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 272017
 

一直都知道商鞅方升被收藏在上海博物馆,之前去过几次上博,包括看各种特展,一直都没有看到过这件“商鞅方升”,甚至我专门找这件文物也没有找到。看到这次“鸿古余音”特展专门展出了商鞅方升,所以专程前往。

商鞅方升曾被命名为“商鞅量”,是在文革期间龚旭人被抄家后,造反派将该文物拿到上海博物馆鉴定时被发现,之前只有拓片流传。龚旭人后因方升被抄走悲痛欲绝而离世,文革后,按政策将方升归还,不过龚旭人的家人将方升捐给上海博物馆。商鞅方升是秦孝公时期大良造商鞅(太有名了,其实根本就不用这样介绍)颁布的标准计量器,以十六寸五分之一立方寸为一升。属于首批禁止出境文物,文物价值、历史价值堪称顶尖。

方升左壁刻:

十八年,齐率卿大夫众来聘,冬十二月乙酉,大良造鞅,爰积十六尊五分尊壹为升

上面另有秦始皇时期的铭文,因此,商鞅方升是不仅是商鞅统一度量衡的见证,更是秦统一中国的见证。

10月 132014
 

不见五陵豪杰墓,无花无酒锄作田。
——唐寅,《桃花庵歌》

我对汉朝历史了解的不多,尽管这个王朝曾在西安建都,但已经过去了两千多年的时光。况且汉朝还有一半的时间在洛阳。汉武帝无疑是汉代皇帝中的佼佼者,但我对他的了解也仅限于电视剧《汉武大帝》,再加上点通史或政治制度史中的片段。做为中国历史上最长寿的帝王之一,其陵墓自然是气势如虹,毕竟帝王陵墓的营造与帝王的寿命是成正比的。

乡间公路

霍去病墓

从西安驾车出发,沿西宝高速一路来到兴平,很容易就可以跟着路标与GPS导航来到茂陵。因为出发的早,到达茂陵博物馆时博物馆刚刚开门,除了我们之外只有一组七、八个游客,显得有些门庭冷落。茂陵博物馆实际上并非汉武帝的墓,而是在霍去病的墓(就像昭陵博物馆实际建在徐茂公的墓一样),博物馆不大,建在霍去病墓的边上,显得有些寒酸。茂陵博物馆不似汉阳陵博物馆那样,整个博物馆建在地下,直接展现了汉代帝王墓葬的陪葬场景,堪称国内最有特色的博物馆之一了。

Continue reading »

10月 302012
 

去安阳是因为去邯郸,距离甚近,所以顺路造访。刚好赶上北京被暴雨淹了,尤其是北京西站,让从北京南下的列车多数晚点。幸亏我提前买了张从天津南下的车次,才顺利成行。即使如此,从安阳坐火车到郑州也费了些劲,不停地给北京南下的列车让车,足有一个小时吧。

去文峰塔是因为提前逛完了殷墟袁公林,在火车站附近打法时间的时候发现这做古迹,所以刚好去拜访一下。文峰塔在天宁寺内,所以也叫做天宁寺塔。据维基百科的介绍,文峰塔并非佛教建筑,而是风水学上的建筑,似笔锋倒立而得名。但安阳的文峰塔无论如何也不像细长的毛笔吧……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