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岭 – 花间半壶酒
11月 112009
 

西安,我居住的城市。这里曾经是中国中心,诸多王朝在这里建都,历史之深厚凝重,鲜见于世。曾经这里叫做长安,意为长治久安,现在唯有西安可供君追忆。李白都说:长相思,在长安。

(易俗剧院上面作为指挥的兵马俑)

(兴善寺门口的石狮子)

(关中书院)

(碑林门口的石刻)

(秦岭玩花山上的寺庙屋顶)

4月 062009
 

一天行70里山路是什么感觉?大致上是全身抽抽,当然你要自己走一次才能有比较准确的感觉。当然我说的不是什么丘陵或者小土山,而是秦岭,这座被《中国国家地理》成为“中国人的中央国家公园”的地方。西安人能够背靠如此一座“公园”,真的是幸运的紧啊,能够在里面徒步一番,更是一件乐事。

传统上,对于西安/长安来说,秦岭更多的是被理解为终南山(终南山为秦岭的一段),一座有着传奇色彩的山:这里是道教的发源地,这里有着一条“终南捷径”,这里现在还住着隐士,这里的诗不胜枚举。“……唯有茂陵多病容,每来高处望南山”;”出门见南山,引领意无限……“;”南山塞天地,日月石上生……“;”太乙近天都,连山接海隅……“。有日本学者就终南山诗歌的变迁都写出一本书(《终南山的变容——由盛唐到中唐》),可见终南诗歌之气候,更不用提描写秦岭的诗了(云横秦岭家何在,雪拥蓝关马不前)。

说”读万卷书,行万里路“那是为了增长见识,而这次去玩花山纯粹是娱乐,文明点说是”野蛮其身体“,当然这路程也确实野蛮的可以,相对的,风光也是美丽的可以,辛苦的跋涉总是有回报。有照片为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