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 252012
 

读书

年底在博客上总结读的书已经是惯例了(2011201020092008),今年也没有理由不写。

  • 小说

今年小说读了不少,尤其是历史类的小说,比如井上靖的《敦煌》,在去敦煌后读完,配合着记忆中的敦煌让小说极具画面感,当然小说本身也很出色,讲了一个跌宕起伏的离奇故事。而《明朝那些事》则是把明代帝王将相的故事讲的极为动听。

我甚至趁着闲暇读了一套穿越小说——“新宋”系列,读后深觉穿越小说就该这么写,只是设定为历史系学生太讨巧了,但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献给阿尔及农的花束》是美剧Person of Interest里面提到并大力推进的,读下来自然是唏嘘不已。

  • 历史

历史书一直是我购书单以及书架上的重头戏,今年自然不例外。从《到古代中国去旅行》,到《古罗马一日游》,再到《去古人庭院散步》,还有反应清代司法史的《叫魂》,《烹饪、菜肴与阶级》是吃货的故事,都是一些生活史的书籍,似乎我是更加关注当时人们的生活起居、日常行为。见微知著,读这种历史能够让博物馆变得更加有趣。说一句,今年去了国家博物馆、河南博物院、甘肃省博物馆、新疆博物馆、喀什博物馆、首都博物馆。算是收获颇丰。

除过微观历史,宏观的文明史同样吸引我,如《作为变革动因的印刷机》关注印刷机对宗教的影响;《从混沌到秩序》关注了中国地理的发展史;《战争的文化》关注战争史的一些内容;《科学史》则可以顾名思义了。“剑桥中国史”可以放下不表了。

当然今年没写什么博客,真是惭愧。

  • 旅行

今年去了一些地方,在旅途上也读了些书,尤其是目的地的书,比如去喀什之前读的《喀什噶尔》和《重返喀什噶尔》,顺道读了《我的阿勒泰》,算是预习新疆风光。当然还有在敦煌读的《敦煌》。

当然还有在旅途上读的书,旅途上读书的效率可谓高的异常,Kindle可谓无往而不利。出门在外,我竟然还看了三毛的《撒哈拉的故事》,翻了本高木直子的漫画。

  • 废话

今年读了一百余本书,评价不到四天一本书,一方面是小说较多,另一方面是我通过阅读来摆脱消极情绪。今年博客关于读书基本上一篇没写,写了的都是些莫名其妙的东西,惭愧之至。就连《读书》杂志也只买了第一期。

总之,明年再接再厉了。

12月 112012
 

爷爷去世有十余年了,在最近一次整理书籍的时候看到了在蔡志忠画的《菜根谭》漫画里面的笔记,书是三联书店1990年9月第一版第二次印刷的,本身就有20余年历史了。爷爷读书有个习惯,用铅笔写点自己的批注,这本《菜根谭》批注了大半,我做一次搬运工,搬到这里算是学习一下。

在众多的批注中,对有些话深以为然,对有些话不屑一顾。爷爷批注时已经退休多年,所以批注的感想多是自己多年工作、生活经验中得出,作为晚辈,多少可以学习一下。更重要的是一窥当年爷爷的所思所想,人生体会。

批注基本上是用了打油诗的形式,在这里只是挑几个,所有批注都已经搬运到了豆瓣笔记,对应页码和部分原文。

五味均真味,真味并非淡。

神奇卓异非常人,常人也有神异。

天地常然动,日月长恒进,忙中虽妄闲。

万古流气息,君子时光紧,闲里思忙迫。

盖世之功矜不得,勿信之地便成佛;

弥天之罪悔难偿,机会再来刀霍霍。

勤太苦而无头,人生压迫大石头。

淡太枯而无味,一世碌碌非滋味。

人情无情终有情,行路退让堪称美;

道路不平踏修平,勇往向前是本经。

为富岂皆不仁?贫富仁义两码事。

为贫都讲节义?全得自己下功夫。

人过留名,人去留恶,凡谈不留声影。

不必重奏,不克不记,也非君子之行。

沉沉不语之士,有阴险之德,也有为善不语,三缄其口者;

故不可一概而论,倖倖自好之人,固多骄固,也非不可交。

除恶务尽,何给生路?

穷寇勿追,谨为策略。

饥附饱飏,并非人情通患,只要有利,饱也要附。

爷爷对书的批注远不止这本薄薄的漫画,当年我读爷爷家的《史记》,就发现众多批注,无奈当时年幼,对《史记》的兴趣有限。爷爷不是藏书家,但也是有几柜子书的,除过法律类,历史类书籍便是最爱,虽未有全部二十五史,但也足够我感叹一番了,以我可怜的古文功底,读完估计是没有希望了。还有大量的象棋书籍,我那弱爆了的象棋技能就是从这写书中学来的(当然没认真看)。

有机会把其他书笔记也整理出来。

12月 302011
 

读书

每逢年底,按惯例总是要总结一下过去一年的读书(2010年2009年2008年)。包括专业书籍,今年读了七十多本书,不算多,但也不少了,总有几本另我印象深刻。

  • 今年读到的第一本好书是《洞穴奇案》,这本书是法律人的思维游戏。对了,据说情节与港剧《天与地》(据说已被禁)有几分相似。本来是想写个书评,但等再读一遍的时候再下笔吧。
  • 维克托·雨果的《悲惨世界》是早就如雷贯耳的名著,可惜一直没有什么动力去啃这三卷的大部头。直到看完音乐剧版的“悲惨世界”后才有了动力去读原著。音乐剧把更多情节集中到了ABC上,当然冉阿让的戏份也不少,毕竟是主角嘛。
  • 致命的自负》,这本书太有名了,我不需要说什么。
  • 吴飞的《浮生取义》,也许是今年读的最好看的书了。从最极端的自杀入手,分析了中国人的家庭,邻里,家国等一系列的概念。印象最深的就三个字——“过日子”。
  • 写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的《我們最幸福》,作者根据对“脱北者”的采访,写了一个个惊心动魄的故事,处处散发着“1984”的味道。印象最深的一个医生历尽艰辛来到中国,发行中国一条狗的伙食都比朝鲜一个医生的伙食好,对政权的信心瞬间崩溃。
  • What Technology Wants,见“技术,一曲忠诚的赞歌”。
  • 白鹿原》,一本淫者只见淫的小说,比起色情描写,人物的命运更能吸引读者,命运随波逐流。小说就该这么写。有时间去白鹿原上看看。
  • 商君书》,尽管不是商鞅所著,至少也领会其精神了。通篇就两个字——耕战。堪称是“战国国家建设速成指南”。重要性绝对不输《孟子》等儒家经典,影响了数千年的中国。

比起这些已经读过的书,更该提醒自己的是那些买了还没读的书。做了个豆列,督促自己读书。

11月 132011
 

What Technology Wants

前几天凤凰卫视某连线节目采访江平,问他关于“小悦悦”事件的立法建议,出乎意料的是,这位法学界的泰斗并没有给立法执法方面提出太多意见,而是建议增加公共场合的摄像头。显然,如果不是摄像头记录下“十八铜人”令人发指的冷漠,一个被因交通事故被碾压的儿童根本不会激起如此大的波澜,以至于每个人都需要将自己置于视频中,拷问一下自己的良心。更不用提摄像头对于找到肇事者的作用,以及对整个违法行为的威慑。一个摄像头,可能比若干部法律加起来都更加有用。

稍有文化的中国人,都会从历史书中学到中国“四大发明”的重要性,因为这四大发明,改变了世界历史的进程,为社会发展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当然可以再顺便赞颂一下我们古代勤劳而又智慧的祖先。这都没错,这四项发明确实是现代化的钥匙,但使用这把钥匙的却不是发明它们的人。就像What Technology Wants中说的一样,某项发明的发明者往往意识不到这项发明的潜力。在合适的环境下,技术才会充分发挥自己的潜力。

作者Kevin Kelly(他个人网站域名太赞了)提出了技术界(Technium)这个概念,将技术视为一个整体,是一种生命,有着自己的思想,前进方向,甚至就像是一种生物,会进化。这种观点比麦克卢汉(Marshall McLuhan)将技术视为人的延伸更进了一步。

古尔德在其《生命的壮阔》中讲过:生命进化的方向,并不像有些人所想象的是一个从简单到复杂的过程。这种想象只是错觉,将人类视为进化的终端。进化的方向是适应环境,与最为复杂的人类相比,最简单的病毒、或者细菌也是进化历程中的赢家,适应环境的能力在许多方面都强于人类,哪怕是进化出了最为复杂的智慧,“人类只是生命之树的小枝桠”。技术也一样,有如AI般复杂也并非使技术的发展方向,许多简单的技术,比如车轮、碗、渔网,都很成功,而且不断被改进、发扬光大。所以,勿歧视简单技术,技术也并非越复杂越好。

总会听到这样的说法:科技的发展是一把双刃剑,当然一方面改善了人类的生活,但也造成了许多问题。但是,如果仔细比较一下,技术所解决的问题远超过他所造成的问题。现代社会一个普通人所能享受的生活条件远超于100年前最有权势之人所享受的生活,抗生素可以保证你的健康,飞机可以让你日行千里,电脑与互联网上的比100年前所有图书馆加起来都要强大。

如果非要说是双刃剑,那也是有利这一面更为锋利。技术的发展让我们的生活中的可能性不断增加,可供我们选择的职业与日俱增。胶片技术让希区柯克和斯皮尔伯格们的想象力肆意挥洒,信息技术让乔布斯和盖茨们的才智变成金钱。更具体一些,创造了你今天的工作岗位。

许多科技是充满争议的,比如转基因食品,尽管专家们信誓旦旦的保证转基因食品不会对身体造成损害,但总有这样的逻辑:你没有证据证明转基因食品是无害的,不知道它的风险,所以不要吃。逻辑学告诉我们,你要想证明转基因有害很容易,只要找到一个有害的案例就可以,但你要想证明其无害就困难了,你必须要穷尽所有已知和未知的情况,而且每种情况下都是无害的,才能证明其无害,这根本无法做到嘛。哦,对转基因的阴谋论就更不值一提了,大多是由谎言和谣言组成的。如果仅是因为尚未出现的潜在风险就裹足不前,那这就是因(可能)噎废食,最终失不偿得。

技术的发展是不可阻挡的,就像进化一样,即使某一地区因为各种原因技术停止进步,也总会有其他地区扛起发展技术的大旗,然后此地的技术会有如潮水一般向世界上其他地方涌去,扩散开来。工业革命的成果在全世界受到热烈欢迎,中国的四大发明在欧洲让人们趋之若鹜。当然曾经也有些东西阻碍了技术的传播,比如海洋,宽广的海洋让美洲和澳洲有如孤岛,在很长时间里远离欧亚大陆一波波的技术浪潮,直到远洋航海技术的出现,让海洋不再是天堑。即使是号称远离科技的阿米什人(Amish),也没有离得太远。人类无法抗拒技术的诱惑,先进的技术给我们带来了太多的便利。

很难找到其他什么东西比技术带来更多的好处。技术,本身就是一曲忠诚的赞歌,唱给每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