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 252016
 

母校的博物馆应该是在我毕业后的一年——学校110年校庆时候修好的,之后就断断续续开放,在校时就听说博物馆里有些不错的展品,但自博物馆建好后也没什么机会去参观。我又不是一个留恋母校的人,很少会回以前的学校,不过为了新近向公众开放(之前只对在校生开放,而我已经是公众了)的西北大学博物馆,我专门回了趟母校。

博物馆外景

在太白校区,因为读书期间一直是在长安校区,所以对太白校区并没有太深的感情。不过当年研究生的复试就是在这个校区进行的。

博物馆门票,凭身份证免费领取 Continue reading »

10月 292011
 

这是我的硕士学位论文,和提交的版本稍有不同,在参考文献和注释方面做了进一步的规范。我知道这篇论文有很多问题,比如题目过大,内容过多,其实只关注民法保护就足够了,不必把刑法保护加入其中,让整篇论文的产生结构上的混乱。说是法律保护,谈了民法和刑法,但又没说行政法,根本就不完整。关于法律属性,也只是投机取巧的将虚拟财产视为混合权利,受到学位论文的制约,感觉很多地方说的不是很透彻,比如最重要的没有比较虚拟财产与知识产权的区别,更没有谈二者的联系。这都是这篇论文的不足之处。

如果有机会,我会重新写有关虚拟财产的论文,相信下次会比这次进步许多。当然我需要先把一些基础性的工作做好,才好去分析虚拟财产的属性。更重要的,是如何去保护这种新兴权利。

本文的所有缺点和不足都是本人之责任,与导师段秋关教授无关,当然论文的写作,尤其是结构方面感谢段教授的悉心指导,在此篇博文中再次致谢。也要感谢何宁生教授对我申请资助过程中的帮助,解了我的燃眉之急。还有北京大学法学院互联网法律中心,利用贵中心的资助购买的书籍在此次以及将来论文写作提供了极大的便利。我不准备在这里把论文中的致谢再写一遍,但还是谢谢你们。

摘要:自互联网与计算机技术被发明以来,这两项技术已经深刻影响了人们的生活,并提供了极大的便利。人们投入大量的时间、金钱以及精力去使用互联网所提供的各种各种便利,网络虚拟财产就是其中的典型代表。本文将对网络虚拟财产属性进行分析与讨论,并对其在民法与刑法中的保护问题进行积极探索。本文认为网络虚拟财产不但继承了传统财产的特点,更在此基础上拓展了财产的范围,让互联网上的大量内容纳入财产的保护。对网络虚拟财产的保护离不开对其属性的明确,本文将运用对比分析的方法,就已有的关于网络虚拟财产的各种学说展开讨论,进而指出网络虚拟财产的真实属性:网络虚拟财产是一种新型财产,同时具备债的属性和物的属性,其上更是具备多种法律关系。弄清这些法律关系是对网络虚拟财产加以保护的前提。对网络虚拟财产的保护分为民法与刑法两大部分,通过结合现实案例对保护方式的研究。民法的保护从物权、债权与侵权三方面入手,讨论对网络虚拟财产保护、救济的途径。刑法保护主要解决网络虚拟财产是否属于《刑法》中所说的“财物”的问题,本文认为网络虚拟财产属于《刑法》中“财物”之范畴,并将其金额的计算方法进行明确。

关键词:虚拟财产;网络法;互联网;财产

下载:《网络虚拟财产的属性及法律保护

6月 022011
 

即将离开住了三年的寝室,即将离开,以窗下风景缅怀一下自己的硕士生涯。我和我的室友以及同窗对这些风景再熟悉不过,我会怀念对楼下路过美女品头论足的日子,会怀念楼下水壶爆裂后女生们的尖叫,我更会怀念我们的三年。

春天总是在一夜之间来临,稍不注意,贵如油的春雨就让树枝添绿

夏日的楼下,太阳只能先穿过树梢,再打在地上

深秋,叶子一片金黄

隆冬,白雪覆盖

即将远行,各赴前程,诸位保重。

10月 082010
 

延安,陕北城市,位于黄土高原中部,曾经的革命圣地。

1948年(民国37年)3月9日,这是爷爷他在国立西北大学最后一次注册的日期,四个月后,爷爷就将背上行囊,走向延安。在这段时间里,革命的中心从延安转到了西柏坡,《动员戡乱时期临时条款》开始实行(民国宪法被冻结),长春围困开始,董存瑞阵亡。

时间稍稍回朔一下,看看爷爷他选择延安的原因,下面这段引用内容选自文革时期的“历史交待”:

1946年下半年到西北大学,结实了杜铁铮(……),他给我介绍过许多进步书籍,有关辩证唯物论,社会发展史,政治经济学等。也偷找来毛主席的“新民主主义论”,“论联合政府”等红色宝书让我看,使我认识到一些革命道理。明白社会发展的前途必然要走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道路。蒋介石匪帮发动全面内战,横征暴敛,贪污腐化,抽丁拉夫,物价暴涨,特务横行等,引起我的不满愤恨。又看到共产党深入人心,解放战争胜利的向前发展,我已看到国民党反动派的崩溃灭亡,为时不要很久了。从自己的前途着想,跟随共产党,毛主席才有出路。又认为自己的马列主义理论书籍读的不少,到解放区必然比其他人能“重用”。如果继续上学,不等大学毕业,西安将会成为共产党的天下,因此,就决定早些到解放区去学习,很快参加革命工作,将来自己“前途无量”,“读书做官”。

当时,所有要去延安的学生,都必须改名(换姓),目的是避免牵连家人。爷爷他也不例外,所以姓名也由史振中改为史剑青,并且以后一直使用此名。

 

1948年6月下旬的一天,爷爷他接到通知,终于可以动身了。只是不知道什么原因,一行二人(与一名叫林平的学生)赶到西安车站时火车已走,只能急搭运煤的空车到三原车站,但接应人员已经离开。于是就找到当地坡西镇小学教师刘德奎处住下,并在此处结实了延大地下招生负责人丁光(原名王顺命,西北大学地下党员)。第一批没赶上,就只能随第二批开赴边区。

1948年7月4日,这天,爷爷头戴一顶草绿色鸭舌帽,夹一把布伞,与第二批赴边同学在三原车站会合,共赴革命。这批同学兵分三路,其中一路由爷爷带领,在游击队同志的引导下,日夜兼程,奔赴马栏镇(当时中共关中地委和专员公署所在地)。在这一行人中,有一个名叫林牧的学生,此人后来成为西北大学党委书记,当然这是后话。

7月6日傍晚,一行人抵达马栏镇,7月7日,每个来边区的学生都被要求写一个简要的自传,也就是交待自己的历史问题,爷爷想必也将自己的出身交待的干干净净,晚上,学生们被招待看戏,剧目包括:歌剧《白毛女》、眉户剧《拥军》、《十二把镰刀》等等。一周后,学生们来到洛川的延大分校,后来因为陕西东部的战事,学生们又随延大分校转移至宜川。

入学首日,举行政治测验,根据资料,大概有如下问题:

  • 什么是政治?
  • 你参加革命的目的是什么?
  • 你最爱看的报刊是什么?

爷爷他当年是如何回答,我现在已经无从得知。但延大分校的生活,还是可以略知一二,主要是政治训练,课程教材包括毛泽东的《新民主主义论》、《中国革命与中国共产党》、《论联合政府》和陈伯达写的小册子《人民公敌蒋介石》。当然,学习期间自然是少不了被要求汇报思想,而此项措施引起了不少学生的反感。

1948年10月中旬,延大分校3个多月的政治训练结束了。爷爷一行人背着简单的行李,终于,要到延安了。

附:以下是爷爷去延安的大致路线图,该路程近400公里,大部路程是步行,部分骑马,部分火车,自出发至抵达,边走边停,加上学习时间经过3个月,终于,要到延安了。

7月 282010
 

收拾家里的东西,翻出了爷爷当年许多文件。这些文件都不只是冰冷的纸张,而是一个人的经历,一个人的一辈子,纸张的背后,承载了他所经历的历史。毕竟,每个人都曾作为历史的一份子,见证了历史的前行,时间的流逝。斯人早已远去,事迹也不会像那些风云人物一样广为人知,但作为晚辈,多少我还是有些义务记录下来家族的历史。

民国三十五年,即1946年,抗日战争刚刚结束,内战的阴云开始密布,这一年,爷爷他19岁,高中毕业于家乡的蒲城中学。对了,那时他还没有改名,叫做史振中,意思当然是振兴中华。

当年的毕业证书还是悬挂着国民政府的旗帜,孙文就像老大哥一样,在看着你。至于说同学录三颗五角星,再加上两颗心,还有一个戴军帽的头像,不知其中有何寓意,或者就是什么寓意都没有。

在毕业同学录的内,写了一段非常文言的序文,里面许多文字我都需要查阅字典方能在键盘上敲出,其中有些用典更是第一次听说,惭愧啊……以下是同学录序言:

中国有史以来空前之民族战争方告结束,而建国工作百端待举,需才孔亟,社会人士对青年期望之殷更千百于往昔,我蒲中三五级同学适于此时毕业,责任重大自不待言。同忆诸生在校壹志凝神,研求探讨,虽学问之道无穷,要皆以有所得。今后各就所学依其环境与兴趣或升学或就业,共展骥足。本吾校传统之精神,发挥个人素怀之壮志,报效国家,尽力民族造福、人类无几,人人成为有用之才而芳名会将永留于史册,本校亦幸有荣焉。

兹为保持联络藉便,钻研起见,乃梓印同学录,各持一份,卽他年天南海北各赴事机而浏览斯录,仍兴欢聚一堂,无异是诚永久之纪念也谨志数语,藉共勉旃。

李天培

三五年七月于蒲中

网上查了一下,当时的蒲城中学现在还在,只是改名叫作尧山中学,这所学校是由杨虎城将军于民国二十三年(1934年)创办,而爷爷毕业证上的校长李天培,毕业于北平师范大学外文系,民国三十三年到任,病逝于民国三十六年,也就是爷爷毕业后一年。

 

中学毕业以后,爷爷进入国立西北大学法商学院法律系,成为一名法科学生,学习“六法全书”。

1946年的国立西北大学刚刚从陕西城固迁回西安,位于西安西南城角,即为现在西北大学本部校址,说起来我现在也在爷爷曾经生活和战斗过的校园里继续学习,虽然本部我去的不是很多。

看注册章的话,只注册到1948年9月31日,并不足以完成学业,后面就再无注册,至于原因以及之后的事情嘛……下次再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