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 252015
 

本来就知道大宪章要来巡展,也听闻了些新闻,说是在上海计划到上海中心内的观复博物馆展出。只是展期临近,反而没了消息,我也就将此事抛到了脑后。而早上上自习时收到友人提醒,说今天大宪章在上海展出,这才恍然大悟,匆匆在微信上报名。好在赶上了末班车,预约到了晚上参观。

展览地点在嘉地大厦的英国中心,坐地铁倒是很快就到了。向公众开放时间只有一天,所以也算是赶了个晚集。 Continue reading »

2月 232015
 

春节假期,在家中翻出来一本最高人民法院西北分院在1954年3月编印的一本《司法工作手册》,毕竟我现在也算是法律从业者,勾起了我对那个时代法律的好奇。

我对二十世纪五十年代的法律没有太多印象,我知道当时有一个废除国民政府“六法全书”的规定,还知道1954版的宪法及婚姻法。还有就是在一些劳动法的案件中,需要引用1950年代的一些规定,仅此而已。

《司法工作手册》不是公开发行的书籍,红色的封面上就写明了“内部资料,注意保存”,整本书使用繁体中文竖向排版。最高人民法院西北分院对于现在的法律人来说也是一个陌生的名词,1951年9月4日中央人民政府制定的《人民法院暂行组织条例》中规定了最高人民法院分院的设置。1954年《人民法院组织法》制定,废除了最高人民法院分院的设置。而到了2015年,最高人民法院又在深圳与沈阳设立了两个巡回法庭。

像所有改革开放前以前的书一样,这本手册的扉页上印着毛主席语录:

从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到社会主义改造基本完成,这是一个过渡时期。党在这个过渡时期的总路线和总任务,是要在一个相当长的时期内,基本上实现国家工业化和对农业、手工业、资本主义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这条总路线,应是照耀我们各项工作的灯塔,各项工作离开它,就要犯右倾或’左’倾的错误。

——毛主席关于党在过渡时期总路线总任务的指示

目录中,所有的法规被分为:总类、选举、惩治反革命、惩治贪污、国营厂矿、企业、私营企业、劳动、税务、土地、婚姻、房屋、债务、继承、民族政策、禁烟禁毒及其他等十四类。

在总类中,第一篇不是任何法律或规定,而是“毛主席:论人民民主专政”,第二篇是“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共同纲领”,也就是当时的宪法性文件。

长期以来我都有一种错觉认为在1978年以前只有《宪法》与《婚姻法》两部法律,但翻阅这本工作手册,发现当时的法律远不止这两部。当时至少还有《工会法》、《土地改革法》两部法律。值得一提的是,《工会法》是由中央人民政府通过,毛泽东主席签署。而《土地改革法》是由政协会议提出草案,再由中央人民政府通过,毛泽东主席签署。《婚姻法》则是仅由中央人民政府通过施行。

另外,《人民日报》也是当时的法律渊源,其中收录的《作好人民调解工作,加强人民团结推动生产建设》出自1954年3月23日的《人民日报》社论,《为什么对某些反革命罪犯实行“判处死刑、缓期两年、强迫劳动、以观后效”的政策?》出自1951年5月31日《人民日报》的信箱栏目。

我只是草草翻阅这本工作手册,难免挂一漏万。如果有机会对这里面的文件认真研究一番,或许可以帮助我更好地理解法律为什么会是现在这个样子,了解现行法律的“前世今生”。

7月 262014
 

中国裁判文书网

最高院建立中国裁判文书网以免费公开各级人民法院的裁判文书当然是大快人心的事情,尽管中国不是案例法的国家,案例依然对诉讼实务具有较强的指导作用,尤其是上级法院所做出的裁判。当然更不用提公开裁判文书对于普法、司法公开的贡献了。

但是,在每篇公开的裁判文书下,都有如下公告:

公告

公告中的有关条款不符合《著作权法》的规定。《著作权法》第五条规定:“本法不适用于:(一)法律、法规,国家机关的决议、决定、命令和其他具有立法、行政、司法性质的文件,及其官方正式译文;……”法院的裁判文书属于著作权法意义上的“司法性质的文件”,依法不受《著作权法》保护,即不享有著作权。

法院做为司法机关,享受财政拨款,对已经公开的裁判文书,没有任何法律依据可以让法院有权限制裁判文书的使用。而裁判文书网不仅从技术上限制对有关裁判文书的复制(网页中加入了脚本禁止选择文本、禁止使用右键),还在公告中禁止商业性网站链接到裁判文书库,禁止建立镜像,禁止复制、传播有关裁判文书。

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开了裁判文书,但无权对这些处于公共领域的裁判文书进行垄断。任何人都应有权链接到裁判文书库,并且任何人都应有权建立裁判文书库的镜像,任何人都应有权复制并且传播裁判文书库的信息。因为对有关裁判文书的链接、复制、传播才是裁判文书公开的真正目的:让更多的人有机会接触到这些裁判文书,让更多的人有机会去监督法院的所作所为。相信这也是最高院建立中国裁判文书网的初衷。

裁判文书网的公告中特意提到了商业性网站。但事实是,商业性网站可以对裁判文书提供更加全面的支持,像北大法宝、万律这类网站,都可以在有关判决中所引用法条加入链接,让用户在阅读判决书时可以直接点击查看有关法条,方便用户使用。故裁判文书网无权、也不应对商业性网站特别歧视。

当然开放链接、复制、传播后会对裁判文书网的服务器增加更多负担,需要更多的开支。但我相信这比开支是不可节省的。提供更多的渠道让人们解除裁判文书是百利而无一害的事情。

因此,中国裁判文书公开网应去掉有关禁止性的公告,欢迎各类用户使用、传播、链接、复制裁判文书。

In memory of Aaron Swartz

3月 202014
 

刘慈欣的“三体系列”小说是中国当代最成功的科幻小说,面对故事中宏大诡异的未来,刷新着想象力的极限,尤其是《三体3:死神永生》。

小说中,“青铜时代”号战舰刚返回地球,全员即遭逮捕。因为在与三体作战时发现人类必定失败而选择逃亡,在逃亡后为了抵达最近的适居行星,“青铜时代”主动对其他战舰发动攻击,夺取给养,并将其他战舰船员尸体制造为食品。最后几乎全员被判刑。在小说中,被判刑的“青铜时代”号船员说道:

太空本身就是一个思想钢印……总之那一瞬间我就放弃了自我,成了集体的一部分,成了集体的一个细胞、一个零件——只有集体生存下来,自己的存在才有意义……就是这样,我说不清楚,我不指望你们理解。即使您,法官先生,亲自乘上青铜时代号,再向太阳系外沿着我们的航线航行几万个天文单位,甚至比那更远,你也不可能理解,因为你知道你还会回来,你的灵魂一步都没离开,还在地球上——除非飞船的后面突然间一无所有,太阳地球都消失,变成一片虚空,那时你才能理解我的那种变化。

真的只有五分钟,那个全体会议只开了五分钟,这个极权社会的基本价值观就得到了,青铜时代‛号上绝大多数人的认可。所以,当人类真流落太空时,极权只需五分钟。

另外还提到了一条法律:

按照青铜时代‛号在脱离太阳系时制订的法律,只有在舰上有人死亡时才能有新生儿出生。

法律一直都是随着社会的发展而改变,而社会也从未停止被法律改变(车轱辘话:)。科技的每一次进步,都会给法律打下独特的烙印。适合海洋贸易的船只为法律代理信托制度,能够跨洋航线的帆船让法律意义上的公海出现,飞机让领空有了保护的意义,也让土地的权利不能延伸至天高。卫星与飞船让法律进军到地球之外,登上月球。

对于星际旅行,或许是像HAL那样的,或许是像42那样的,或许是卡拉狄加那样的。但在虫洞科技没有利用之前,唯一有可能实现的就是星舰了。如果有了可以跨越恒星的星舰,法律自然也会随着超越太阳系。当这个时候,法律也会超过人们的相像,就像科幻一样。

因为对《三体3》中星舰未来可怕描述,让人们对刘慈欣是否是一个相信集权的人产生疑惑

离开太阳系再不返回的行程,就像是踏上离家而再也不归的路,无疑会对心态造成影响,如果再把离家的尺度放大到与太阳系诀别,那么心态一定大幅度异化,当然也会影响到法律的制定与适用。但是,法律中总有些东西是没法改变的。

对于进行恒星距离航行的星舰,基本上都会是使用冬眠系统:大多数去睡觉以减少资源消耗,留少部分人值班维持星舰运转,并进行定期轮换。对于这留守的一小撮人,是恐怖片、惊悚片里面的热门题材。而对于少部分人值班,大部分人睡觉的情况,集权只需要五分钟(睡着)实在是一点都不为过。实际上,在面临巨大威胁时(如战时),部队系统保持集权确实是不二的选择。

在法律的历史上,有过著名的人吃人案件——木犀草号案,或称“女王诉杜德利与斯蒂芬案”:

1884年7月,一艘游船在南大西洋离岸1300英里处失事,船上共有4名船员,杜德利是船长,史蒂芬是大副,布鲁克是水手,而孤儿出身的17岁男孩理查德·帕克是船舱服务员。在缺少淡水和食物的第20天时,杜德利在史蒂芬同意下,而布鲁克斯反对后杀死男孩帕克,过了四天,三个幸存者获救。

案件几经周折,被告在被定罪后由女王赦免。这个案件在法学界激起了持续不断的讨论。

1949年,法学家富勒在《哈佛法律评论》上虚构了一个案件,某时某国:

五名洞穴探险人不幸遇到塌方,受困山洞,等待外部的救援。十多日后,他们通过携带的无线电与外界取得联络,得知尚需数日才能获救水尽粮绝;为了生存,大家约定通过投骰子吃掉一人,牺牲一个以救活其余四人。威特摩尔是这一方案的提议人,不过投骰子之前前又收回了意见,其它四人却执意坚持,结果恰好是威特摩尔被选中,在受困的第23天维特摩尔被同伴杀掉吃了。在受困的第32天,剩下四人被救,随后他们以故意杀人罪被起诉,而根据《刑法典》规定:“任何故意剥夺他人生命的人都必须被判处死刑。”

福勒虚构了五位法官写下判决,这些判决理由各异,没有一个相互雷同。后法学家萨伯再次根据这个虚构的案件另外给出九位法官的判词,同样无一相似。这个案件也被编成书,名叫《洞穴奇案》。

尽管未来的人类可能又娘又懦弱,但对“青铜时代”号,一定会予以理解,理解这个无奈的选择,理解离开地球的人们的冷酷。

对于星舰上的法律,一定将资源的保护上升到无以复加的地位,尤其是会控制生育以节省资源。对各类星舰以及星舰上人们所需的资源,自然也是会严格立法,严格执法。对于死刑,星舰上或许会必须要维持杀一儆百的威慑力而严格执行,直接流放太空。

对未来的法律法律揣测一二,实在是太空狂想,不切实际。不过但愿终有一天能够走出太阳系,进军到无垠的宇宙。

11月 222012
 

法的门前有一位守门人。有一个乡下人和同路人来到门前,请求进入门去,为法效力。但守门人说你不够格,只有同路人可以进去。乡下人的同路人之前已经无功而返的来过一次了,这次进去了。乡下人想同去,但被死死的阻挡在门外。守门人说:

你总会进得此门。下次或许会有好运。

乡下人没有能力收买守门人,只能铩羽而归,归途同路人不再同路。

乡下人第二次来到法的门前,守门人没变,阻挡着乡下人进到门里去。乡下人这次费力很多口舌,花了很多时间,而守门人却不为所动。这次,守门人说:

你若进去又能怎样,我这看门却是很好一差事。

乡下人没得法子,只得下次再来。

乡下人像上次一样,费力许多力气,也没能获得守门人的许可,乡下人也没有勇气绕过此门去其他地方看看,但又不甘心像之前一样空手而归,但却是无可奈何。

这扇门不是为你开的,你若是是其他地方,或许会如鱼得水。

乡下人根本就不管法律门后是否有合适的水,只当自己是脱离海洋走上陆地的爬行动物。乡下人不知道下一次来会获得什么样的结果。

乡下人再一次来到法律门前,这次看上去只是例行公事,晕晕乎乎的象征法律门前走去,守门人这次依旧懒洋洋地靠在门旁,看到乡下人走进只是微微抬了一下眼皮。乡下人也不敢打扰守门人,不知不觉乡下人已经走过了守门人,进入了法律之门。乡下人不知道这是如何发生的,只知道自己是快见到法了。

蠢货。

守门人暗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