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 092016
 

过年回家,刚好在安东街一带吃饭。吃完饭后,不想回家打开地图看看附近有什么可以去转的地方,刚好吃饭的地方距离东郊不算远,我之前又很少去东郊,索性就决定去东郊一趟,也算是散步消食了。在东郊,最著名的古迹就是半坡遗址了,不过我早已去过,没有必要再去,所以就选择了步行可达的罔极寺与八仙庵。

在冬天,西安能有如此晴朗的天气也实属难得,惬意到让人觉得不晒太阳都对不起这样的好天气(当然现在我在盛夏写下晒太阳这样文字都感觉到热)。 Continue reading »

3月 172015
 

卧佛寺是泰国的皇家寺庙,距离大皇宫并不算远,步行上不长的时间就可以到达。泰国是一个佛教国家,在街上随处可见各式佛像,而作为皇家寺庙,自然会是极尽奢华。我不是佛教徒,但这并不妨碍我参观寺庙,更何况我在国内已经参观过不少的寺庙,而佛教国家的佛寺更是不容错过。

卧佛寺建于1788年,因为宗派及历史背景不同,其风格显著区别于中国的佛寺,具有明显的东南亚特色,明显有很多地方是针对东南亚闷热潮湿的气候而设计。

与中国寺庙不同,在泰国很多寺庙并不在乎游客用相机去拍摄佛像,而在中国却对这一点很是忌讳。但事实上,早期佛教并不主张佛造像,不过随着宗教发展,佛教显然发现了偶像在宗教传播中的作用,创作出不同背景的神像。泰国寺庙尽管不太在乎有课是否拍照,但是一般都要求在殿内脱鞋才能进入。
Continue reading »

1月 142015
 

静海寺没有什么名气,我在南京打车,司机师傅都未曾听说过这个地方,只是依靠着路名才找到这里。尽管不为人知,但静海寺还是近代史中不可忽视的一个地方。如果按照徐中约的《中国近代史》从明朝开始讲起近代史,那么静海寺在近代史中的地位会更加重要。

简单的说,静海寺是南京条约的谈判场所。

静海寺位于南京城西北部狮子山下,建于明永乐年间,是明成祖朱棣为褒奖郑和的功德,同时为供奉郑和从异域带回的罗汉画像、佛牙、玉玩等物品,和奇花异木的活株而敕建。赐额“静海寺”。

南京条约的谈判原本在英国军舰上进行,但因为正值八月,气候炎热,所以根据英军中文翻译马儒翰的建议转移到静海寺进行谈判。 Continue reading »

4月 242014
 

扶风豪士天下奇,意气相倾山可移。
——李白

去年国庆节,从上海返回西安,参加本科寝室哥们的婚礼,有幸造访了宝鸡扶风,参加婚礼之余拜访了了位于扶风的法门寺。法门寺实在是太著名的寺庙了,一方面是唐代的皇家寺庙,另一方面是里面所珍藏的佛指舍利。

佛指舍利在唐代便是像奥运“圣火”一样的“神圣”之物,韩愈还因此和皇帝抬杠,写下《谏迎佛骨表》,触怒龙颜,被发配潮州。韩愈也因此在经过秦岭蓝关时写下“云横秦岭家何在,雪拥蓝关马不前”的千古名句,到潮州后又写下《祭鳄鱼文》这样的名篇。当然韩愈的遭遇都算是外传了。

法门寺景区大门 Continue reading »

10月 242013
 

雍和宫是皇家寺院,也是藏传佛教的寺院,新闻里经常会报道北京人民去抢头香。去年12月,趁着去北京开会,与朋友在雍和宫附近小聚,趁机去了一次雍和宫。

冬天树上已毫无叶子踪影,当日北京风很大,吹的也冷。通往大门的通道,在冬天连卖纪念品、香火的商家都少了。正对的是昭泰门,寺庙入口。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