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 052016
 

上个月在杭州举行的云栖大会上,蒋勇律师和他的无讼团队石破天惊般推出了一款名为“法小淘”的产品。在现场的演示上,蒋律师在法小淘上通过语音提问,然后法小淘就自动提供有关案件的案情分析报告,报告中提供了该类型案件的胜诉、部分胜诉、败诉的比例,法院对该类型案件的胜诉率。据蒋律师表示,在未来法小淘还可以在法律工作中扮演更多更重要的角色。

尽管我既不在现场,也没看直播,只是在深夜看了介绍视频,但仍然为这款产品的功能和完成度感到震惊了,记得上一次有如此感受还是在了解了区块链技术之后,当时让我彻夜难眠写了篇文章。不同的是区块链技术给法律行业带来的改变目前还只是一种可能性,而法小淘却已经在“叩门”了。

对技术不敏感的法律人可能不会意识到法小淘的厉害之处,我就自说自话,简单聊一聊我对这个产品的认识吧。

一、统计胜诉率

在法小淘所提供的推荐结果中,提供了胜诉率的数据,这对于裁判文书的利用来说是重大一个进步。无讼即使不是首家提供胜诉率统计的平台,也是最先一批的了。胜诉是所有律师参与诉讼的终极目标,但就裁判文书来说,判断胜诉却不是一件简单的工作。

在理论上,对于原告来说胜诉意味着诉讼请求得到支持,对于被告来说意味着原告的诉讼请求被驳回,上诉亦然。通过自然语言识别技术,判断诉讼请求被全部支持、部分支持或是驳回并不是遥不可及的工作,甚至识别出索赔金额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

但是,这样的评价方式对于律师来说并不公平。一个被索赔1000万元的案件,经法院审理后赔偿金被判5万元,这算是胜诉还是败诉?很难说,这样的判决也算是诉讼请求得到了支持,至少是部分的支持。而对于有多项诉讼请求,法院或许只支持其中的几项,这算是胜诉还是败诉?也很难说。是否胜诉实际上应该以当事人的角度出发,有些案件当事人的目的就是金钱,赔偿的金额越高越好;有些案件的目的并不是金钱,而是为了一只禁令,赔偿金钱只是附带的;或者一些案件的目的只是为了给对方施加压力而已。不是当事人,固然无法判断诉讼的真实目的,只能依据裁判文书中的内容简单判断胜诉与否,但这仍然是律师画像(Profile)的重要一个环节。实际上,比起胜诉率来说,律师在某领域案件的代理数量同样具有参考价值,在某一领域代理的案件多,无论裁判文书中显示的诉讼结果如何,一般都可以认为律师对该领域足够了解。

而随着裁判文书公开数量的不断增加,从案件数量及和胜诉率的数据也将会越来越准确,会成为伴随着每一个律师的烙印,人们会有途径去核实某律师声称的“从未输过一起官司”这样的说法是否属实,让律师没有办法肆无忌惮地吹牛。当然,以诉讼为核心的律师画像对于非诉律师来说可能并不公平,但这实在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

二、(诉讼)律师的画像

参与诉讼是律师最为重要的工作之一,但绝不是唯一的工作。大量出色的律师活跃于非诉的领域,但在裁判文书上罕见于他(她)们的名字。即使是对于诉讼律师来说,也会做大量非诉的工作,鲜有律师是完全依靠诉讼维生的。所以,如何评价律师的非诉工作,是所有律师推荐平台不得不面对的问题。

通常的解决思路是提供更多的信息,比如律师的年龄、学历、执业时长、擅长领域、律所职位、社会兼职等内容,但这些对于覆盖非诉工作来说仍是杯水车薪。而法小淘不同,依托于无讼平台有望打造一个更加全面的律师画像系统。

无讼阅读里面有大量法律领域的文章,为非诉律师分享经验提供了分享自己经验提供了途径;无讼合作为律师提供了积累事实调查类活动的渠道;无讼办法则是合同审查、法律咨询的数据。非诉工作当然远不止无讼目前所能提供的几项服务,但多位一体的数据纬度意味着评价体系更加的全面。结合无讼名片,法小淘恐怕可以提供目前国内最全面的律师画像。当在做好了律师画像的工作之后,更重要的就是将法律问题匹配给合适的律师了,而这完全就要看法小淘的算法是否足够强大,能否为用户找到合适的律师了。

几乎所有律师都会同意:预防法律风险会比解决法律问题更加重要。而法小淘/无讼对法律服务行业的评价思路是以诉讼导向(因为裁判文书最易获得),即使是可以通过律师撰写的文章、律师参与的合作来丰富评价指标,但诉讼文书在算法中举足轻重。但通过法小淘提问,未必是为了解决诉讼问题,可能只是预防性质的咨询,如果这时再着重根据诉讼表现来推荐律师,可能就显得有失偏颇了。

三、法律服务的高频需求

法律服务始终都是一项低频服务,这是所有的法律服务平台不得不面对的一道天堑,所谓培养用户对法律的需求并不现实。如果目标用户只是一般人的话,那么法小淘的使用率一定不乐观。

法小淘背后的无讼与天同律师事务所似乎早就意识到了这个问题,意识到企业的法律服务才是低频向高频转化的思路。企业是因为法律拟制而存在的,企业的“生老病死”无一不是以法律为基础。企业客户对法律服务的需求,无论是频率还是回报都远超过个人客户。天同所与无讼就曾多次举行过名为“法务之夜”的活动,试图扩大在企业法务群体中的影响力。而最近无讼更是与阿里旗下的“钉钉”开展合作,作为企业的法律解决方案进驻平台。

如果法小淘作为一项功能能够,嵌入像“钉钉”或“无讼阅读”这样的平台,或许可以通过赢得企业法务的青睐来获得更多的用户。

四、语音识别

在法小淘的演示中,最令人震惊的无疑是其语音识别技术。用户通过自然语言提问,就可以得到相应的反馈并最终得到检索的结果。这项技术能否成功,很大程度取决于语音识别系统的成熟程度,考虑到Siri等产品对语音的理解能力,语音识别技术还是任重而道远,尤其是这其中还涉及将自然语言翻译成法律语言这一项复杂的工作。

对于律师工作来说,在很多情况下的第一步就是与当事人接洽,无论是通过面谈、电话、邮件或是其他途径,搞清楚当事人所面对的问题,将不懂法律的当事人的问题转化成各种各样的法律关系。这一工作非常考验律师的沟通能力,往往需要听当事人讲述事情经过,并且配合查阅有关材料。

对于法小淘来说,如果能够从用户的自然语音信息中找到案件可能会涉及的几个案由,就已经是法律工作中的突破了,筛选出可能案由供律师或用户决定,会大大降低律师的工作量。这实际已经涉及到对案情分析的工作了。

五、辅助律师还是取代律师

在演示中,蒋律师还提到法小淘有能力对律师所组织证据目录进行核对,根据同类型案件裁判文书的信息来判断证据目录是否还有遗漏。虽然这部分没有细讲,也不知道法小淘能够做到什么程度,但这也实在是太惊人了。有能力对裁判文书中的证据结构进行分析,意味着可以结合胜诉率来判断某一项证据或鉴定对胜诉的影响,一旦裁判文书的数量积累超过某一阈值,或许会让律师对证据的组织有新的认识。

除了证据组织,演示中法小淘能够找到合适的诉讼法院,法院的胜诉率,案情找到相关的法条,这其中有些能力即使是有经验的律师也未必会具备。而找到与案情有关的法条,则会大大降低律师找法的工作难度。

蒋律师后来在文章里写到:“当ROSS着力于替代律师的部分工作,法小淘则始终以辅助律师为核心。”蒋律师没有说的是:辅助律师现在也是人的工作,法小淘将替代部分实习生、律师助理的工作。至于说替代律师的工作,包括法小淘在内的各种法律人工智能目前还没有这个能力,但当那一天真的到来的时候,人工智能可以替代无讼的编辑、天同的辅庭律师、乃至蒋律师自己时,我希望蒋律师不要心慈手软。

六、法小淘对法律服务业的冲击

法小淘虽然还未推出试用版本,也不清楚可靠性如何,但这款产品对于我国的法律服务市场来说一定会造成不小的冲击。如果乐观些预测,法小淘/无讼有望去占领法律服务的入口,即推荐律师这项复杂的工作。并不是说法小淘要做到完美无瑕才能够赢得市场,而是只需要做得比现有的推荐律师方法更好就足矣,而现有的律师推荐——熟人推荐,较之法小淘及无讼来除了人际关系的优势外简直是不值一提。更何况,“熟人”能认识与3.5万名律师吗?法小淘可以。

前些年,我买机票总是去携程或者去哪儿网,因为在这两个网站我可以买到更便宜的机票。而随着携程、去哪儿网的发展,这两个网站也逐渐把控了机票的购买入口,也因此与多家航空公司不断发生冲突。如果法小淘/无讼在未来某一天真的垄断了法律服务的入口,类似的冲突更是不可避免。不要忘了,律师可是最善于维护自己利益的群体。

无论喜欢与否,这款产品已经被摆在法律服务行业的面前了,如果不甘心掩耳盗铃的话,那就与狼共舞好了。

12月 172015
 

前几天,中国裁判文书网进行了大幅度的改版,让裁判文书的搜索变得更加方便了,已经有不少人讨论过这个问题,我也毋庸赘言。只是可能少有人会注意到,每一份裁判文书最下方的“公告”内容也悄然变化。

在改版前,裁判文书网公告内容是:

在修改后变更为:

after

为了方便比较,我做了一个表格对内容进行对比:

table

另外,原先在裁判文书网最下端会有声明:

Copyrights © 最高人民法院 All Rights Reserved

未经本网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摘编或建立镜像,否则视为侵权。

这一份声明也悄然变为: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 版权所有

实际上,网站上的公告与声明具有非常强的法律效力,甚至可以说是大量互联网相关法律关系的基础,只是很遗憾,这种单方声明的重要性长期以来都被忽视了,最高人民法院的网站也不例外。根据著作权法,裁判文书属于公有领域的作品,最高院没有权利去禁止他人对裁判文书的复制、镜像、传播、转载、摘编。

此次改版,裁判文书网不仅让网站本身使用起来更加方便,也减少了对裁判文书使用的限制,也可以称得上是一步不小的改变了。

5月 052015
 

(本文另发于无讼阅读

无论是学者进行法律研究,还是律师准备案件的审理,或者是学生撰写毕业论文,都离不开对于裁判文书的查找。尽管最高人民法院推出了“中国裁判文书公开网”,实现了裁判文书上网,但从任何一个角度来讲,该网站的用户体验都存在较大的改进的空间。就我个人检索案件的经验来说,最常用的无疑是北大法宝与万律,但是北大法宝与万律都是收费的数据库,而且关注的范围也远不止于裁判文书。

在众多裁判文书检索工具中,CaseShare无讼·案例OpenLaw是我所收藏到的三个平台,都免费为用户提供裁判文书的检索服务,因此具备一定的可比性。我从界面、裁判文书的数量、检索的数量、检索结果界面、裁判文书界面五个方面对上述三个网站进行对比。我尽量以数字为依据,不过多地参杂自己的主观看法。

0.背景

CaseShare是北京北大英华科技有限公司的产品,从CaseShare页面就能看出来该平台与北大法宝、北大法律信息网有着非常密切的联系。而无讼·案例是无讼网络科技(北京)有限公司的产品,另外该公司还推出了著名的“无讼·阅读”,这些产品与著名的法律微信公众账号“天同诉讼圈”也有着一定的联系。OpenLaw是上海同道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的产品,另外App“律师之家”也是该公司的产品。

可见,尽管背景不同,但三个网站都是专注于互联网法律服务的初创网站,致力于提供更加完善的互联网法律服务。

1.界面

就首页而言,无讼·案例首页是最为简洁,除了搜索框和一行收录了多少裁判文书的介绍以外只剩下右上角的注册、登录按钮,甚至连无讼阅读的链接都没有加上。

CaseShare

CaseShare

itslaw

无讼·案例

OpenLaw 裁判文书  beta

OpenLaw Continue reading »

4月 102015
 

(本文亦发于“无讼阅读”)

一、背景

大数据的概念早已被炒作了一轮又一轮,大数据看上去可以对任何行业产生助力,对法律行业来说也不例外。长期以来,法律行业都有着较高的门槛,法学教育的成本、司法考试的难度、法律职业开始阶段的清贫以及法律的高度专业化让无数人望而却步。通过对裁判文书的分析,或许可以让法律行业变得相对简单一些,让法律职业更加透明。

裁判文书是法律行业中最为宝贵的司法资源,且具备作为大数据被分析的条件。根据《人民法院工作年度报告(2014)》,截至2014年底,全国各级人民法院共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传裁判文书5,691,450篇,虽然百万级别的数量可能尚不足以作为大数据的门槛,但这个数字会毫无悬念地逐年递增。

image

2014年上网裁判文书案件类型分布情况,来源:《人民法院工作年度报告(2014)》

因为裁判文书都是由文字组成,不涉及图片、视频或其他形式的数据,故数以百万份的裁判文书从存储空间的大小上来讲并不会是一个特别惊人的数字,但肯定会对检索的准确性造成一定的困扰。

image

2014年不同层级法院裁判文书上网总体情况,来源:《人民法院工作年度报告(2014)》

对于裁判文书,仅从案件大的类型及审理法院上进行分析统计只是简单的利用,在裁判文书中蕴藏着更加值得去挖掘的资源。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