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记 – 花间半壶酒
4月 172009
 

I’ll be there for you~

如果你在任意一个关于Friends的论坛/小组上问这么一个问题:“终于把Friends看完了,下来该看什么?”相信大多数回帖都会推荐你再重头再看一遍。估计,能有如此待遇的剧集并不多。已经不大记得自己最初是为了何种原因才看的Friends,多半是受了某些人的“蛊惑”,说是Friends又能学习英语,又有趣,才被拉上这条“贼船”。

对于Friends的喜爱从此Blog上就可见一斑:专门给了Friends一个页面,做过的两个视频,以及给数人发过Friends的台词。在我做过的两个视频中,有一个叫做 Time to Say Goodbye,刚发布就后悔了,理由很简单,对于Friends来说,应该是Never Say Goodbye。

曾经在考研的时候,听Friends的MP3来解闷,经常就在自习室里一个人笑的前仰后倒,然后被周围一圈人莫名其妙的瞪着。没办法,里面的笑料就是有这么好笑,Friends里面总会有几个场景会让你津津乐道,回味无穷。至今我还对Chandler的Million Dollar,对Ross的荧光牙,对曾经的Monica,Joey火鸡头,对被附身的Phoebe,Rachel沏的咖啡……都是念念不忘。当然,我可以坦白,其中我最有兴趣的是Chandler,因为里面有我最多的影子。所以,才有了Monica和Chandler的这个MV—— Wonderful Tonight

我们总希望也总能在Friends里面找到自己的影子,或者期望身边人具有剧中角色的影子。身边如果真有这么一群朋友,每天扯淡聊天,很少有比这更让高兴的事了。至少我曾经奢望过能有如此一群朋友,但谁都也明白,那只是剧集,仅此而已。

我们对如此友谊的向往,恰恰说明了我们身边如此友谊的匮乏。就是这个道理,我们越是想什么,就说明我们越是缺乏什么。费孝通先生曾经总结传统中国是一个“熟人社会”,而到了现在,尤其是在城市,“陌生人社会”已经“侵蚀”了我们。所以,来自资本主义中心的Friends才会深受我们的喜爱,或许无奈,但没有办法。算了,不上纲上线了,就这个话题足够写好几篇论文了,以后再说。

最早看Friends第一季的时候,急于知道最后结局,所以直接瞄了眼第十季的内容,惊讶的发现里面没有一个认识的人物,当时只是以为换了演员,后来一集一集看过去,才发现十年之间那六人变化如此之大,老了。我没有足够的幸运去伴随老友们走过94~04那十年,只能在他们抵达终点之后去回朔他们曾经的时光, 尽管如此,乐此不疲。他们带给了我足够的欢笑,任何时候,任何一集,都可以让我咧开大嘴,笑出声来,有剧集如此,足矣。

我一直坚信,像Friends一样的朋友一定是存在的。问题只是,W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