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 012016
 

上海的古建筑相对于它的近代史遗址算不上多,或者说上海根本就不是参观古建筑的去处。但好在上海还是有一些免于战火的古建筑(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比如真如寺正殿,罕见的元代建筑,距今近八百年历史。本来打算周末专门造访,因为坐地铁从敝校出发没几站路就到了,但临时因为去普陀区法院办事,刚好路过,所以顺道参观一趟。

1979年大修时发现大殿内额底部写有“时大元岁次庚申延祐七年癸未季夏月己巳二十乙日巽时鼎建”字样,因此确定真如寺始建于1320年,因位于真如镇而得名。真如寺的山门、后殿、偏殿毁于“八·一三抗战”,唯有正殿留存。因此,真如寺正殿也是江南地区不多的元代建筑。虽然经过多次翻修,但该殿梁、枋、斗拱等主体结构大部分仍为元代原物。1996年真如寺大殿被国务院公布为第四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Continue reading »

10月 072016
 

对罗杰·克劳利的“地中海三部曲”是久仰大名,之前因为刚去完伊斯坦布尔抓紧读完了《1453:君士坦丁堡之战》,书中的各个地点历历在目,令人印象深刻,尤其是伊斯坦布尔的城墙让人唏嘘不已。而趁着国庆假期读完《财富之城:威尼斯的海洋霸权》完全是因为这本从图书馆借的书到期了,不甘心没看完就还回去。

当然,这本书完全也是我以后去威尼斯旅行时的指南,把威尼斯正式列入了旅行清单(说的我好像真的有这么一个清单一样),至少知道了更多的关于威尼斯的背景知识。

一点读书的记录:

“利益与荣耀”是威尼斯殖民视野亘古不变的主线。威尼斯沿用了拜占庭的税收制度,管理则反映着威尼斯自身的形象。是欧洲第一次发展、扩张殖民的经验,用海上霸权维系各个殖民地,对殖民地人民的福祉大体上漠不关心,高度中央集权,对殖民地经济剥削,是未来欧洲殖民活动的彩排。威尼斯一度主宰了世界贸易。

相对于土地,威尼斯人更加重视控制战略性航道的港口、商埠和海军基地。他们要求领地距离海岸线不超过及盈利,威尼斯人要的是控制航道。好让东方的货物进入威尼斯大运河。但威尼斯人没有兴趣让当地人接纳他们的理念。在威尼斯人控制的水道中,博斯布鲁斯海峡最重要的之一,连接地中海和黑海,博斯布鲁斯海峡是热那亚与威尼斯角逐的中心。1204年以前,意大利人被禁止进入黑海,1206年,威尼斯人在克里米亚半岛建立了贸易站。

14世纪开始,威尼斯发展处了海外贸易模式:贸易由集体组织,并由国家严格控制,目标是赢得经济战争,通过制海权,威尼斯人建立了自己的垄断市场。14世纪开始,随着航海图、罗盘的发展,新的操舵系统船舶设计给威尼斯带来了新的机遇,船只无论季节都可以行驶于地中海。新型帆船也被制造出来,商用桨帆船在兵工厂制造,是国家财产,但通过拍卖承包给私人,让国家和人民都可以从商业活动里获益。

威尼斯是当时世界上唯一的政府政策完全符合经济目标的国家,商人阶层和政治阶层没有隔阂。整个国家由企业间运行,权力有三大中心——执政官宫殿、里亚尔托和并观察,分别代表政府、贸易与军事所在地,由同一个统治集团管理。威尼斯人最先理解了商业规则:供求关系、消费者的选择、稳定货币、准时交货、理性的法律和税收。

威尼斯官员服务的条件明确界定。总督职务的方方面面都有严格规定,随从人数、他们用来维持日常所需的仆人和马匹数量(不能多也不能少),用金钱精铁和他们的权力界限。总督被禁止参与任何商业活动,不得带家属赴任。执政官本人被严禁从外国人手里收受任何贵重礼物。威尼斯的宗旨是集体负责制,打开甘地亚财务室的房门虚掩三把钥匙,分别由三个不同的财务官保管。克里特岛公爵需要三名顾问的书面同意,才能批准一项决议。

威尼斯政府坚持不懈地与关于渎职行为做斗争;档案里到处都是谴责、问询、罚款、弹劾以及拷问犯人的命令。威尼斯本质上是世俗社会没有令其他民族皈依的计划,也没有传播天主教的政策。威尼斯对殖民地可以做到宽容仁慈,但京畿道压力无处不在,各殖民地是经济博学的对象,苛捐杂税不断,没有人能够逃避威尼斯对压榨。

威尼斯所有的决定、交易、贸易契约、遗嘱、法令和判词都被记载下来,共同组成国家的历史记忆。这些文件间整理国家的中央管理。殖民地的各级官员有很多机会体验威尼斯审计的严谨与无情。司法是耐心、铁面无私与冷酷无情的,没人能逃避审查,对公爵的审查与对铁匠的审查一样客观公正。检察官的权力几乎不受任何限制。

圣马可广场的利亚尔托大钟固定了工作日模式,航运模式则由季节规律控制。威尼斯人认为可靠的交货时间非常重要,可以增加外国商人的信息,让威尼斯成为各国商人的最佳选择。威尼斯人以极强的逻辑运作着他们的体制,法官被要求尽可能透彻的确定作案动机,并且使用恐怖的刑讯来获取真相。从当时的标准来判断,威尼斯人具有强烈的正义感,司法相当公正。威尼斯人的世界观里,高利贷不是罪过,海盗行为才是,利润则是一种美德。威尼斯是一家合资企业,一切是为了经济利益,立法毫不动摇地维护人民的经济利益,立法也不断调整。

达迦马1499年从印度绕行好望角返回欧洲,让威尼斯人目瞪口呆,被认为是他们听过最坏的消息。印度的香料可以从新航路直接到达里斯本,这条航路虽然面临更高的航海风险,但是无需面对叙利亚和苏丹的领土,没有层层关卡和课税。不仅是威尼斯,整个传统航路贸易网络都注定衰落,开罗、黑海、大马士革、贝鲁特、巴格达、黎凡特、君士坦丁堡都面临威胁,地中海被绕过。1502年,威尼斯人甚至打算挖一条地中海到红海的运河,为埃及提供财政支援,但埃及政府的衰落让计划无法实施。而葡萄牙在1511年政府马六甲,更是扼住了威尼斯的咽喉。威尼斯也开始更加重视工业,而不是航海业,越来越多的人开始留恋陆地,而非海洋。

威尼斯作为中央核心,使得欧洲与东方两个经济系统联系在一起,在东西半球之间输送商品,促进崭新的品味产生和选择概念的形成。威尼斯为日后英国与荷兰的殖民提供了榜样,但也提供了教训,供应链脆弱不堪,海权难以维系原有的殖民地。

9月 252016
 

母校的博物馆应该是在我毕业后的一年——学校110年校庆时候修好的,之后就断断续续开放,在校时就听说博物馆里有些不错的展品,但自博物馆建好后也没什么机会去参观。我又不是一个留恋母校的人,很少会回以前的学校,不过为了新近向公众开放(之前只对在校生开放,而我已经是公众了)的西北大学博物馆,我专门回了趟母校。

博物馆外景

在太白校区,因为读书期间一直是在长安校区,所以对太白校区并没有太深的感情。不过当年研究生的复试就是在这个校区进行的。

博物馆门票,凭身份证免费领取 Continue reading »

9月 182016
 

在曼谷,没有理由不来大皇宫参观一下。在曼谷国家博物馆晃悠了一个早上之后,吃过午饭,顶着一月份的酷暑,穿过浩浩荡荡的中国旅行团,徒步跋涉来到大皇宫。我去大皇宫,纯粹是例行公事,到了曼谷没有理由不去如此知名的地方,显然我对一大早优先去的博物馆性质更浓一些。

曼谷街头

大金塔 Continue reading »

9月 132016
 

在年初的时候,我还在抱怨国内没有像美国那样的法律科技行业的论坛(比如Legal Technology Forum/Legal Tech Asia/ABA TechShow/Legal Tech NY)。而事情的发展总是超出我的想象,没过几个月,律新社就和我们凯原法学院联合举办了“2016中国新兴法律服务产业高峰论坛”,让国内法律科技行业的企业们汇聚一堂。

除了我们通常所说的思想碰撞以外,法律科技行业的掌门人们纷纷大吐苦水,哀叹法律科技行业创业之艰难。

一、谁来买单

不以盈利为目的的法律科技创业就是耍流氓,没有任何一家法律科技企业的主要目的是为了让法治的光环普照四方(这种情怀最多是次要目的),目的一定是挣钱,让自己的投资有所回报。所谓几年不求回报,无非是无法找到可持续的盈利模式罢了。

互联网经济的盈利模式经常被戏称为“羊毛出在狗身上,猪来买单”,即用户可能不是盈利的来源。在这里我无意去捋请在法律服务市场中谁是狗、谁是羊、谁是猪,但其中所涉及到的最终可能买单的群体屈指可数:

  • 作为法律服务的提供者的律师或律所 ;
  • 作为需求方的用户;
  • 第三方,主要包括政府、电信企业、银行等;

这也是目前新兴法律服务盈利的三种模式。由律师或律所为法律服务买单,实际上是源自于自身的需要,以华律网为例,其盈利大多来源于律师的会员费。律师通过缴纳会员费,获得在平台上更多的展示机会,从而获得更多的案源,这样的模式非常类似于北大法宝。另外,像北大法宝、万律、威科先行这样数据库的一类重大买家就是律师事务所或者律师协会。

用户作为法律服务的需求方,理所当然应当付费,尤其是在律师们普遍抵制免费咨询的情况下。但是,用户目前通过法律服务平台付费的意愿恰恰也是最弱的。无论是撮合交易还是专业的解决方案,法律服务在用户的眼里似乎应当是免费的,至少是不应该收那么多钱。在我之前写的《用户需要什么样的法律服务平台》一文中,法律电商在推荐律师时有两个关键问题需要解决:(一)让用户有机会能够合适的描述自己遇到的法律问题;(二)根据用户的描述推荐合适的律师。但这两点没有一个容易做的,前者依赖于面向用户良好的交互设计,而后者依赖于对律师的精准画像。

第三方付费的模式已经有了实践者,比如百事通的法宝网就是与政府、银行、电信机构进行合作,让用户可以及其低廉的价格获得法律服务。易法通也通过与建设银行开展合作,入驻建设银行的手机银行,希望借此导入大量的用户。这种通过第三方的模式或许是最符合互联网精神的商业模式,第三方要么提供补贴要么导入流量。

二、低频与高频

在会议上,蒋勇律师等人不断提到法律服务是一种低频且高附加值的需求,并强调这是在线法律服务的难点。但低频与高附加值的特点并不为法律服务所独享,像房产、机动车交易也有着同样的特点,不过房产、机动车交易的平台发展水平、受资本关注的程度远胜于法律行业。因此,低频与高附加值并不应该成为法律科技行业发展裹足不前的借口。

而所谓法律服务低频,对于用户来说确实如此,一般人终其一生有意识地去接触法律服务的机会不算太多。但换个角度,律师同样需要法律服务,需要使用专业数据库进行检索、也需要合适的平台推介自己,找到匹配的需求。而这个需求对于来说是高频的,每天都存在。因此,才会有华律网借助律师对法律平台的需求获得利润。

律师对法律服务的需求远不止于专业的数据库与平台,对于其他一些辅助类型的产品同样有着需求。比如为创业企业自动审议投资意向书审阅的简法帮。用户可以在简法帮的网站上上传投资人提供的投资意向书,网站会立即对其中的条款以批注的形式进行解释:

虽然简法帮还无法做到专业律师那样对文件进行有针对性的审议,但足以对法律文件中的条款进行详细的解释说明。此项功能实际上就是律师日常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律师完全可以通过使用该服务来节省自己雇佣律师助理的成本,并在此之上对投资意向书进行更有针对性的解读,以更有效率地为用户服务。

另外像推之,本身可以面向用户进行一些交通事故、劳动纠纷、婚姻家庭基础的咨询工作。用户根据情况,填写所面对的问题,推之会自动生成法律意见。推之关注的领域也是一般律师最容易被咨询的领域,律师同样可以使用该服务,并且省去自己查阅法条的时间。而且,这也是推之目前的发展方向,即与律师事务所合作,以解决律师事务所为这类咨询消耗太多资源的问题。

律师本身对法律的熟悉,对法律类的新产品使用起来会有事半功倍,提高自己的工作效率。所以,律师本身对这样新兴的法律产品有着高频的使用需求,只不过这种高频的需求并没有伴随着高附加值。

三、竞争

这几年,雷军关于“风口与猪”的名言已经妇孺皆知,而法律服务行业始终都未能上天,这恐怕不能怪罪于风力不足,多少毫不靠谱的行业都已经在天上翱翔已久,而法律服务或许正是因为其厚重的历史与传统导致自己迟迟无法随风上天。历史与传统难以舍弃,或许改变自身的空气动力结构,优化自身模式才是上天揽月的唯一途径。

在未来,新兴法律服务行业的竞争会变得空前激烈。竞争的参加者并不只是来自于行业内部,更是有圈外人的参加。一旦新兴法律服务行业盈利模式变得清晰,资本将立刻裹挟着无比强大的技术杀入战斗。而来自法律行业以外的力量,所带来的改变可能才是决定性的,无论是萨斯金教授还是蒋勇律师都认为像人工智能、大数据这样的技术可能会改变法律服务行业。

据说服务法律新兴产业是一个估值超过5000亿的大市场,但在找到开采工具之前,只能让这座金矿继续沉睡下去,传统的手工作坊模式远无法应付如此体量产业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