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 222012
 

法的门前有一位守门人。有一个乡下人和同路人来到门前,请求进入门去,为法效力。但守门人说你不够格,只有同路人可以进去。乡下人的同路人之前已经无功而返的来过一次了,这次进去了。乡下人想同去,但被死死的阻挡在门外。守门人说:

你总会进得此门。下次或许会有好运。

乡下人没有能力收买守门人,只能铩羽而归,归途同路人不再同路。

乡下人第二次来到法的门前,守门人没变,阻挡着乡下人进到门里去。乡下人这次费力很多口舌,花了很多时间,而守门人却不为所动。这次,守门人说:

你若进去又能怎样,我这看门却是很好一差事。

乡下人没得法子,只得下次再来。

乡下人像上次一样,费力许多力气,也没能获得守门人的许可,乡下人也没有勇气绕过此门去其他地方看看,但又不甘心像之前一样空手而归,但却是无可奈何。

这扇门不是为你开的,你若是是其他地方,或许会如鱼得水。

乡下人根本就不管法律门后是否有合适的水,只当自己是脱离海洋走上陆地的爬行动物。乡下人不知道下一次来会获得什么样的结果。

乡下人再一次来到法律门前,这次看上去只是例行公事,晕晕乎乎的象征法律门前走去,守门人这次依旧懒洋洋地靠在门旁,看到乡下人走进只是微微抬了一下眼皮。乡下人也不敢打扰守门人,不知不觉乡下人已经走过了守门人,进入了法律之门。乡下人不知道这是如何发生的,只知道自己是快见到法了。

蠢货。

守门人暗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