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 112013
 

某日,我于地铁上神游发呆,想到今年西安会开通地铁1号线,与已经开通的地铁2号线在北大街站换乘,话说这两条地铁线可不比现在只有一条2号线,那到时候做地铁的人会增加许多,但增加多少呢?

于是我就开始纠结了。当然地铁公司会有个统计数据,但我多半没有权限去拿到这资料,我也不认识数学家,程序员们又不理我这个问题,所以自己动脑。

假设一个城市的每个地点居民的数量相同,居民对地铁的需求相同。同时在有一条地铁线的情况下人流量是1,第二条地铁线的长度与第一条线路长度相同。那么,第二条地铁线开通后,乘坐地铁的人流量是多少?

我觉得可以分类讨论,如果两条地铁线没有换乘站,互不交叉,那人流量只是简单的翻一番,为2。

 

如果地铁线有一个换乘站,那么乘坐地铁的人数就不可能只是简单地增加一倍,人们会充分地利用换乘车站,乘坐地铁的人数会倍增,但会增加多少呢?

除过AB\CD的线路,换成车站的出现同时提供了AEC\AED\BEC\BED的线路,即人流量会是原来只有一条地铁线的情况下的6倍。

扩展到如上图中三条地铁线的规划,那么所形成的线路将是AB\CD\FG,以及AEC\AED\BEC\BED,再加上AHF\AHG\BHF\BHG\CEHF\CEHG\DEHF\DEHG,共15条线路。

 

如果规划出现以上三条地铁线仅有一个换乘站的情形,那么会有不用换乘的AB\CD\FG线路,还有无需绿线的AEC\AED\BEC\BED的线路,增加了AEG\AEF\BEF\BEG\CEF\CEG\DEF\DEG的线路,借助换乘站共形成15条线路,即单条地铁线的15倍人流量。

 

如果上面这张图的情形,也是两条地铁线形成环路,就像北京地铁当初的规划。恕我能力有限,不知道人流量会增加多少,也没有能力去预测多条地铁线连城环路的情形。

但是显而易见,就地铁线路节点的增加,对于地铁人数的增加是几何级数上升的。尽管只是纸上谈兵,但结论依旧是显而易见的,地铁线路的不断开通对于运力将会是显著提升。

11月 272012
 

深圳地铁据称是因为WiFi信号的干扰导致地铁信号系统故障,而电信、移动、联通这些运营商又拒绝地铁公司要求屏蔽的要求。法律怎么看这个问题?即使解决这个问题用不上法律,但讨论一下也是大有裨益的。

《物权法》第50条规定:无线电频谱资源属于国家所有。也就是说,无线电频谱是民法意义上的物,WiFi所属的频谱当然也是物。还这样说:无线电管理局其实和房管局差不多,是管理不同“东西”的部门。

毫无疑问,和土地一样,无线电频谱是极为有限的资源,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FTC)对频谱是进行拍卖,价高者得到相关频段。Google就曾出资数十亿美元竞拍,还是未能夺标。从新闻上看,地铁讯号和WiFi均是使用公共频段,在地铁不提供WiFi的情况下用户的WiFi设施会自动搜索空闲频道,而这会与地铁信号使用的频道相冲突。

既然之前一直用土地的比喻,那么这里不妨继续用:地铁里WiFi使用的公用频段就像是“无主之地”,对了,在伟大的祖国是“普天之下,莫非国土”,土地的比喻似乎不太合适。算了,用无主动产来比喻吧。物权法规定……什么,物权法没有规定……立法空白……物权法规定无主物也是国家所有,orz。

算了,不纠结这些细枝末节了,就当是一条道路,当然是国家所有,但各种车辆都可以随便上路,后来国家制定了《道路安全法》,规定了一些车辆的优先:比如消法、救护、警用、公交,其他车辆必须让行。这些车就像是地铁通讯所需的频段,需要一定的优先级保障社会公益服务的先行。就像工信部《关于公众对讲机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里,“禁止在机场和飞行器上使用公众对讲机 。 禁止与公众电话网、公众移动通信网互联。”

我没有找到一个深圳地铁条例之类的东西,所以不知道地铁对无线电频谱有何规定,即使是有这么个条例,也可能根本就没有规定这个问题。地铁公司当然可以通过技术手段,提供自己的WiFi,但还是难免会有乘客带上3G无线路由器,对信号进行干扰。地铁公司如果能申请到专门频段当然再好不过。有了专门频段,还应当在管理条例中做出专门规定,对于违反的乘客给予行政处罚。

还有,那个要求运营商屏蔽3G信号的方案简直蠢透了,法律上凭什么啊?但实际上这么操作谁又可能去抗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