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 042016
 

书接上回,上回书说的Kim Wexler成功地用订制西装的比喻打动了客户,客户打算把业务从HHM搬到Kim新成立的律师事务所。但有些手续还需要交接,所以这也成为了HHM挽留客户最后的机会。为了留住客户,他们请出了久不出山的姓名合伙人Charles  McGill。

合伙人完全不明白他同事的套路……一脸茫然

欲扬先抑的手法,先肯定Kim具有的出色能力,当然因为Kim本身就是HHM培养出的律师,而且年轻,具有激情。但这实际就已经开始挖坑了。

话锋一转,立刻开始夸耀自己的厉害之处,显示对法律规范的熟悉。所以说,律师如果对法规、 法条熟悉的话还是非常能够让用户印象深刻的。

到了最后,仍不忘记肯定一下客户的选择。但实际上这个时候用户已经决定把业务留在HHM了。

7月 022016
 

背景:Kim Wexler打算离开原先所在的当地大型律所HHM,独自进行执业(一人律所)。独自职业的关键当然是案源,所以她约了希望挖走的客户出来吃饭,表达为其提供服务的意愿,而客户正在考虑扩张其银行业务。

实际上,在剧集的稍后情节中,HHM的合伙人出面留下客户的技巧同样高超,有时间再贴了。

5月 242009
 
 在电影《费城故事》里,Denzel Washington在法庭上问Tom Hanks:“你最爱法律什么?”Tom Hanks答曰:“就是有时,不是时常,偶尔你是促成公平的一部分。这真是一种令人振奋的感觉。

在电影《魔鬼代言人》里,Keanu Reeves问Al Pacino:“为什么从法律下手?”Al Pacino答曰:“因为法律最接近生活,它是特权的通行证,它是新的圣职。

在美剧《波士顿法律》里,James Spader对大法官们说:“我相信大多数律师和法官回忆自己上法学院的原因,完全为了帮助别人。

托克维尔在他的《论美国的民主》中说到:“法律不能重新点燃已经熄灭的信仰,但能够使人们关心自己国家的命运,法律能够唤醒和指导人们心中模糊的爱国本能,而再把这种本能与思想、激情和日常习惯结合起来,它就会成为一种自觉和持久的感情。”

4月 172009
 

I’ll be there for you~

如果你在任意一个关于Friends的论坛/小组上问这么一个问题:“终于把Friends看完了,下来该看什么?”相信大多数回帖都会推荐你再重头再看一遍。估计,能有如此待遇的剧集并不多。已经不大记得自己最初是为了何种原因才看的Friends,多半是受了某些人的“蛊惑”,说是Friends又能学习英语,又有趣,才被拉上这条“贼船”。

对于Friends的喜爱从此Blog上就可见一斑:专门给了Friends一个页面,做过的两个视频,以及给数人发过Friends的台词。在我做过的两个视频中,有一个叫做 Time to Say Goodbye,刚发布就后悔了,理由很简单,对于Friends来说,应该是Never Say Goodbye。

曾经在考研的时候,听Friends的MP3来解闷,经常就在自习室里一个人笑的前仰后倒,然后被周围一圈人莫名其妙的瞪着。没办法,里面的笑料就是有这么好笑,Friends里面总会有几个场景会让你津津乐道,回味无穷。至今我还对Chandler的Million Dollar,对Ross的荧光牙,对曾经的Monica,Joey火鸡头,对被附身的Phoebe,Rachel沏的咖啡……都是念念不忘。当然,我可以坦白,其中我最有兴趣的是Chandler,因为里面有我最多的影子。所以,才有了Monica和Chandler的这个MV—— Wonderful Tonight

我们总希望也总能在Friends里面找到自己的影子,或者期望身边人具有剧中角色的影子。身边如果真有这么一群朋友,每天扯淡聊天,很少有比这更让高兴的事了。至少我曾经奢望过能有如此一群朋友,但谁都也明白,那只是剧集,仅此而已。

我们对如此友谊的向往,恰恰说明了我们身边如此友谊的匮乏。就是这个道理,我们越是想什么,就说明我们越是缺乏什么。费孝通先生曾经总结传统中国是一个“熟人社会”,而到了现在,尤其是在城市,“陌生人社会”已经“侵蚀”了我们。所以,来自资本主义中心的Friends才会深受我们的喜爱,或许无奈,但没有办法。算了,不上纲上线了,就这个话题足够写好几篇论文了,以后再说。

最早看Friends第一季的时候,急于知道最后结局,所以直接瞄了眼第十季的内容,惊讶的发现里面没有一个认识的人物,当时只是以为换了演员,后来一集一集看过去,才发现十年之间那六人变化如此之大,老了。我没有足够的幸运去伴随老友们走过94~04那十年,只能在他们抵达终点之后去回朔他们曾经的时光, 尽管如此,乐此不疲。他们带给了我足够的欢笑,任何时候,任何一集,都可以让我咧开大嘴,笑出声来,有剧集如此,足矣。

我一直坚信,像Friends一样的朋友一定是存在的。问题只是,W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