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 032010
 

近些日子翻译了一个老电影,1973年的Paper Chase,中文名叫做《寒窗恋》(取自CCTV对此片的翻译),也叫做《纸追》或者《平步青云》。去年我在博客里就提到过,算是那种非常能激励人,尤其是法学院学生的电影。电影讲述了哈佛大学法学院一年级的学生生涯,相信看完电影人想不努力都难,当然更可能是三分钟热度了。电影中的苏格拉底式提问堪称法律教学的典范,后来反应哈佛法学院的娱乐片《律政俏佳人》中也能窥见一斑,当然没此片严肃。

说起翻译的进度,虽然我只是玩票性质,但也颇为惭愧,这里有个时间表,可以一目了然:

2010-02-09 开始翻译
2010-02-10 翻译了第一个案例,Hart的尴尬
2010-02-11 翻译了一些对话
2010-02-16 翻译了苏格拉底教学法的说明
2010-02-18 翻译了男女主角初次见面
2010-03-14 翻译了潜入图书馆
2010-04-09 翻译了男女主角sleeping together
2010-04-23 翻译了聚会
2010-04-30 翻译争吵
2010-05-01 翻译完成上部
2010-05-03 全部完成,未经校对

翻译前半部分用了将近3个月时间,而后半部分只用了一个下午,让我不得不感慨,人的惰性真的是无穷的。

翻译过程中也算是体会到了翻译的辛苦,除去校对不说,诸多用词以及专业术语现在想来使用还是有瑕疵,如果用功夫的话以后真的应该仔细修正一次,当然也需要大家的宝贵意见。同时也确实发现自己英语长进不少,裸听能听懂大半,有英文字幕就全没问题,但愿能更上一层楼吧。等九月以后看能不能把GRE词汇拿下。

啊,不说废话了,上字幕:

The Paper Chase字幕

1月 252010
 

国内关于网络法的资源实在是匮乏, 所以蹿访至Amazon去找找关于网络法的书,书确实不少,但价格绝对是触目惊心,随便一本就$100。还好勉强找到了Cyberlaw:Problems of Policy and Jurisprudence in the Information Age(查了一下,这本书目前仅知北大、清华和上交的图书馆有借)的试阅章节,看了一下Introduction,发现里面对于网络法提了五个挺有意思的问题,就像《经济学原理》中曼昆总结了经济学十大定律一样可以总领全书,翻译如下:

  • 全球互联网络的崛起,是给我们了一个需要用新方法去思考法律的崭新范式?还只是一个需要去套用现行法律分类的事件?
  • 网络空间的法律,是可以通过互联网内部自发形成?还是必须要由外部强加而来?还有,对网络空间来说,是否可能拥有一套内部的、完全独立于传统现实法律的法律结构?
  • 通过技术构架,可以对网络空间规制到何种程度?这种规制可以在多大程度上,影响我们认识网络空间的原则?
  • 日趋频繁的在线互动在哪些方面改变了个人,企业和政府之间的平衡?这些改变又怎样影响了我们关于法律制度的选择?
  • 如何思考网络空间内法律问题,才能帮助我们更好的阐述关于法理学的宏观议题?

我相信,很多人认为这些问题在中国是不言而喻的,或者是民间破罐子破摔的反抗态度,或者是官方化的热情洋逸的腔调,我不认为这些因为理所当然而产生的惯性思考是有益的。如果想要得到一些更有价值的答案,还是需要下一番功夫的。

很多时候,已经不是再“送法上网”了,而是网络主动来寻找法律,需要法律出面,尽管可能用处不大。上面的那五个问题,尽管提出于数年之前,但在不同立场来看,分歧依旧,这也是网络法有趣的地方。

1月 212010
 

因为本科专业的缘故,所以一早就将自己以后的方向设定为网络法, 希望能够精通,能有些开创性的贡献就再好不过。我也知道,网络法是一个冷门的领域,在中国连研究生方向都没有,更不用说硕士点和博士点了。但互联网作为一个正在重新塑造我们世界的领域,需要法律以及法学的进驻。

有人或许认为网络生来就是自由的“无主之地”,但那也只是最初的状态,“没有任何理由要求它维持原状。”数亿的人拥挤于网络之上,纠纷难免发生,而部分争议很不幸被带入法院,法院又不得拒绝裁判。所以,法律上网了,法学也来了。

早在本科时期,我就读了Lessig教授的《思想的未来》与《代码》,当然是读的一知半解,但也算是入了门。此后关于网络法的书,中国人写的外国人写都看了一些,都有问题,中国人写的网络法的书,着重于从传统法律角度去解释理解,忽视了网络的特性及背景分析;而老外写的书多涉及与美国宪法,总把第一修正案搬出来说事儿,根本就不适合贵国国情嘛。当然我也承认网络法的书籍我所读不多,一方面是这方面关注人本来就少,另一方面是囊中羞涩,看看Amazon上关于网络法的书,动辄上百美刀……国内的书?还是看张平老师主编的《网络法律评论》吧。

国内研究网络法的资源相当匮乏,但聊胜于无,列举一些吧:比如北京大学网络法学院互联网法律中心亚太网络法律研究中心,这两个算是比较靠谱的吧。国外资源就要多一些,比如牛津的Internet Institute,斯坦福的CIS,新南威尔士大学的网络法与政策研究中心,多伦多大学的ONI,哈佛的Berkman Center法豆老师最近在此研究),这些机构每年提供大量的机会邀请各地研究者前去交流,希望以后有机会可以去(当然要去英语过关,最好博士)。

梳理一下网络法主要关注的领域(自认为):网络政治,网络实名虚拟财产,信息网络传播权,管辖权,网络安全……不一而足。这些领域只可能会日趋重要,更可贵的是,还存在大量空白与争议,而人类与网络的接触只可能会日益紧密。

所以,网络法属于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