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 032015
 

读了《机关枪的社会史》,随便写两句。

枪械刚被发明之时,并不比弓弩具备更多的优势,而弓弩的发展早已到达极限,枪械的威力只是方兴未艾。军火商和发明家们开始追求更高的射速、更多的枪管、更远的射程、更快的装填。在美国南北战争时期,加特林机关枪就被发明出来。但遗憾的是,大量的欧洲部队将领甚至到第一次世界大战前期都未对机关枪的重要性予以重视,机关枪、铁丝网、战壕共同构成了第一次世界大战中的“绞肉机”。

机关机关枪很早就被发明,并被欧洲各国广泛用于殖民地的战争中,但并没有太多的军事家意识到这是一种改变“游戏规则”的武器,直到他们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将数以百万计的年轻人送上战场去面对这种可怕的武器。究其原因,尽管机关枪在殖民地镇压当地土著的过程中表现出众,但无论是媒体还是军事专家都更愿意去赞赏士兵们非凡的勇气,这样的故事远比枪械的威力更能吸引人。因此,器械的重要性长期以来都被低估了。

在我所接受的传统教育中,也是更多的强调人是武器的操作者,比先进的装备更加重要,但实际上二者是相得益彰的关系。更有可能的是操纵战争机器的人无法看到某款武器的潜力,而忽视了继续的研发。比如中国的火枪及火炮不对。我们的成语里更有“奇技淫巧”这个贬义词。

事实上,机关枪导致了一系列的火力变革。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为了突破机关枪、战壕、铁丝网组成的封锁线,英国人发明了坦克,而坦克最早设计的初衷不过是运送士兵携带机枪和弹药去占领敌军的战壕。而对坦克的使用也只有到二战早期在的德国人的闪电战中才发挥了真正的威力。

实际上,新技术一定是粗糙的,需要打磨的,只有赋予远见之人才能将新技术的潜力彻底发挥。而现在我们身边充斥着太多这样的新技术了,比如无人机,需要我们将想象力投入其中。

9月 022014
 

DJI

在今天知道DJI公司之前,我不认为无人机对于法律来说是一个迫在眉睫的问题,最多是看到亚马逊打算用无人机送快递时过下脑子而已的事情。印象里无人机还停留在全球鹰、MQ-9的阶段,或者是远远地见过Geek们像《三个傻瓜》中那样自己DIY一个多翼飞行器。但是DJI公司的Phantom 2 Vision+让我意识到,无人机已经站在时代的门口了,尤其是可以用不及iPhone的价格就可以买到一架无人机,是一件多么酷的事情。

对无人机的法律问题,简单检索一下即可发现了“遥控无人机闯首都机场”、“加州议会通过管理无人机飞行法案 以防滥用行为”、“告别监管空白,NASA 开发无人机交通管理系统”、“新西兰摄影师用无人机航拍北京”这样的新闻。还有像《无人机与法律报告》这样的报告。

目前中国关于无人机的主要法律有:民航局在2009年发布了《民用无人机空中交通管理办法》。国家测绘局在2010年发布过《无人机航摄安全作业基本要求》(编号为CH/Z 3001-2010) 与《无人机航摄系统技术要求》(编号为CH/Z 3002-2010)。而据说民航局的《无人机空域管理规定》正在征询意见,也不知道结果会怎么样。

在目前的《民用无人机空中交通管理办法》中,第二条就要求“民用无人机活动及其空中交通管理应当遵守相关法规和规定,其中包括《中华人民共和国民用航空法》、《中华人民共和国飞行基本规则》、《通用航空飞行管制条例》及民航局规章等。”第三条规定了:“组织实施民用无人机活动的单位和个人应当按照《通用航空飞行管制条例》等规定申请划设和使用空域,接受飞行活动管理和空中交通服务,保证飞行安全。”我相信这个规定制定时的良好初衷,但到了无人机即将向单反相机那样走进寻常百姓家时,用管理飞机的手段去管理这个会飞的相机显然是不合时宜了。

法律的边界一直在随着科技而改变,飞机的出现让空域成为了法律领土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而便宜有如手机的无人机也会塑造法律,总不至于将这种无人机赶尽杀绝,禁止在国内销售。也不可能去将针对大型飞行器的规定适用于家用无人机上,那样的话只能导致法律形同虚设,损害法律的权威性。

目前感觉,可行的方法是对无人机进行分类,至少按照无人机的大小、续航时间或航程进行分类,对于小型、家用无人机从使用人员条件、飞行空域、飞行培训上予以开放,或者只管理那些足够大、具有足够航程的无人机,以避免去扼杀一个行业。据我所知,没有哪个部门是专门去管理照相机的,相应的,对足够小的家用无人机,也还是开放起来好。

在看DJI公司无人机产品介绍时,震惊地发现其产品已经加上了飞行区域限制。该功能对机场附近限制其产品的飞行或限制飞行高度,以符合当地对无人机飞行的法律规定。实在是未雨绸缪的好技术啊,这项技术如果在日后成为国家标准或行业标准我也不会觉得奇怪。

在今天看到DJI的无人机产品介绍时,其实第一反应其实是《道路交通安全法》应该修订了,无人机不可避免会坠落、会发生意外,会伤及行人,那么就像司机一样,无人机的驾驶人员也需要承担相应的责任。无人机做为货运工具极有潜力,在那一天到来之时,只是希望不要在人员伤亡之后才想起来立法规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