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 192011
 

文明的进程 去年读过《文明的进程》,这里是一些笔记。其实这本书更有意思的是所谓现代礼仪制度的追根溯源,现代的礼貌,是因为18世纪的资本家们的自尊心作祟,从一小撮贵族那里发扬光大。进而随着西方文明的强势推行到全世界。,西方人。这里先不细讲了,有兴趣自己看去。 我主要关注的是更宏观的一些,是制度的演化过程以及更重要的演化原因,看看能不能找到一条轨迹。而此书所提供的,是从武器以及经济视角的一些看法,仅供参考。如果要研究武器对社会制度的影响,或许还是的换一本书才行。

在中世纪的一些地区,货币经济逐渐发展,代替了自然经济。这对这个地区内一方为武士贵族的大多数,一方为国王或国君的两个方面产生了极为不同的后果。地区货币流通量愈大,物价上涨就愈烈。在这种情况下,所有其收入更不是物价上涨的阶层,所有有着固定收入的人,都处于不利的地位,首先是那些从其田产中取得固定收益的风景主受到了伤害。

那些由于新的赚钱机会其收入得以提高的人却得益匪浅,某些市民集团属于这类人,首先国王也属于这类人。因为中央领主能在整个统治区内从任何收益中捞取一份,因而国王的收入随着货币的不断增加而水涨船高。

这种运行机制,就像通常那样,先是渐渐悄悄地运作着,直至后来才为有心人有意识地把握住;至于中央政权的代表人物将其提高为制定政策的原则则是后来的事。在此机制的基础上,越来越多的收入起先差不多是自然而然地被纳入中央领主的支配权之中,这是国王或国君逐步取得绝对化或专制行政的诸多先决条件之一。

经济学我懂得不多,货币流通量大导致通货膨胀?好像是这样的。但商人们才会是首先富起来的一批人,至于国王,要通过行政税收受到才能得到财富,当然更简单的方法是垄断某项贸易。

Continue reading »

2月 012011
 

陈方正的《继承与叛逆》绝对是本科学史的好书,单从引注一项就可以看出作者的用功,更不用提其中的观点。当时在读完的时候我在博客上就写过一篇《科学的轨迹》,前一阵豆瓣推出了“笔记”功能,我也就将一部分笔记/摘抄搬运了上去,现在也搬运过来吧。

埃及是个庞大而稳定的国家:在整整两千年的漫长岁月里,它虽然经历多次外族入侵和主权更迭,但大体上的能维持文化认同,以及在绝对王权下的一统。这和它封闭地理环境有本质关系——它的西边是大沙漠,北边是海,南边是崎岖高原,东边是沙漠,山岭和海的组合,只在东北有干旱酷族的对外通道。它的这些地理特点和西方其他文明——巴比伦、希腊、罗马截然不同,甚至恰恰相反。就这一点而言,它在西方文明中是独特的。但对于中国人来说,这些却再也熟悉不过,因为传统中国同样具有半封闭地理环境、稳定文化认同,以及大一统的王朝统治。

但与中国不同,埃及通过地中海就可以与西方文明进行交流,事实上自希腊时代这样的交流,甚至侵略都是存在,而中国跨国大海只有扶桑或是高丽,没有其他文明。只有经过漫长的丝绸之路,才能勉强知道西方的存在。

Continue reading »

1月 242011
 

新买了本《“灋”问》,一“字”成书,汇聚一些讨论中国方块字里面“法”的起源的文章,大致都是近代学者所著。研究“灋”字,恐怕是研究中国法律追根朔源的极限了,但仅就这一字的讨论却相当精彩,不容中国的法律人所错过,所以这里做点笔记,边读边记。 灋 提到“法”的起源,法律人大多能知道“法”的古体写做“灋”,而且大多书里都会引用东汉许慎《说文解字》里的解释:“灋,形也,平之如水,从水;廌,所以触不直者去之,从去。”所谓,廌,即獬豸,一种独角神兽,可于审判中用来断真伪。但到了近当代,尤其是自甲骨文发现以后,这个说法越来越多的受到了质疑。毕竟东汉时期已剧汉字发明少说也有千余年了,许慎的资料未必准确。

西北政法大学内的獬豸雕像 (西北政法大学内的獬豸雕像)

单是对那“三点水”,分歧就无比巨大。质疑者们的共识是,均对“三点水”表示公平、平等提出怀疑。厦大的胡大展教授认为“只是由于商品经济发呆,平等的立法和‘刑(法)平如水’的观念才得以产生……刑(法)平如水的思想在许慎生活的年代早已流行;这或许是《说文解字》以今度古的客观条件了!”

古语中提到“水”,大多是指其流动之状态,少有描述其静止不动。江河湖海之水要么由风起浪,要么如涓涓溪流,而平淡之水则多是死水一潭。

蔡枢衡教授其中“三点水”应是指将有罪者置于水上,由水飘去,所谓驱逐之意。梁治平与苏力在相关论文中均引用过此观点。可谓主流。

对于“三点水”,还有观点认为其指审判方法,是天罚审判中以水为法官,将人置于水中,若能漂浮,则说明其无罪,若沉底,则是有罪。三国时期,在西门豹的故事中民间依然存有这种审判方法。

金文中的“法”

亦有观点认为古代氏族之间地盘多是以“名川大江”为界,而对氏族内不守规矩成员,驱逐流放是最严厉的刑法之一, 在原始社会,流放无异于死刑,个人很难独立生存下去,况且灵魂也不能归于故乡。江河同时具有国界和刑罚的双重含义。“水”也就具有了行为准则的含义。同时水也有在刑罚以后清洁的用途,清洗尸体,清洗死者生前的房屋。水有时还是祭祀前的必经仪式,沐浴后方能开始一些宗教活动。

所以认为“水”,并无公平之义。“其本义是消除犯罪和确保平安,是强制性行为规范的符号。”

更多观点有苏力认为“水”是强调法是像水一样,自上向下颁布。黄震教授认为“水”是指水神裁判。种种观点,不一而足,待我读完全书,细细总结。

我还以为,若要弄明白汉字“灋”中三点水的含义,离不开考古学发现,历史学理论,与人类学成果的大力支援,又成了交叉学科,可不是嘛。

12月 312010
 

 

每逢年关,我都会在博客里总结一下这一年里我的阅读经历,列出一个不算长的书单,小小的向自己炫耀一下,更是给自己提个醒,只看了这几本而已。今年,还是换个方式吧,不列书单了,只是从我2010年的阅读中选出本人认识最有价值的四本书,与诸位分享,从这年我不大的阅读量中找出四本书不算难事。以下按阅读的时间顺序排列:

茅海建先生的这本书应该是写鸦片战争最好的一本书了,先生对这段时期的资料占有无出其右,所以书中内容具有极高的可信度。如果仔细阅读这本书,会颠覆大量教科书中关于鸦片战争的内容,这战争不是按照我们所想象的套路进行。东西方的差距竟会如此之大,沟通如此困难,竟要通过鸦片与炮舰才能交流。令人唏嘘啊。

从我博客能看出来,我对近代史独有青睐,写过一堆关于近代史的东西:《100年,资政院》,《当“文明”遭遇强大》,《“四大发明”与鸦片》,《“鸦片”之后,转身开始》,《文明的轨迹:碰撞》。东西方不同文明的全面交流产生了耀眼的火花,人才辈出、百家争鸣,“变”字当头,一切都在起变化,那时的中国存在无数种可能性,没人知道中国会像何处去。当然。100余年前的那些英雄豪杰,贩夫走卒见证了“千年未有之变局”。

彩!

法律是如何来的?稍微认真一些的法律学者都绕不过这个问题,毫无疑问,与其说伯尔曼在这本书里给出的答案很具有参考价值,不如说我更青睐于他的研究思路。这样即使是不同意他的结论也无妨。无论是从第一卷还是第二卷,或者是他的《法律与宗教》,宗教对法律的影响被伯尔曼详细阐述。但我相信,法律不光只走了宗教一条道,商业(推荐泰格的《法律与资本主义的兴起》),地理,科技等因素均左右了法律的轨迹。

至于中国的法律?我相信“法律来自西方”。

彩!

陈方正老师的这本书我是喜爱至极,先是于图书馆中借阅,把玩一番后感觉爱不释手,遂购入一本,留备参考。科技对人类重要性再怎么强调也不为过,但为何勤劳智慧的中国人民没有让工业革命发生,没有创造那么多发明创造。陈方正老师告诉我们,这样想不好,更应该找出西方产生科技爆炸的原因,从正面入手解决问题。

貌似陈先生也有些“地理决定论”的倾向啊……但无论如何,追寻“科学的轨迹”都是有意义的。

彩!

大刘的“三体系列”超越了我最疯狂的想象,尤其是该系列的最后一本,看得我在微博上大呼小叫,除了佩服、赞叹这样的语言我不知道该如何描述这本小说。而当我冷静下来,细细回味,更能体会到其中关于道德拷问的深邃之所在。所谓“人性”的基础是什么?所谓“爱与和平”拯救世界?

当然除了这些,大刘也为我们创造了一个平行宇宙,如果不怕被剧透的话,可以看看这个宇宙的历史,看看地球的往事:“三体系列年表

彩!

附:2008年的阅读报告《这一年,这些书》;2009年的阅读报告《阅读,2009

12月 012010
 

 

两年多以前,我一气儿看完了《三体II:黑暗森林》,用了六个小时。而“死神永生”,从昨天激动的盼到发货,到开心的入手本书,再到读了不到十分之一就已经赞不绝口,最后到读完以后感慨万分。用了八个小时,这八个小时的旅程让感到不虚此行,两年多的等待更是物超所值。

当第二本看完时,我并未期望“三体系列”能够超过阿西莫夫的“基地系列”,但是,当看完“死神永生”,我发现这本身给我的震撼已然超越阿西莫夫那“没写完”的《基地》。刘慈欣笔下的宇宙,远比阿西莫夫笔下的银河更加残酷,哈里·谢顿预测了人类的未来,但罗辑却看见了人类的末日。“基地系列”的基础是那部《罗马帝国衰亡史》,而“三体系列”,把数学和物理定律当作了创作的根基。

从“毁灭你,与你有何相干!”到“把海弄干的鱼不在”,宇宙的残酷性被抽丝剥茧般的展示出来。爱与和平从来都不是历史的主旋律。如果认真统计一下,中国历史中,处于大一统的和平幸福年代远少于动荡不安的分裂时光。在《三体III:死神永生》,也是该系列的最后一部中,罗辑苦心营造的恐怖平衡瞬间灰飞烟灭,甚至不值一提

我们对于外星人的想象总是有根有据,最早设想成类似人类的模样,有手有脚,口鼻方正。后来发现这这假设过于飘渺,才改变了外星人的描述,昆虫类的外星人多了起来,比如《星际争霸》里的虫族一样。再后来又有了些进步,纪录片中开始依据幻想中的外星环境创作外星生物,当然还是我们传统概念上的生物。到霍金,就更加扩大了生物的可能,指出外星生物可能以我们完全想象不到的形态存在。“三体”中从未描述过外星人的样貌,这种零碎无关紧要,但却让我们对外星人充满了最恐怖的想象。

英语中有个说法,叫做beyond one’s wildest dream,直译过来就是超越你最疯狂的梦。如果阅读“死神永生”的过程是Cobb一伙给我织梦的话,那么毫无疑问他们已经把对宇宙的恐惧深深植入我的脑海。如果说曾经我对“宇宙无限,浩瀚无垠”充满向往的话,那么我现在一定是感觉冰冷异常,危机四伏。人类太过脆弱,摇篮之外的世界我们知之甚少,无数双虎视眈眈的眼睛正在四处打量。

当下次夜间看书脖子酸痛,仰望星空之时,我一定会抱怨大刘毁了北航校歌中那美丽、和谐、充满爱的星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