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 302014
 

在2014年读了77本,相对于前几年来说算不上多,当然谈数字是没有意义的。按照惯例(201320122011201020092008)在年底要简单谈谈过去一年里读过的书。

科学

加来道雄教授的《超越时空:通过平行宇宙、时间卷曲和第十维度的科学之旅》是我在2014年读完的第一本书,也是今年看过的最好的书之一。读罢此书,有种“朝闻道,夕死可矣”的感觉。书中提出了十维空间,当然是远超我想象力所能及的,但是论证方法却另我印象深刻:只有引入十维空间的概念,才可能让一些物理学上的假设得以成立。这本书看的半懂不懂,也算是对《三体》系列最好的回顾且是对《星际穿越》最好的预习。说起“三体”,今年有幸和刘慈欣合影了,算是今年最大的收获之一了。

Liu Cixin

奇点临近》我没有认真去看,只是花了一个下午草草翻完。人工智能的潜在威胁开始被越来越多地提及,没有人不担心“终结者”的来临,对人工智能的恐惧一直都不亚于对外星人的恐惧,“机器人三定律”这样的理论。人工智能的发展不过数十年的时间,而人类在未来或越来越多地倚赖人工智能。而人工智能超越人类可能也只是时间问题。《与机器赛跑》也是同一主题,买了电子书来看,我只是希望,律师的工作不会被机器所取代。

小说

在网上看了紫金陈的“谋杀官员”系列,小说别出心裁,从小说伊始就告诉了读者凶手是谁,犯罪方法是什么再设置一个更大的谜题。而最新一本的《坏小孩》则完完全全地展示了人性之恶,实在是近年来读的最好的侦探小说。

历史

“罗马人的故事”从去年看到今年终于看完了,后面几本书的故事只有一个主题,罗马走向末日,而基督教走向兴盛。没有不散的宴席,只有唏嘘不已。长期以来都很想去伊斯坦布尔,但读完“罗马人的故事”,想去的地方就只有罗马了。

也读了一本惊世骇俗的The 10,000 Year Explosion:How Civilization Accelerated Human Evolution,从基因的角度讲了人类历史,像《枪炮、病菌与钢铁》一样颠覆了历史的研究方法。

法律

没什么好谈的。

4月 072010
 

尽管中国古代对人类科技发展做出了很多重要贡献,但为什么科学和工业革命没有在近代的中国发生?
——李约瑟问题

李约瑟问题是一个伪问题,如果我们严格区分“科学”和“技术”这两个概念的话。 所谓科学,更强调对于事物本质规律的揭示,需要从现象中将理论抽象出来。所以,中国古代对于世界确实贡献了不少技术,但科学贡献却是屈指可数。我们发明了火药,却无法解释火药爆炸化学的原因,我们发明了罗盘,却不知道指南的原因。中国人的技术成就,从未深入科学层面。科学之光来自欧洲

所以,按照《继承与叛逆》一书作者陈方正的话说:与其研究“现代科学为何未能出席在中国”,不如讨论“现代科学为何出席于西方”。

西方的现代科学,并非是在近代由哥白尼,伽利略,牛顿等人一蹴而就,而是有着深厚的传统,甚至可以追溯到古巴比伦,希腊融汇了当时两河流域的科学成就,并系统的用数学把所有知识串连起来,让希腊成为西方科学的中心,随后希腊衰落,西方科学的中心几经流转,途经雅典,亚历山大,君士坦丁堡,至罗马帝国覆灭后传至阿拉伯,而在11世纪与12世纪,随着十字军的东征,不光为意大利商人带去财富,也给欧洲带去了希腊的科学,文化,哲学,以及法律。科学的种子开始在欧洲的土壤生根发芽,进而取得那些科学史上的那些伟大成就。曾有一度,利玛窦带着科学的种子来到中国,但却没能激起半点波澜。

欧洲产生科学的原因很复杂,但在陈方正看来,科学史上有两个关键人物:毕达哥拉斯和牛顿:

毕达哥拉斯撷取诸远古文明精华,加以融汇贯通,然后远走西方,将之移植于希腊在海外的文化土壤,他的宏图为费罗莱斯和阿基米德所继承,而“新普罗米修斯”革命则是通过他们将教派精神移植、贯注于柏拉图学园而完成。同样,从16世纪中期开始,欧洲各地科学法阵风起云涌,诸如意大利、德国、法国、荷兰都人才辈出,然而至终能够精研覃思,综汇各家学说而神奇变化之,得以完成现代科学突破的,反倒是独守寂静剑桥校园达三十五载之牛顿。

科学在欧洲最终得以开花结果,其实也是汲取了各方的养分,科学的中心一度在欧亚非大陆流转,但真正适合科学的土壤,还是在欧洲。有什么样的土壤,就会结出什么样的果实。

那么,欧洲的土壤是什么,宗教是一方面,不一定是基督教。各处的科学,在早期都与宗教密不可分,甚至是宗教的一部分。毕达哥拉斯学派传承科学知识其中就很像我们现在传承教义,伊斯兰的高等学院就是宗教的一部分,科学被当作宗教的附属。科学研究,往往需要的是数十年的废寝忘食的孤独思索,个中艰苦,难以想象。在宗教的驱动下,其中艰苦往往才能被忍受。

另外,地理环境这个最初因素也影响着科学。这里我无意再论述地理环境对文明的影响(具体可以看我写的《文明的轨迹》一文)。分裂的欧洲让科学有机会寄生于不同区域,形成不同的中心,有更多的希望保留科学的种子。而在中国这种统一的幅员辽阔的国家,地区差异很小,“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一旦中央政权开始排斥科学,科学就失去了立足之地。就像我以前写过的,秦以后,“在大一统观念的左右下,皇帝的思想必须是禁止反驳的,皇帝的喜好成为了全民的喜欢,皇帝的思想也成为了全民的思想,百家争鸣一去不复返。”

不得不提的一点,在伊斯兰与其他什么地方,科学的维持多是靠王室或者宗教维持,但到在文艺复兴的欧洲,却是大范围的自发翻译阿拉伯文献。从大学到贵族,从教会再到私人,都以学习阿拉伯人保留下来的希腊学术为荣。归根结底,或许还是“希腊哲学与科学传统、罗马法律传统,以及这两者对于后期的基督教之深刻影响”,在欧洲,基督教是外来宗教,外来宗教都需要借助“本土资源”来对自身进行补偿或修正,其中不可避免得借鉴了罗马与希腊的传统,而这些传统,就包含了欧洲文明的基因和土壤。让科学在文艺复兴时期找到了自己的位置。

探寻赛先生的轨迹是复杂的,但也是必要的。因为追根朔源是我们的本能,尤其是我们遇到困境之时。

9月 232009
 

Ex Oriente Lux, Ex Occidente Lex
(光明来自东方,法律来自西方)

用了不到一天时间,lee 读完了刘青峰的《让科学的光芒照亮自己——近代科学为什么没有在中国产生》(好长的名字:-)。这是一本二十年前的老书了,只是重新包装上市了一下,当然价格也提高了不少。因为不是那种时效性很强的书,所以仍然具有启发性。

本书实际上是在讨论经典无比的“李约瑟问题”,也就是本书的副标题:近代科学为什么没有在中国产生。其实此问题我也写过一篇与之关联的《那些思想爆炸的时代》加以讨论,只是涉及不深,现在我还是稍微认真一点加以讨论吧。

提起古代中国的科技成就,我们总对“四大发明”念念不忘,但我们扳着指头算算,其实大多数成就只能算是技术成就,鲜有科学成就,如果严格区分“科学”与“技术”的话。我们总是不能够将技术上升为科学,而只能沉浸于“奇技淫巧”之中,形成不了完整的理论。我们只有那些依靠感觉和经验的“匠人”,缺少依靠精确理论支持的“科学家”。

另一方面,对于西方科技,我们挂在嘴边的例子就是砸到牛顿的苹果,和被瓦特瞅见的开水壶,但似乎是中国人不吃苹果,不烧开水一样,如此简单的解释万有引力的发现和蒸汽机的发明,忽视其成为伟大发明背后的大量科学技术支持,不是“别有用心”还能是什么?更何况,这两个故事的本身也有大大的疑点。

简单的说,“牛顿的伟大贡献并不是他指出了苹果下坠的原因,而是他指出了苹果和星球之间的相似性(汤普逊语)”。至于说瓦特的蒸汽机,是革命性的提高了原来低效的机器,使之可以被适用于大规模工业化生产,这种改进,甚至包括了真空理论,有当时最先进的理论作为支持,并且不断升级。

儒家在汉朝过早的一统思想界使得科学失去了前进的可能性,“罢黜百家,唯我独尊”的儒家不可能再吸收其他的思想,正如中世纪天主教统治下的欧洲没有可能接纳科学的存在。不同的是,中国的四大发明给欧洲带去了变革的动力,使得希腊精神在欧洲复苏。同时,《查士丁尼法典》的发现也为罗马法复兴铺平了道路,再加上其他条件,使得欧洲有能力突破教廷带来的禁锢。

但可惜中国,尽管本身是“四大发明”的发源地,但政治上过早的大一统,使得中国不像西欧那样,总会有一个国家,可能去接纳外来的思想和科技,所以只能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里打转。历史其实并非没给过中国机会,传教士利玛窦于万历年间来中国传教,带来了当时最先进的科技,虽有徐光启的翻译,但也不足以给中华文明带来冲击。

文明的轨迹其实早已画好,甚至早在人类来的现在称之为“中国”的土地上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了中国的命运,大河文明的命运,需要的只是沿着它走下去,尽管地理环境的影响不断削弱,但在早期先哲时代的思想却注定了我们的前进方向。西方轨迹在文艺复兴时期被打断,中国的轨迹在鸦片战争以后也被打断,现在,到了多轨并行的时代,哪个文明越能够吸收,或者说不排斥其他不同的思想,就越有可能领跑于文明竞赛。

春秋战国的诸子百家领跑过,希腊雅典的学者们也领跑过,欧洲的启蒙思想家们领跑过,美国的大学教授们领跑过,只是下来,该谁领跑了?

2月 032009
 

假期有的是空闲,读了本茅于轼的《一个经济学家的良知与思考》,虽说不如《中国人的道德前景》来的好看,但里面有些文章还是不错的,例如《社会科学中的牛顿定律》,颇有意思,所以摘抄了一些定律放到这里,同时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只是部分摘抄。

定律一:
1,Human Rights是每个人都可以享受的权利它不会引起人与人之间的冲突。特权则是少数人享受并且会引起人与人冲突的权利。
2,社会中个人与个人的关系有两种,或者是人与人平等的Human Rights关系,或者是人与人不平等的特权关系。除此之外,没有别的可能。
3,人与人平等的确切意义是每个人行为所面临的约束条件是相同的。
4,任何一个人类社会中绝对的平等是不可能的。

  • 推论三:人与人平等,或人民遵守同样约束条件时,由于天生的条件不同,人生的际遇不同,个人的努力不同,选择的不同,每个人得到的结果是不同的。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就是贫富的不同。反之,如果我们要使贫富相同,就必须放弃约束条件相同的平等。

定律二:假定人都是关心自己利益的,在平等自由人之间代称协议必定同时有利于这两个人。如果这些以关系到经济事务,则必定能够增加社会的财富。(但如果此协议有损于第三者则未必,经济学称之为负的外部性。)

定律三:一切交换之所以发生,是因为出卖方对商品的评价较低,购进方对商品的评价较高,否则任何交换都不可能发生。小道一根冰棍的交换,到到企业的并购,莫不如此。

定律四:人己对等关系。从社会的角度看,人与人是对等的,但在特权社会中人与人的地位不对等。

  • 推论三:希望自己的财产得到保护,必须是自己不可侵犯别人的财产,因为人人对但。但在特权社会中任何人不对等,少数人可以侵犯别人的财产,同时自己的财产还受保护。

定律五:由人更人对等关系发展起来的市场经济,提高了资源配置的效率,人类社会进入富裕之道。

  • 推论一:由于欲望无限制,人类面临越来越紧迫的资源约束,提高资源配置的效率,是满足欲望的唯一选择。所以市场经济将在可预见的未来主宰人类社会,除非人类能够摆脱欲望的歧途。
  • 推论二:由于市场经济的必要性,价格万岁。人类社会缺不了价格,一切无商品的社会制度都是幻想。

定律六:最理想的政治制度是上帝独裁制。(此后省略若干字……)

试图从社会的运转中提炼出一些定理,是在将社会学科学化,系统化,总结发现一些其内在的规律。卡尔·马克思曾经曰过:一种科学只有在成功地运用数学时,才算达到完善的地步。虽说这些定理与数学形式还相距甚远,但至少也是一小步,未来的某个时刻,或许会有那么一天,整个世界的运作都可以用数学来抽象。

阿西莫夫“基地”系列的基础,就是一个可以用数学来预测未来的理论——“心理史学”。而但凡是好的科幻小说,都喜欢弄个“XX定律”之类的东西出来,诸如“机器人三定律”,还有刘慈欣《三体》的“宇宙社会学定律”。所以说,按照茅于轼他老人家的这六个定律以及若干推论,完全可以让别有用心的群众去借题发挥,写写科幻小说什么的,保不齐也拿个“星云奖”,“雨果奖”什么的。只是,不要写成类似于《一九八四》的政治讽喻小说才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