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和国 – 花间半壶酒
10月 012009
 

一万年来谁著史?三千里外欲封侯。
——李鸿章

共和国,60岁生日快乐。虽然你这60年的经历颇为坎坷,national day尤其是在前30年,做了很多自己都不愿承认的蠢事,不过幸好,后30年还算大富大贵,我才有机会在这里心平气和的写下此文,抒发自己的爱国情怀。一个人的祖国总是无法被选择的,爱国似乎也就成了没有理由的义务,所以,爱国最应该有的表现就是“爱之深,责之切”了。

回首60年前的往事,我们总会对共和国的诞生与民国的败退唏嘘不已,甚至还会用“如果……就会……”的句式高谈阔论一番,就像每一个政权的一样,共和国的诞生也是无数必然与偶然的结合。如果你仔细倾听的话,60年前的诸多言论依旧振聋发聩:“我们已经找到了新路,我们能跳出这个周期率。这条新路,就是民主。只有让人民起来监督政府,政府才不敢松懈;只有人人起来负责,才不会人亡政息。”

领袖其实早就将路线图制定好了,但显然我们没有去按图索骥,甚至有些时候是南辕北辙。“人民”,多么大的一个词,所有的机关单位都被灌上“人民”的字眼,把“为人民服务”挂在嘴边。如此固然不错,只是更应该“听其言,观其行”。但遗憾的是,如此来自于人民由下到上的监督效果并不理想,至少在制度构建内的效果不怎么样,要不“网络上访”为何如此风行,希望通过人肉搜索主持正义。网络正义的风行并非是因为网络有多么伟大,反而说明了固有监督制度的悲哀。

60年的历史,我们总喜欢把一位位领袖的名字高高挂起,广大人民要“紧密团结”在其周围,因为我国最伟大的哲学家,思想家,法学家,经济学家,从来都是我们领袖,是像“老大哥(Big Brother)”一样的全能人物,我们要不停地学习“讲话精神”。人民,似乎只是成为了注脚。

尽管有时是天才在引领前进,但“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创造历史的动力”。整个社会的基石,不是领袖,更不会是公仆。我们往往又本末倒置,公仆翻身做了主人,恨不得“梦回大秦”去“以吏为师”,其实也差不多了,现在不就有孩子梦想着去当贪官吗?尽管我们痛恨贪污,但我们更加羡慕那些不受制约的权力,痛恨只是因为自己不曾拥有,恨自己投胎不好。

人民,这个历史的主角,不应该只作为“死跑龙套的”穿梭于舞台,更不应该莫名其妙的就被“带了表”,让坏人们假以“人民”的名号去做坏事。人民,更应该作为舞台的导演,行使自己的权利与权力,给世界证明一下:Any government of the people, by the people, for the people shall not perish from the earth。不要反证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