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 122017
 

坐大巴从耶路撒冷到特拉维夫,不过是一个小时的路程,却是从一座宗教色彩浓郁的城市到了一座充满了现代化与海洋气息的城市。如果不来特拉维夫,我对以色列这个国家的印象一定是充满宗教感的,特拉维夫让我补上了以色列世俗的一面。

特拉维夫的机场距离城市很近,不时能见到呼啸而过的客机

在海边漫步,地中海的咸腥味扑面而来,尽管还只是1月,但仍然有人在海里游泳,算是对禁止下海的挑衅了。海边上进行各种运动的市民也是络绎不绝。

在特拉维夫,基本上可以满足对海滨城市的一切想象 Continue reading »

2月 232011
 

很难讲内蒙古是属于西北、华北、或是东北,毕竟它太过细长,无论是西北、华北、还是东北它都有份。但可以确定,包头就是那西北偏北的城市。毫无疑问,西安是西北重镇(尽管地图上看它位于地图中心),从西安出发,往北行进,跨国黄河,就是包头了。

黄河包头段

原以为黄河是陕西与内蒙分界线,但未曾想到黄河竟然深入内蒙,直逼包头。在火车上,我就一直在想什么时候能够跨越黄河,但只是临近包头才出现黄河大桥。火车轮下的黄河异常宽阔,且被冰封,若是到来春暖花开之时,应该会是气势斐然吧,尤其是在壶口一段。

 

说起来,包头较之其他城市并无区别:灰色的天际、拥挤的人群、满地的小广告、毫无特色的建筑风格,甚至公交车上劝人让座的录音,那语调与用词,都有其他城市别无二致。少许的不同就是门店招牌上多出的一行蒙文小字,应该是地方法规要求的吧。当然每到一处,最大都不同都是车牌从我熟悉的陕A变成了川A、豫B、蒙C之类。在包头,耳边听到普通话的频率远比在西安高,少有奇怪的口音,更没有蒙语。

城市之间的雷同,往往是某些人士进行批评的绝好素材。这种雷同在某种程度上或许是源于单一权力渊源所产生的审美,或许我不该这么上纲上线。算了,也不为这种雷同辩护了。

 

包头号称鹿城,其中有个三只鹿狂奔的雕塑,自从看到这个雕塑,我就打定主意不在包头喝牛奶了。不过即使是号称鹿城,我也是一只鹿也没看到,估计早被猎光了吧。在城市里倒是SUV见了不少,一天见到的SUV比我平时一个月见到的都多,我还是努力盼望汽油税继续上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