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 082018
 

读到最后几页,读到了非常有意思的一段:

财产并不是那种有真正本质的东西。它只是一项为实现多重目的而存在的人类制度。如过往那样,这些目的因时而变,而随着它们的变化,人们关于财产“真正”是什么的流行学说也将改变。……一个人认为财产是什么,取决于他想要用财产做什么——即,他希望通过以某种特定的方式来看待财产从而推进那些目标。……财产本身不是目的,而只不过是实现其他许多目的的手段。由于我们不曾对应当优先对待哪些目的达成一致意见,我们也就不曾对财产达成一致的理解。我们的财产观念常常被塑造,以服务我们特定的目的。(P444)

9月 062012
 

损害自己财产会有刑事责任吗?写这么无聊的问题我完全是没事找抽,在知乎上一个问题中我就认为这之中可能有刑事责任,结果被一个律师修理一番,后来又问了几个人,都认为这完全是物的处分权,与刑事责任没有半毛钱的关系。而我又不甘心自己的胡说八道没道理,所以就写此文,试试论证下我的歪理。

刑法第275条:

  • 故意毁坏公私财物,数额较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罚金;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最高院对这个法条没什么具体的解释,只出过一个追诉标准。大陆地区的财产类刑法条文写的很奇怪,都写上公私财物,而不加上“他人”二字。台湾地区刑法通常都规定具体,比如毁弃物这罪名,通常要求是他人之物,简单明了。

自己的财产当然有权随便折腾,物权法说的很明白,所有权是占有、使用、收益、处分的权利。这损害自然是在处分之内。随便怎么折腾都行。但并不总是这样,所有权的边界很多也很明显,比如欠债之人对自己所有之物就不得毁损以逃避债务。处分权受到明显的限制。

那么在正常情况,是否可以损害自己所有的财物呢?通常情况下当然没有问题,你的毛巾随便你怎么折腾,当作抹布擦地亦可,当然也可以把毛巾拿在手里搭车去外星。因为价值小,达不到刑法的管辖的标准。问题就在这大额财物是否需要制约其处分权。

自己折损财物价值,自己自然是受到些损失,但损害并不止于此。即使是私人财物,也有其社会功效,是社会财富的组成部分。这样来说,也就具有了部分社会危害性了。物权法第一条就规定:“为了维护国家基本经济制度,维护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秩序,明确物的归属,发挥物的效用,保护权利人的物权,根据宪法,制定本法。”保护权利人物权可是排在最后的,而且,你把物故意毁坏了还如何发挥物的效用。

再说法益,侵犯物权。物权从有无,从存在到消失,只增加了熵。这样比起偷盗来说的所有权转移,或许危害更甚。就像某些公司将专利束之高阁,阻碍其他公司创新一样需要打击。

胡思乱想一下。如果某人是钓鱼岛的所有权人,是否有权将其一炸了之,算是充分履行物的处分权,此时你很想去追究刑事责任吧,安个罪名或许会很爽吧?

当然,如果条文能修改为“他人财物”这种说法,所有的这些都可以烟消云散了。

3月 232011
 

在最近的论文中,已经很少能看到将虚拟财产视为知识产权的观点了,多是将虚拟财产视为物权、债权或是新型财产权。但在案例中,这种将虚拟财产视为知识产权的现象却并不少见,我手头就有两个事件。

在“腾讯诉淘宝案”中:

被告王某申请原告腾讯公司的QQ帐号,并将这些帐号在淘宝网上公开贩卖。原告认为被告的这一行为侵犯了其财产所有权和计算机软件的著作权,同时淘宝公司明知淘宝网上卖家销售QQ号码的行为属于侵犯他人著作权和所有权的违法行为,仍然为其提供便利条件,并在收到腾讯公司的律师函后仍拒不删除有关信息,侵犯了原告的计算机软件著作权和财产权,构成不正当竞争。深圳市南山区人民法院经审理后判决:被告王某未经原告许可出售QQ帐号,被告淘宝公司未经原告许可,积极主动为淘宝用户提供销售QQ帐号的场所,均已侵犯原告的计算机软件著作权,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还有就是最近的一则新闻

The publisher Activision Blizzard may report a small victory in the fight against the gold seller. As the site WoW Insider reported that the company has filed in the past week a number of complaints to the online service PayPal. This popular sites, the in-game materials such as gold in the online role-playing game World of Warcraft have been sold for real money, accused of abuse of intellectual property of Blizzard.

无论是法院的判决还是暴雪的理由,都将网络虚拟财产视为了一种知识产权,准确的说应该是著作权。以前我就写过一篇《代码之上,何权之有》,试图说明并非所有的代码都属于知识产权。

我当然不会否认腾讯QQ与网游《魔兽世界》是属于典型的著作权。如果是制作“珊瑚虫版”的QQ或是假设《魔兽世界》的私服,这些可能构成侵犯著作权,但要具体到上文中的倒卖QQ帐号与《魔兽世界》中的金币,就很难再将其视为著作权了,即使是新创设一种知识产权也不行。

“知识产权是基于创造性智力成果和工商业标记依法产生的权利的统称”。申请一个QQ帐号或者在游戏中拾取一个金币,尽管可能使用了某种技巧,但很难认为这过程中有什么创造性的智力成果需要保护。帐号与游戏中的物品,更像是物而非知识产权,我将这类物称为虚拟财产。

将QQ帐号与网游金币视为知识产权中的著作权,一个直接的后果就是让这二者成为一种非物质的精神成果,不能产生类似于客观物占有或支配的效果,成为一种合法的垄断的权利。整个过程可以看作是软件开发商通过授权将一部分著作权转移给网络内容服务商(当然也可能开发商自己提供服务),而内容服务商与用户通过服务条款将部分著作权让渡与用户,用户被授权可以使用这些这些著作权。这样的话,那以上两个案例究竟侵犯了著作权中的什么权利?信息网络传播权?

QQ帐号与网游金币作为知识产权,对用户来说将处于非常不利的地位,基本无法获得救济,首先就授权的范围并不明确;其次就授权的基础——用户条款,对于用户来说极为不利(见我有关EULA的博文)。

将QQ帐号与网游金币视为著作权混淆了权利与载体的关系,这二者其实是著作权的载体,QQ帐号与网游金币均占据一定的电磁空间,通过计算机与互联网技术为人们所利用,就像是声、光、电一样的物,看不见、摸不着,却可以被利用。作为载体,其上不光承载了著作权,更有债权、物权等多层次的权利。

以上这些理论我自己也有些晕了,打比方来说吧:我作为用户以5毛一期的价格订阅了100份一年的《南方周末》,然后放到淘宝上将这100个订阅名额在淘宝上转手出售;同时,我将我每周购买《南方周末》中的“评论版”直接抽出来,以5毛钱的价格直接把评论版转卖他人。这两种行为侵犯著作权了吗?貌似是侵犯了作品的发行权与保护作品完整权。按照如此理论上述两个案例是可以视为侵犯知识产权案例的。倒卖QQ帐号是侵犯了作品的发行权?倒卖《魔兽世界》是侵犯了作品完整权?

忽然间发现我不能说服自己了,但又总觉得将这两个案例划分到知识产权里是有问题。我的问题在哪?容我想想……

update:这个问题我已经解决了,至于我是怎么解决的,哈哈,我要写到论文里去,这么好的想法不用到论文里可惜了。

1月 212011
 

因为修改论文的原因,最近的阅读大都是围绕“财产”这个概念展开,我写关于“虚拟财产”的论文,不可避免的先要面对“何谓财产”这个问题。财产其实是相当普通的词语,口语中都会经常用到,但也就是财产,对所有人都意义非凡,我们的身价要靠财产来反应,我们的社会地位在很大程度上同样仰仗于财产。其重要性不言而喻。

没有任何一种事物能够像财产权这样,另人类浮想联翩、百感交集;没有任何一种事物能够像财产权这样,可由人类以完全排他的方式对外界主张,行使其唯一的、绝对的支配权。

——威廉·布莱克斯通

通常会认为,在人类文明早期的原始社会,氏族部落中大多是在实行公有制,所以生产资料与生活资料全部为所有人共有,进而随着生产力的发展,主要是农业,产生了剩余的生活资料,进而产生了私有制,人们的财产观念得到强化。但仔细揣摩,就会发现这种说法并不是那么站得住脚。

  1. 有学者指出,“人们对所有财产均归人类共有的黄金时代的信仰有如文字的历史一样悠久”,但“这只是一种信仰而已,并未的到人类学家的证明。恰恰相反,人类学家的出的结论却是,在人类历史上从未存在过极为原始因而对所有权一无所知的社会。”
  2. 农业在早期,相对于狩猎/采集来说效率并无促进,早期农业收成低,产量受气候控制,要面临长期无粮的风险。不可能大规模投入农业生产。“农牧业并不是迈向生活的改善,因为在某些方面,它使生活更糟了。”
  3. 农业带来的,是将土地纳入财产的范畴。农业对于土地的要求远超过狩猎/采集,对以狩猎/采集为生的早期人类来说,是需要随着猎物的迁徙而迁徙,而农业则将人牢牢的拴在了土地之上。

农业对土地需求,使得土地,尤其是土壤肥沃的土地,成为了一项稀缺资源,通过对这些土地的占有,个人、家庭、家族、部落的生存需要可以得到满足。所以使得土地成为了最早财产之一,土地也成为了赏赐忠良,鼓励战功的手段。当然土地不是唯一的财产。至少还应包括一些简单的生产工具和生活工具。

在罗马法中,财产被认为包括动产与不动产,是罗马人心目中可支配之物。其中也包括奴隶,奴隶在世界范围内都被视作财产,只是到了近代,自应该废止奴隶贸易以及奴隶制以后,奴隶才从财产的范畴内退出。总而言之,财产的范围少有超越于实物,这种概念甚至贯彻至今。

工业革命带来了诸多崭新的财产形式,知识主导生产力的时代到来,随着1709年英国颁布《安娜女王法》,知识产权开始走上台面,财产由实物形态进军知识形态,也难怪培根会发出“知识就是力量”的感慨。机械设备是那个时代的财产界的明星,社会秩序,权力分配,金钱流向统统围绕着工业时代的一项项崭新发明。

商业的发展,甚至让信誉都可以被视为财产,更不用提债权这种古老的权利,民法学家们迫不及待地将只要是“具有金钱利益的权利”都纳入财产的范畴。

计算机与互联网的发明,引爆了另一次革命,如果将这两样发明视为“人的延伸”,那不但让人类的脑容量大大增加,也让我们把“财产之手”伸的更远,借助计算机的运算,我们有能力快速处理大量数据信息,赋予一堆0/1代码金钱上的意义,产生财富。法律当然没理由拒绝这些新来的财产形式,相反,应该张开双臂尽情拥抱之。数据信息来到了财产的大家庭。

最近看了两本讲信息财产的书,如果说对于虚拟财产的研究我至少还可以做到心中有数,可以将之大致归位;那么我对于信息财产的位置则毫无概念。这是一个比虚拟财产复杂的多的领域,位于传统民法与知识产权的交叉路口,要不吴汉东老师也不会对这个领域兴致勃勃,著述众多。

探讨科技与法律的关系,一个太大的话题,至少也要有像伯尔曼《法律与宗教》那样的力度才能窥见一斑。对于浩瀚如烟的法律史来说,财产的演变只是九牛一毛。但至少开始考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