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 192016
 

哦,基督,世界的统治者和主宰,此刻我将这座城市、这些权杖,以及罗马的强力奉献于你。
——君士坦丁纪念柱上的铭文

君士坦丁纪念柱也被称为“被烧之柱”,可能是伊斯坦布尔最重要的文物。自从这根柱子被立起来的时候,这座城市就已经不再是拜占庭了,而成为了“新罗马”——君士坦丁堡。这根柱子正是君士坦丁大帝为了迁都而建立的,象征着罗马帝国的中心来到了欧亚大陆的交汇之地。

公元330年5月11日,第一位信仰基督教的罗马皇帝——君士坦丁大帝将罗马帝国的首都设在拜占庭,并带着一堆基督教圣物(发生饼和鱼奇迹的筐,抹大拉的马利亚的雪花石膏油膏罐,她用香膏为耶稣洗脚,来自特洛伊的雅典娜木制雕像)以及埃及带来的岩土,设立了君士坦丁纪念柱,这里可以说是拜占庭帝国的开始之处。在纪念柱上,甚至一颗来自“真十字架”的钉子。

至此,拜占庭成为了君士坦丁堡。

1779年的地震和大火摧毁了君士坦丁纪念柱周围的街区,留下黑色烧焦的痕迹,因而也得名被烧之柱。

我在伊斯坦布尔的第二天,就遇到了漫天飞雪,因此也就只能在老城区附近随便转一转,从索菲亚教堂博物馆走到纪念柱并不算远,坐轻轨的话也只是一站路的距离。在老城区步行有助于加强方向感,尤其是在有Google Map帮助的情况下。实际上,在轻轨上我数次经过了这根柱子,但只有这一次算得上认真参观。如果不是这根柱子对这座城市有特殊的意义,那么从美感上来说是它绝对比不过跑马场的那三根柱子。

而这根柱子,也只是我在伊斯坦布尔第二天行程的开端了。因为大雪,只是匆匆去了大巴扎、苏莱曼尼耶清真寺、伊斯坦布尔大学,随后就回酒店谁午觉了。

3月 282016
 

地下水宫是现在伊斯坦布尔能看到的不多的拜占庭时期的遗迹之一,距离圣索菲亚博物馆并不远,很容易找到这里。因为在地下,所以景点的门脸可能没有那么显眼。地下水宫原址是一座教堂,经过两次大火焚烧后,由查士丁尼大帝于公元527-565年统治时期所建下令改建为水库,目的是为了城市遭敌人围困时有充足的水源。

整座水宫长140米、宽70米,366根高9米的粗大科林斯式石柱支撑着巨大的砖制拱顶。 Continue reading »

2月 112016
 

君士坦丁堡的城墙是世界上最有名的城墙之一了,讽刺的是有名之处在于被攻陷的历史意义。在被攻陷之前,君士坦丁堡的城墙一直都被称为世界上最坚固的城墙,在长达千年的时间里从未被攻陷。而最终君士坦丁堡城墙被攻陷,是世界文明史上具有标志性的事件,世界史的教科书绝对不会忽视这一章。导致了一连串的后果,西方人开始失去地中海的控制权(主要是威尼斯人),为了与遥远的东方贸易不得不开始探寻新的航路,进而开启了“大航海时代”,更重要的是罗马的荣光就此烟消云散(实际上早就散了)。

如果看过君士坦丁堡的地图就会知道,君士坦丁堡三面环海,风急浪高,不利于登陆作战,只有西面邻接陆地,而君士坦丁堡也正是在西面修缮了完善的防御工事,堪称牢不可破。实际上,在君士坦丁堡的最后时刻,希腊人与意大利来的雇佣军在寡不敌众的情况下,依旧依托城墙防御工事,长期抵挡了穆罕穆德二世的进攻。 Continue reading »

1月 262016
 

长期以来,伊斯坦布尔都是我最想去造访的城市之一,早在初中时期玩《大航海时代2》,就知道伊斯坦布尔的绒毯到-雅典的美术品这样的黄金线路。而伊斯坦布尔这样充满异域风情的名字,光是听上去就足够吸引人了。再加上伊斯坦布尔独特的地理位置、丰富的历史以及作为东正教圣地无一不是对外有着莫大的吸引力,无论是拜占庭、君士坦丁堡还是伊斯坦布尔三座城市叠加起来的文化积淀,少有其他城市能够比拟。

在前往伊斯坦布尔之前,因为IS在伊斯坦布尔袭击德国游客制造自杀式爆炸,让我曾认真地考虑过是否要放弃这趟行程。但多年以来对伊斯坦布尔的向往让我还是按照计划前来,甚至还去爆炸发生地凭吊了一番。而在伊斯坦布尔的街头上,也全然没有恐怖袭击发生后常见的“肃杀”的紧张氛围。

圣索菲亚大教堂博物馆

考虑到游览方便,毫不犹豫地选择在老城区订了酒店,在步行的范围之内,就可以抵达我此次伊斯坦布尔之行的大多数酒店,而博物馆通票(Museum Pass)更是利器,只要85里拉就可以在120小时内畅游市内几个主要的博物馆。

伊斯坦布尔的日出

因为飞机降落时间以及时差的缘故,在凌晨飞机落地后到酒店只睡了两三个小时遍起床了,拉开窗帘虽然天色还未亮起,但透过路灯可以清楚地看到纷飞的雪花。但到了天亮,坐电梯到酒店顶楼的天台上去吃早餐,竟然惊奇地发现天空湛蓝,刚刚日出,雪花也同时在空中飘洒,海鸥在空中飞翔,远处是圣索菲亚博物馆以及博斯布鲁斯海峡,实在是难得一件的情景。或者说,光是这样的景色就值得来伊斯坦布尔了。

从苏莱曼尼耶清真寺看海峡对岸

而到了第二天,竟真的赶上了伊斯坦布尔大雪纷飞,再也没有阳光下雪花飘舞的奇景,大雪中的伊斯坦布尔倒也是有着难得的景致,套用流行的话说:“伊斯坦布尔一下雪就成了君士坦丁堡”,呃……这样说反倒是显得矫情以及俗不可耐了。

蓝色清真寺

在伊斯坦布尔游览,我只恨自己的历史知识不够丰富,尽管来之前我早就看过几部关于伊斯坦布尔的纪录片(Simon Sebag Montefiore的《拜占庭:三城记》、John Romer的《拜占庭:失落的帝国》),也在盐野七生的“罗马人的故事”里面留意过拜占庭和君士坦丁堡的故事,更是专门看过《1204年君士坦丁堡的陷落》,土摩托写的土耳其的故事也没少拿出来看。但是仍然感觉自己是“书到用时方恨少”,面对街上接二连三的遗址感觉到自己的无知。

圣索菲亚大教堂博物馆里面的猫

我从来都认为,外出旅(行)游(览)的意义在于:不要把自己从身边所获得的经验当作理所当然。出国旅游更是如此。在另外一个环境下,可以看到世界上其他地方人们的生活习惯,衣食住行,有些细节非亲历而不能观察。在来伊斯坦布尔之前,我就知道伊斯坦布尔的猫多,古迹也多,但没有想到的是伊斯坦布尔的书店之多,竟能和猫咪的数量相提并论(仅限于我住的这一条街上)。不同于香港寸土寸金所产生的“二楼书店”,伊斯坦布尔竟有大量书店“堂而皇之”地在旅游区所经营,着实令我咋舌。

我是西安人,对古都有着天然的亲近感。西安人总喜欢说西安是什么莫名其妙的“世界四大古都”:开罗(实际上古埃及的首都是孟菲斯)、罗马、雅典(希腊是城邦制,根本就没有首都)与长安,还煞有介事地建立了百度词条,里面莫名拿伊斯坦布尔凑了第五个,实在是缺乏历史常识。另外还有说法是长安是丝绸之路的起点,伊斯坦布尔是终点,实际上丝绸之路并非是想象中的一条长路,从起点一路走到终点,而是由大量贸易线路拼凑起来的商路,其中断断续续,终点在哪里取决于商业利益在哪里。

伊斯坦布尔守在欧亚大陆上要冲之地,历史上不同时期不同文明、不同宗教、不同民族在这里所留下来的痕迹是最宝贵的一笔历史遗产,也让这座城市在我眼里散发着别样的光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