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 302014
 

在2014年读了77本,相对于前几年来说算不上多,当然谈数字是没有意义的。按照惯例(201320122011201020092008)在年底要简单谈谈过去一年里读过的书。

科学

加来道雄教授的《超越时空:通过平行宇宙、时间卷曲和第十维度的科学之旅》是我在2014年读完的第一本书,也是今年看过的最好的书之一。读罢此书,有种“朝闻道,夕死可矣”的感觉。书中提出了十维空间,当然是远超我想象力所能及的,但是论证方法却另我印象深刻:只有引入十维空间的概念,才可能让一些物理学上的假设得以成立。这本书看的半懂不懂,也算是对《三体》系列最好的回顾且是对《星际穿越》最好的预习。说起“三体”,今年有幸和刘慈欣合影了,算是今年最大的收获之一了。

Liu Cixin

奇点临近》我没有认真去看,只是花了一个下午草草翻完。人工智能的潜在威胁开始被越来越多地提及,没有人不担心“终结者”的来临,对人工智能的恐惧一直都不亚于对外星人的恐惧,“机器人三定律”这样的理论。人工智能的发展不过数十年的时间,而人类在未来或越来越多地倚赖人工智能。而人工智能超越人类可能也只是时间问题。《与机器赛跑》也是同一主题,买了电子书来看,我只是希望,律师的工作不会被机器所取代。

小说

在网上看了紫金陈的“谋杀官员”系列,小说别出心裁,从小说伊始就告诉了读者凶手是谁,犯罪方法是什么再设置一个更大的谜题。而最新一本的《坏小孩》则完完全全地展示了人性之恶,实在是近年来读的最好的侦探小说。

历史

“罗马人的故事”从去年看到今年终于看完了,后面几本书的故事只有一个主题,罗马走向末日,而基督教走向兴盛。没有不散的宴席,只有唏嘘不已。长期以来都很想去伊斯坦布尔,但读完“罗马人的故事”,想去的地方就只有罗马了。

也读了一本惊世骇俗的The 10,000 Year Explosion:How Civilization Accelerated Human Evolution,从基因的角度讲了人类历史,像《枪炮、病菌与钢铁》一样颠覆了历史的研究方法。

法律

没什么好谈的。

12月 032010
 

LiuCixin.png

抽了点些时间,在看完《三体III·死神永生》后把全部三体系列翻了一遍,用了点时间,整理了一个“那个世界”的年表,包括了“地球往事”系列三部曲的大部分时间点,没有把最后大结局的时间加进来,毕竟那时也就没有时间了,也没有把《球状闪电》加进来,那个不好统计具体年份……

整理过程中发现其中似乎有一些矛盾之处,比如时间线的衔接,人物的出生死亡年份,但这些毕竟是小问题,此文没有特别标注出来。

当然这只是一个不完整的时间线,如发现任何错误和不足,欢迎诸位添加、修改,提出各种意见。如果没看完小说,建议就不要往下看了,毕竟这是完全剧透的

魔法时代
  • 1453年5月03日16时 高维碎片接触地球
  • 1453年5月28日21时 碎片完全离开地球
  • 1453年5月29日07时 “魔法师”狄奥伦娜死亡
  • 1453年5月29日傍晚 拜占庭陷落

Continue reading »

12月 012010
 

 

两年多以前,我一气儿看完了《三体II:黑暗森林》,用了六个小时。而“死神永生”,从昨天激动的盼到发货,到开心的入手本书,再到读了不到十分之一就已经赞不绝口,最后到读完以后感慨万分。用了八个小时,这八个小时的旅程让感到不虚此行,两年多的等待更是物超所值。

当第二本看完时,我并未期望“三体系列”能够超过阿西莫夫的“基地系列”,但是,当看完“死神永生”,我发现这本身给我的震撼已然超越阿西莫夫那“没写完”的《基地》。刘慈欣笔下的宇宙,远比阿西莫夫笔下的银河更加残酷,哈里·谢顿预测了人类的未来,但罗辑却看见了人类的末日。“基地系列”的基础是那部《罗马帝国衰亡史》,而“三体系列”,把数学和物理定律当作了创作的根基。

从“毁灭你,与你有何相干!”到“把海弄干的鱼不在”,宇宙的残酷性被抽丝剥茧般的展示出来。爱与和平从来都不是历史的主旋律。如果认真统计一下,中国历史中,处于大一统的和平幸福年代远少于动荡不安的分裂时光。在《三体III:死神永生》,也是该系列的最后一部中,罗辑苦心营造的恐怖平衡瞬间灰飞烟灭,甚至不值一提

我们对于外星人的想象总是有根有据,最早设想成类似人类的模样,有手有脚,口鼻方正。后来发现这这假设过于飘渺,才改变了外星人的描述,昆虫类的外星人多了起来,比如《星际争霸》里的虫族一样。再后来又有了些进步,纪录片中开始依据幻想中的外星环境创作外星生物,当然还是我们传统概念上的生物。到霍金,就更加扩大了生物的可能,指出外星生物可能以我们完全想象不到的形态存在。“三体”中从未描述过外星人的样貌,这种零碎无关紧要,但却让我们对外星人充满了最恐怖的想象。

英语中有个说法,叫做beyond one’s wildest dream,直译过来就是超越你最疯狂的梦。如果阅读“死神永生”的过程是Cobb一伙给我织梦的话,那么毫无疑问他们已经把对宇宙的恐惧深深植入我的脑海。如果说曾经我对“宇宙无限,浩瀚无垠”充满向往的话,那么我现在一定是感觉冰冷异常,危机四伏。人类太过脆弱,摇篮之外的世界我们知之甚少,无数双虎视眈眈的眼睛正在四处打量。

当下次夜间看书脖子酸痛,仰望星空之时,我一定会抱怨大刘毁了北航校歌中那美丽、和谐、充满爱的星空。

6月 062008
 

对于刘慈欣的《黑暗森林》,那可是期待依旧了,自从看完《三体》后就开始盼“黑暗”,盼“森林”……虽说不指望大刘能达到阿西莫夫的高度,但就中国科幻小说来说,《三体》与《黑暗森林》无疑都是出类拔萃的,还有,你总不能指望阿西莫夫的小说以中国为背景吧。

关于结局,以及黑暗森林的含义,似乎保密工作做的不是太好,看了过半就隐约猜出了“黑暗森林”的含义,但此丝毫未影响本人阅读之兴致。拿回此书,就像当年读丹·布朗的小说一样,一气儿读完,六个小时搞定,估摸着这也是创造了我看小说的速度记录了。 害人的大刘啊……害得我现在又开始期待“地球往事”的第三部了,又得是若干年的等待……害人不浅……

写科幻小说的,都有个毛病,就是喜欢捣腾出若干个定理出来,这事儿阿西莫夫干过两次,搞出个“机器人三定律”和“心理史学两前提”,这次大刘也来了这一手,弄出个“宇宙社会学公理”:

一、生存是文明的第一需要。
二、文明不断增长和扩张,但宇宙中的物质总量保持不变。

又用了俩名词,“猜疑链”和“技术爆炸”,成为了整个《黑暗森林》的核心(不加累述,免得剧透)。但有一点必须指出,在科幻小说里,这种公理、定律和前提都没有什么好下场,最后都是被找出漏洞,然后加以运用,以保证续作能写下去,就像“机器人三定律”后来被找到“第0定律”,“心理学两前提”被找到第三前提。可以预见,在“地球往事”的第三部里,一定会发现“宇宙社会学公理”的第三条,要不就是找到这两天公理的漏洞,写科幻小说的都这路数,还有大刘对于阿西莫夫的敬意(《黑暗森林》里有对于“基地系列”致敬的桥段),也多半会这么干的。当然了,我是猜不出来第三公理是啥,要不我就去写科幻小说了。

看完此书之后,方干回味无穷,科幻小说总是天马行空,激发想象的,只是现在,《海底两万里》这类小说更像是预言,而非科幻。那么,我们是不是应该准备对付外星人了,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