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 302010
 

1910年,宣统二年,也是狗年。这一年,光绪皇帝与慈禧太后早已病逝,举国民心思变,大清帝国进入了自己的最后时刻。大清帝国的最后时刻并非只有“保路运动”,“武昌起义”这些历史事件,更伴随着清末修律的高潮,或许我们现在认为那只是回光返照,但谁又能保证:再过若干年,中国人对法治的追根朔源会追忆此时?

而这其中最精彩的一章,即使是《走向共和》也未能提到,就应该是资政院了。

100年前,1910年10月3日(农历九月初一),清资政院在象来街法律学堂内举行开院仪式,也就是现在的新华社家属院内。本人有幸在去年到北京时造访,现在此处已为北京市文物保护单位。

北京国会旧址

资政院是数年前五大臣出洋考察的直接成果,作为议院立法的过渡机构,或许称之为“有大清特色的政治制度”更为符合现代语境。资政院由200人组成,民选议员与钦选议院各半。民选议员是由各省谘议局(地方咨讯机关)推选,议员大多出身地方绅民;钦选议员则多是贵族与官员。看上去很像现在许多国家上下两院的分法,但资政院是一院制。

按照教科书的说法:这种机构应该完全沦为君权的傀儡,更进一步刺激了全国广大臣民反抗清政权的决心。钦选代表理应掌控资政院的运作,民选议员被收买沦为附庸。这样很符合逻辑,因为毋需思考,我们眼前就有这样的案例。

但事实上,开院当天,请愿联合会来院呈递国会请愿书,议员们动议支持请愿,获大多数赞同,三呼国会万岁之后,上奏陈请即行召开国会。当时的气氛,钦选民选不分,一致表示了他们的意愿。该决议表决时,“满场一致,无不起立,拍手喝彩,声震屋瓦”。对于国会,最重要的职务就是审核预算,资政院也不例外。资政院就曾凭借自己的据理力争,将原预算额37635万两核减掉7790万两,使岁入总额略有盈余。

从议员的组成来看,虽然民选钦选各半,但钦选议员并未发挥清政府所希望的作用,即使是钦定议员占据资政院总裁、副总裁之职亦是如此。钦定议员虽也有些能言善辩之士,但要么是本身也心怀不满,要么是采取中立态度。资政院反而为民选议员所控制。而议员之中,不少为留日归来,据统计钦选议员有12人,民选有29人,共计41人有过日本学习经验。海外归来自然是能够给资政院以新鲜血液,不至向其他清政府机构那样沉浮。

即便是末代状元(不是张謇)刘春霖,作为初代议员,这么说道:“本员说话诚不免有过激的地方,但是发于忠爱之至诚。本员受先朝特达之知,今日又为国民代表,断不敢作谄谀的话,贻误全局。”“语虽激切,实发于忠爱之至诚,在上可以对皇上,在下可以对国民,就是本议员见了监国摄政王,也是这样说,不敢作谄谀之词。”刘春霖爱朝廷、爱国家的档次和境界,可比那些因为爱过而永远不投反对票的人民代表距离可远了去了。

武昌起义之后,“皇族内阁”提交辞呈,清政府批准,并宣布“袁世凯著授为内阁总理大臣”。资政院为维护《宪法重要信条》尊严,提出该程序违宪,摄政王收回上谕,等候选举结果,随后资政院以无记名投票公选总理大臣,袁世凯得票最多,摄政王再次发布任命上谕。

山西大学的创办人李提摩太这样评价资政院:“吾辈居中国四十年,一旦得目睹此景象,殊堪惊讶。吾辈今日所见者,与前日所想望者,有过之而无不及。土尔基、葡萄牙之两大革命尚不能比。盖今日之有资政院,一若满人权利递交人民,仿佛二十国同时革命而不流一滴血云云。”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

即使有如此资政院,清政府的改革进程还是被革命党人的暴力革命所超越,帝国也就轰然倒塌。以后,有了国民大会,有了立法院,有了政治协商会议,有了人民代表大会……

而资政院的所在地,也成为了民国国会,再后来,变成了新华社的礼堂。

7月 292009
 

Amazing Grace虽忙于司法考试,但在James的大力推荐下,还是抽了两个小时看了电影 Amazing Grace,一部反映英国议会废除奴隶制的影片。我们总是对于美国的南北战争,林肯总统,以及解放黑奴耳熟能详,但很少有人了解到早在1833年,在议员William Wilberforce的努力下英国就通过立法宣布奴隶贸易违法,让自己取得了道德上的优势。

本片就反映的就是英国废奴这一过程,更为可贵的是,片中将英国议会面红耳赤的辩论展现的淋漓尽致,展示了一个不会“鼓掌通过”的议会,展示了一个代表不同利益的议会,展示了一个强大根源的议会。在天朝的媒体里,总是能找到关于各国议会打架争吵的新闻报道,其中还要夹杂些略带讽刺的口气,以对比出我们“人大”的优越性……(以后有空慢慢论述这个问题)

尽管影片情节与实际历史有些出入,但我们毕竟不是去考古做研究。关键的是,领会精神,就像《大秦帝国》里面若干时间错误一样,关键的是把握住那个时代的精气神,足矣。

以下是影片结尾时的一段演讲,就当是学习英语了。

当人们谈论一个伟人,他们想到的是拿破仑——战争之王。他们很少想到一个热爱和平的人,相反,他们想到的是凯旋归来受到的赞誉。拿破仑的归来充满荣耀,虽然最终完成了在世之时的雄心壮志,但他的梦境里却只能充满了战争的压抑与恐惧。而William Wilberforce,回到他的家,躺在自己枕头上,想到的却是奴隶制终于废除了。

——Lord Charles Fox, 《奇异的恩典》

以下是英文原文:

When people speak of great men,  they think of men like Napoleon – men of violence.  Rarely do they think of peaceful men.  But contrast the reception they will receive when they return home from their battles.  Napoleon will arrive in pomp and in power,  a man who’s achieved the very summit of earthly ambition.  And yet his dreams will be haunted by the oppressions of war.  William Wilberforce, however, will return to his family, lay his head on his pillow and remember:  the slave trade is no more.

——Lord Charles Fox, Amazing Gra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