利,只能通过零星的信息来定位,也绕了不少圈子,走了不少冤枉路。造字台位于西安市公安局警犬基地内,当然,也是不允许进入,我只能在门口拍拍照片,没机会走上台子,感受一下创造汉字的感觉。只是把一大堆狗狗与这么一个文物放在一起,难免存在有辱斯文之嫌。

就在离这个警犬基地不远的地方,还发现一个好玩的……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