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 102010
 

OYEZ这个网站上,可以找到美国最高法院审判记录,包括答辩状,辩论录音,判决书以及其他一些相关的资料。对于美国最高法院的研究,算是提供了第一手的资料。 尤其以辩论录音做的最好。众所周知,除非特别许可,法庭之内是不得摄像、录音。而这个网站却给出了所有案件的辩护音频,并且配上同步字幕(法学院的同学用来联系英语听力自然是最好不过),实在是一项了不起的工作。

虽然只是老美的最高法院,但我们现在喜欢“言必称欧美”,讨论美国法学界如何如何,所以,这第一手的资料还是很有价值。好吧,我在这里发掘一些为我所耳熟能详的案子。有兴趣可以听听美国最高法院是如何辩论的。

Bush v. Gore
2000年美国大选,可谓是竞争惨烈,一波三折,最后是最高法院“决定”了总统人选。

貌似很多案例都是总统相关的,没办法,谁让人家是一把手呢。

United States v. Nixon
美国诉尼克松,著名的“水门事件”,但凡看过林达《总统是靠不住的》都会对这个案件印象深刻。

最早听说美国允许焚烧国旗,我是震惊不已,当时在杂志上(后来知道此文为张千帆所写)看到这么一句话,引子判决:“事实上,我们今天的判决将加强——而非削弱——国旗在我们社团中理当受到尊敬的地位。我们的决定再次肯定了国旗本身最能反映的自由原则;我们容忍类似詹森在本案的批评,乃是我们力量的标志和源泉。[维护国旗之特殊地位的合适方法,并非去惩罚那些对国家事务有不同想法的人们,而是去说服他们看到自己的错误。]我们惩罚亵渎,并不能使国旗变得神圣,因为如果这么做,我们就淡化了这个令人崇敬的象征所表达的自由。”

Texas v. Johnson
我以为,我们必须旗帜鲜明的反对焚烧国旗,要是国旗都被烧了,我们还怎么旗帜鲜明呢?

关于媒体的言论自由与诽谤,公共人物隐私权与公众知情权,是一对对永恒的矛盾。

New York Times v. Sullivan
这个案件的判决,不光在美国被反复引用,就连国内的有些判决中都能看到引用相关法理,比如“范志毅诽谤案”。所以,这个案例可以说是影响深远。

第一修正案的重要性从“第一”二字就可见一斑,更是媒体的保护伞,更令太平洋对岸的我们觊觎不已。

Branzburg v. Hayes
这个案子其实就是鼎鼎大名的“布莱兹伯格案”,也叫“五角大楼泄密案”,实际上这个案子是美国对新闻界。案件的经过在林达的书里写的精彩纷呈,应该收录在《如彗星划过夜空》一书中。

在美国最高法院的所有案子中,估计没有哪一个会比“马伯里诉麦迪逊”更有名的了,中外法学家可以说是都是耳熟能详。

Marbury v. Madison
关于这个案例的介绍,我还是以为苏力在《制度是如何形成的》一书中介绍的最为深刻。有兴趣可以一读。

案例教学在美国一直是重头戏,而这些案件,可以说是美国司法制度的重要基石,里面闪耀着法官与律师们的智慧,维持着整个国家的框架。难怪托克维尔说:“美国的贵族是从事法律职业和坐在法官席上的那些人。”

12月 072008
 

宪法作为国家的根本法律,其中最重要的目的就是成为该国公民权利的保障书,保护公民的各项基本权利,正如我国宪法第三十三条第三款之规定:“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所以,立宪者往往会在宪法中列举穷尽出若干权利,以示保护。但是,宪法又是一个国家最不易修改的法律, 往往会随着时代之变迁而对于某些权利疏于规定,未能列举。而且,对于个人而言,在社会生活中所涉及到的各项权利十分庞杂,而且每个人要求又不尽相同,如要 一一列举显然有些勉为其难。

而对于未被宪法列举之权利,并不能简单的认为宪法不加以保护,相反,若某些权利可以从当前宪法确定的基本权利推导出来,或是已经涵盖在这些基本权利之中,那么,无论是基于逻辑或是宪法根本目的,此项权利都应该被视为是宪法已经确认并且保护该权利。

根据上述理由,迁徙权作为一项基本人权,虽然并未在一九八二宪法以及以后的修正案中出现,但我国政府已早在1998年就加入了《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 国际公约》(全国人大尚未批准),其中第十二条第一款明确规定:“合法处在一国领土内的每一个人在该领土内有权享受迁徙自由和选择住所的自由。”所以,不 能说我国对于迁徙权的否定,相反,迁徙权更像是一种默示性的权利,并非由我国宪法所明文规定,而是隐含在了我国现行的宪法的条文之中,需要依靠推理将迁徙 权从宪法中推导出来。

全文:宪法中的迁徙权

PS, 本文乃是我第一篇法学论文,格式内容不免有失当之处,往诸位能够多多批评,本人定虚心接受。

2月 272008
 

“公民”与“人民”是我们经常会看到的两个词儿,被拿出来说事儿是稀松平常的,但这两个词儿的区别又是明显的,在法律硕士的入学考试中我深刻领会到了这一点。

“公民”和“人民”是两个不同的概念。
1,公民是法律概念,与外国人和无国籍人相对应;人民是政治概念,与敌人相对应,在不同的历史时期有着不同的内涵。在现阶段,人民是指全体社会主义劳动者、社会主义事业的建设者、拥护社会主义的爱国者和拥护祖国统一的爱国者
2,二者的法律地位也有区别。我们讲“人民的权利”,主要是指人民当家做主的政治权利;“公民的权利”主要是具有中国国籍的人所享有的法律权利。
3,地位不同导致了在享有权利方面的差异。公民中的人民,享有宪法和法律规定的全部权利并履行公民的某些光荣义务。
4,二者的范围不同。我国公民的范围要比人民的范围更广泛,除包括人民以外,还包括人民的敌人。
5,公民通常所表达的是个体的概念,人民所表达的群体。

——《全国法律硕士专业学位研究生入学联考考试分析》P385

看看想想,“人民法院”和“人民检察院”果然不是说说玩的,难怪老鹤若干年前提起把“人民法院”改为“法院”会掀起那么大的波澜。只是,又有多少坏事是打着“人民”的旗帜做出来的?

2月 022008
 

肆虐于中国南方的暴风雪,在最近一周充斥着渠道,从CCTV到南方周末,从新浪到天涯,只要抬眼就可以看到。庆幸自己所处的西安并没有受到太大的波及,所以无论如何也无法相信出南方诸省尤其是郴州市所处的景象,或许电影The Day After Tomorrow里描述的景象离现实并不是太远,或许An Inconvenient Truth被我们忽视了。我不是气象学家,所以不可能知道这次大雪的来历,尽管有诸多人把大雪与拉尼娜、气候变化和Three Gorges Dam联系到一起。

应对这次灾难,官方的反应并非无可挑剔,因为我们不乏横向对比。在印象中,某某国家在遭遇极端恶劣天气后,往往会宣布全国或者国家局部地区进入紧急状态,投入大量力量进行救援、疏散和引导,甚至会对一些权利进行最小程度的限制。诸如2007年10月美国加州的大火,州长施瓦辛格宣布7个县进入紧急状态

关于紧急状态中国自然也是有所规定,根据SARS病毒2003年在中国产生的灾难,2004年1982版《宪法》的的四次修改中,将原先《宪法》中的“戒严”改为“紧急状态”,更加适合现代社会的发展需要,毕竟,“戒严”只是“紧急状态”的一种情形,紧急状态有着更为广阔的内涵。但是,中国缺少一部《紧急状态法》,宪法中关于“紧急状态”的规定并没有得到真正落实。全国人大常委会有权宣布省、自治区、直辖市进入紧急状态,国务院有权宣布省、自治区、直辖市的部分地区进入紧急状态,仅此而已。

时任国务院法制办公室副主任汪永清说过:我国是一个自然灾害、公共卫生事件和事故灾难较多的国家。各种突发事件的频繁发生,给人民的生命财产造成了巨大损 失。党和国家历来高度重视突发事件应对工作,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建立了许多应急管理制度。这些制度对保护人民生命财产安全发挥了重要作用。目前,突发事件应对工作中还存在一些突出问题,某些突发事件的应对还缺少法律法规的规定。我国有关紧急状态的立法应当既适用于紧急状态,也适用于突发事件应对。

在这次灾难中这个缺点显漏无疑,抗击这次雪灾级别的灾难显然不是一个或者少数几个部门(省)就能搞定的活儿,需要有一套完整的制度来动员、施行、通报,以及协调相关各方的工作和进度,尽管《突发事件应对法》里有这样的空间,但还没有专门法律出台来制定。我们有SARS的教训,现在又有了暴风雪的教训,也许一部法律的出台并不能改变什么,但肖扬院长向江泽民主席所提出的“依法治国”,不应该仅仅停留在口号上。

最后但是最重要的:祝所有被雪灾影响的人,平安&健康!

10月 012007
 

今天是个大日子,理由如下(按照时间顺序排列):

首先,今天是中国近代宪政史上公布第一部正式宪法,《中华民国宪法》(曹锟宪法/贿选宪法)诞生84周年纪念日。这部宪法共141条,13章:国体,主权,国土,国民,国权,国会,大总统,国务院,法院,法律,会计,地方制度,宪法之修正,解释及效力。这部宪法条文完备,形式民主,理论上讲是一部出色的宪法。

其次,今天是外公的生日,愿外公生日快乐,身体健康。

Last but not least,今天是人民共和国成立58周年纪念日,祝共和国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