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八四 – 花间半壶酒
7月 192008
 

眼瞅着全地球瞩目的奥运会就要召开了,如此喜庆的盛会本人自然也要有所表示才行,遂本人现贴出大作家George Orwell的《体育的精神》一文之节选,以恭祝本届奥运会平安顺利召开;同时,对于北京人民在奥运期间容忍的种种不便,本人仅代表自己给予精神上的深切慰问。以下是正经文章,Here We Go~

当我听人们说体育运动可创造国家之间的友谊,还说各国民众若在足球场或板球场上交锋,就不愿在战场上残杀的时候,我总是惊愕不已。一个人即使不能从具体的事例(例如1936年的奥林匹克运动会)了解到国际运动比赛会导致疯狂的仇恨,也可以从常理中推断出结论。

现在开展的体育运动几乎都是竞争性的。参加比赛就是为了取胜。假如不拚命去赢,比赛就没有什么意义了。 在乡间的草坪上,当你随意组成两个队,并且不涉及任何地方情绪时,那才可能是单纯的为了娱乐和锻炼而进行比赛。可是一量涉及到荣誉问题,一旦你想到你和某 一团体会因为你输而丢脸时,那么最野蛮的争斗天性便会激发起来。即使是仅仅参加过学校足球赛的人也有种体会。在国际比赛中,体育简直是一场模拟战争。但 是,要紧的还不是运动员的行为,而是观众的态度,以及观众身后各个国家的态度。面对着这些荒唐的比赛,参赛的各个国家会如痴如狂,甚至煞有介事地相信 —— 至少在短期内如此 —— 跑跑、跳跳、踢踢球是对一个民族品德素质的检验。

本段仅代表原作者的立场(原文链接),与本BLOG立场无关。

最初读到此文是在当时背诵《新概念英语4》的时候,起初并未意识到这是Orwell的文章,后来感觉文章立场怪异才注意到作者,未曾想到作者竟是写出《一九八四》的George Orwell,近日恰逢临近奥运盛事,遂将此文与诸君分享,普天同庆,不亦乐乎?

4月 162008
 

偏见一旦为自己找到理由,它就会从容不迫。
——Willam Hazlitt

经常可以在媒体上看到,陈水扁向台湾民众宣布对岸每年要增加若干枚瞄准台湾的飞弹,然后媒体再大发评论,诸如中共亡我之心不死,打压台湾,种种……紧接着台湾民众生活在飞弹的阴影下,大抵就是这个套路。

台湾被飞弹瞄准,这是事实,但全世界被核弹瞄准,这也是事实。被飞弹瞄准的不是只有台湾,但凡是个重要城市,就会被运载核武器的弹道导弹瞄准,以确保相互摧毁。只是那些被核弹瞄准的地区的领导人不会像陈水扁那样,没事就向民众爆料说瞄准我们的飞弹有增加了多少。

陈水扁是聪明人,不断向民众提醒来自对岸的威胁自然是有好处的。当存在一个强大的外部压力的时候,增进内部团结是一件相对容易的事情,抗日战争时期国民党与共产党站在一起就是一个极好的例子。某种程度上来说这是一个转移矛盾的技俩,把可能的内部矛盾转化为外部矛盾。甚至会不惜制造出一个敌人,就像《一九八四》里面的那句名言:战争即和平!

说得再远一点,这种树立敌人的技俩为海峡两岸所热衷,只不过“威胁”台湾的是飞弹,而“威胁”中国的是西方媒体。看看最近大陆的网站,尤其是各门户网站的头条,多是关于奥运圣火在伦敦,巴黎,旧金山如何受到打压,当地华人华侨如何义愤填膺,得出“结论”,西方资本主义列强果真是忘我之心不死,闹得这边是爱国主义热情空前高涨。一个“严峻”的国际环境或许真的能够促进安定团结吧,只是,德国社会主义工人党领导下的德国也很团结。如同一位网友所说: “20世纪30年代美国没有法西斯化是人类的大幸,希望中国也能继承这种幸运。”我能做的,只是祝中国好运……

2月 182007
 

读完《一九八四》,不禁让我背脊发冷,冷汗直冒。这也许是一本科幻小说,但它带来的思考远比科幻要多得多,也许是所谓的“窒息”的感觉,或者说是“如坐针毡”。

“战争即和平,自由即奴役,无知即力量”从全书一开就出现,做为“党”的口号,贯穿全书。这三则口号看似矛盾,但在作者的笔下却又那么合理,这三句话在全书最后一章做出解释,仿佛匕首挨着脖胫。我们的社会真的象它宣传的那样吗?“谁能控制过去就控制未来,谁能控制现在就控制过去”“和平部负责战争,真理部负责造谣,友爱部负责拷打,富裕部负责挨饿”。

绝望!比喻一下,读过《一九八四》的感觉就好像《MATRIX》里面觉醒的人类面对成山的人类电池的感觉。如果在入党前读一遍本书,估计入党的人数会减少一半,这以前好像是禁书来着。

……

对了,这应该是一本恐怖小说!

2月 162007
 

昨天去中山买了本书——《一九八四》,一直想看的书,据说是某某法学院入学必读。
这书是一九四八年写的,在当时也算是科幻小说了,准确的定位应该是政治讽喻小说,预测了大洋国(应该是映射苏联)在一九八四年的生活。
刚看了一章,但发人深省,其中有这么一句话:全部历史都像一张不断刮干净重写的羊皮纸。这一工作完成后,无论如何都无法证明曾经发生的伪造历史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