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 162007
 

昨天去中山买了本书——《一九八四》,一直想看的书,据说是某某法学院入学必读。
这书是一九四八年写的,在当时也算是科幻小说了,准确的定位应该是政治讽喻小说,预测了大洋国(应该是映射苏联)在一九八四年的生活。
刚看了一章,但发人深省,其中有这么一句话:全部历史都像一张不断刮干净重写的羊皮纸。这一工作完成后,无论如何都无法证明曾经发生的伪造历史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