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 112007
 

罗马与汉朝,是两千年前这个星球的两极,当时在这两个王国内的许多人物、思想,事件都对以后甚至是现在产生了深远的影响。罗马城与长安城,毫无疑问,分别就是这两颗皇冠上的明珠,从中也许可以分析下它们对后世的一些影响来,可能这是窥一斑而知全豹,也可能是一叶障目,无论如何,还是得看一下吧。

提起罗马的建筑,最著名的无疑就是它保存至今的大竞技场了。而长安城,相信就是皇帝住的建章宫了,没听说有比它更出名的了。

罗马的大竞技场是为普通市民的日常娱乐而建立(虽然皇帝也会去),而建章宫是只许皇帝待得地方了。让我们用叶子障一下目,得一个结论:罗马是市民的城市,而汉朝是皇帝的朝代。

中国一直到鸦片战争前也还是世界上最富裕的国家(1820年中国的GDP超过了西欧、美国、俄国和日本的总和,占全世界GDP的比例达1/3之多),但那时我们的人民,也许应该说是皇帝的臣民们并不富裕,大多数财富集中到了皇帝手中,“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嘛。而欧亚大陆的另一端,随着“民权”的愈加受重视,腾飞,这应该就是在摆脱中世纪黑暗后,继承了罗马的市民思想。

最富裕的国家输给一群穷国,的确是不可思议的事情,但我们确实做到了。

大家富才是真的富。钱也只有在走起来时候才有它的价值。

2月 092007
 

Richard Stallman简介
美国国家工程院院士, GNU工程以及自由软件基金会的创立者、著名黑客,自由软件运动的精神领袖,为自由软件运动竖立了法律规范。如今自由软件已经在世界范围内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在计算机工业、科学研究、教育等领域,显示出了极大的价值和生命力。

仅仅是处于娱乐的目的,胡戈动了凯歌的馒头。虽然胡戈没有像皇帝的新装里那个小孩说凯歌什么也没穿,但凯歌对此还是非常生气。我想,在凯歌生气,怒斥胡戈“不能无耻到这样的地步”的一刻,也扎碎了自己的馒头碗。起初,我以为只有国人在关注这个事情,直到有一天,我收到了Richard关于此事件的邮件,才意识到,在西方国家,也有人关注此事。于是我就此事对Richard Stallman进行了专访,从法律和道德伦理的角度探讨了我们能否动凯歌的馒头。下面是对话的全文。

徐继哲:
最近,中国的网友都在讨论馒头血案,非常热闹。连你也知道了这个事情,我感到有些意外,你是从哪得到了这个消息?为什么如此关注呢?

Richard Stallman:
西方有报纸刊登了这个事情,我恰好看到了。他们认为这是一件奇怪的事情,但我认为这件事情非常重要,主要有2点原因,首先,我很爱开玩笑,尤其喜欢这类恶搞,因此当有人威胁要起诉这类事情时候,我感到非常气愤;其次,我一直都非常关心过于严格的版权法对公众造成的伤害。

徐继哲:
你看过《无极》或者《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么?更喜欢哪个?

Richard Stallman:
我都没有看过,我从来不买DVD。为了对公众进行限制,DVD都以加密的方式发行。他们以为无法写出能够播放DVD的自由软件,但是Jon Johansen做到了,但美国政府正审查这个软件。所以我只有2个选择,要么私下得到这个软件,要么抵制DVD,(笔者注:Richard只使用自由软件)我更倾向于抵制DVD。电影公司一直都试图让版权法变得更加严格,所以,我更不会花钱看他们的电影了。理论上,我可以通过P2P网络来获得这两个片子,我也一直认为,P2P共享是符合道德伦理的,应该被合法化。美国电影协会一定认为我是他们的敌人,或许他们正在找借口来起诉我。所以,我还是不看了,其实,除了坐飞机的时候,我几乎不看电影。我认为书籍是更好的朋友。

但是即使有人把破解的电影从门缝下面塞给我,我还是看不了,因为我不懂中文。将来如果《馒头血案》有英文字幕,我还是想看看,我想我会喜欢它。但这并非关键,即使没有看过这两个片子,也不妨碍我们在这里讨论的是道德伦理问题。道理很简单,人们有权利做这类恶搞的事情,这是言论自由的重要组成部分。虽然目前美国在人权方面没有太好的例子,但在一些具体的领域做的还是不错的。对于这类恶搞的行为,美国的版权法认为这是“正常使用(fair use)”。在你想进行恶搞之前,无须向某些人获得许可,这是合法的。

徐继哲:
众所周知,你在1985年创立了自由软件基金会,启动了GNU项目,一直是自由软件运动的精神领袖,很早就认识到了专有软件的危害。你鼓励人们互相分享软件的源代码,让大家能够自由的学习、拷贝、修改和发行计算机软件。可否从这个角度谈谈你对艺术创作的观点?软件开发和艺术创作有什么区别和联系?我们该如何鼓励自由和创新?

Richard Stallman:
软件是一种讲究实际的艺术,写一个程序的目的不是让它看起来好看,而是要完成某个具体的工作。这使得我们在从拷贝或者版权法的角度来看待计算机软件的时候,处理方式要与其他事物有所不同。

对于计算机软件(以及像百科全书、教科书)这类实际使用的东西来说,每个人需要如下4种基本自由:
1、运行软件的自由;
2、学习软件源代码,以及按照自己的意愿修改的自由;
3、拷贝的自由;
4、再次发行软件的自由;

如果你没有拥有这些自由,那么在你日常的活动中,你将失去对计算机的控制,事实上,程序的开发者控制了你。

艺术工作则是另外一回事儿,它不是为了做某个具体的工作,它有自己的目的。因此,我不认为人们有发行修改过的艺术作品的自由。但在使用艺术作品方面,人们应该拥有如下2项基本自由:
1、出于非商业目的,完整分发拷贝的自由,比如:通过P2P网络共享;
2、为了创作另外一个从整体上完全不一样的作品,引用一个已经存在的作品的一部分的自由;这就是Larry Lessig所说的“remix”,这是艺术发展的重要组成部分。

其中,第2点就包括了像《馒头血案》这类的恶搞。虽然我没有看过这2个片子,但我认为,恶搞同严肃艺术一样,都是对社会的重要贡献。从这点来说,你会发现,我并非是完全反对版权法,我不想完全废弃它。如果有人出于商业目的,发行了凯歌的电影,或者利用《无极》做了一个与《无极》非常类似的东西,凯歌完全可以起诉他,或者向他收费。版权法必须被设计成符合公众的利益,如果不尊重这些基本的自由,那就太严格了。

徐继哲:
现在一些律师、专家认为胡戈侵犯了《无极》的版权,所以从法律的观点看,如果胡戈被起诉,他们认为胡戈会败诉。但是绝大多数网友却支持胡戈,你如何看待这一现象?

Richard Stallman:
这说明为了更好地服务公众,尊重大家的权利,中国的版权法可能需要修改,并且人们已经意识到这点了。像其他国家一样,中国应该抵制像WTO这样的组织所带来的负面压力,毕竟,这些组织只是想抑制各个国家。

徐继哲:
现在人们在谈论版权、专利、商标等问题的时候,经常使用“知识产权”这一个词语来一语带过,在讨论馒头血案的时候,表现得也非常明显。我认为这是一个不好的趋势,容易造成更大的混淆,你如何看待此问题?

Richard Stallman:
说版权法和专利法就像说中国和印度一样,根本就是两个完全独立的东西。如果再用此类比说商标法,就好比是亚美尼亚。设想,如果人们不再区分中国、印度、亚美尼亚,而是统一说成亚洲,那么就会得到一个混合的错误印象,人们还以为自己了解了亚洲。比如,人们会认为亚洲人(亚美尼亚)大多信仰基督教;大多数亚洲人(印度)说印度语;用筷子吃饭(中国)。所以,最终人们得到了这个结论:亚洲人是说印度语、用筷子吃饭的基督教徒。我很难想象会有这样的人存在。所以知识产权这个术语会让大家陷入困惑。当一个人和你谈论知识产权的时候,要么他已经被迷惑了,要么他正试图迷惑你。因此,我们要单独思考版权、专利、商标等问题,不要再使用知识产权这个词语。

徐继哲:
你相对胡戈、凯歌以及中国的网友说点什么呢?

Richard Stallman:
首先,我要恭喜胡戈这次非常成功的恶搞。希望胡戈不要就此道歉,恶搞是对文化的贡献,没有人需要对此道歉。对于凯歌,我想说他应该学会自嘲。或许我没有凯歌出名,但也经常有人通过画我的卡通图片来做这类恶搞,对此我感到非常有趣,而且我还会给那些作者写信来交流这类事情。当然也有一些让我非常生气,我也会告诉他们的作者,但是我从来没想过要起诉他们,我希望你也不要这样做。对于中国的网友,我希望你们继续坚决地支持胡戈,这有助于帮助凯歌认识到什么才是正确的行为。

徐继哲:
谢谢你的精彩观点。到现在为止,我也不知道胡戈是否已经被起诉。但我同样希望凯歌能够学会自嘲,将来创作出更多的优秀电影。希望胡戈能够更加勇敢、冷静地面对来自各方面的压力。从这件事情,我们再次看到:智慧在民间,公平在民间!

最后,谢谢Richard接受我的专访,希望将来我们能够有机会谈谈自由软件运动的一些最新进展,比如GPLv3,谢谢!

Richard Stallman:
好的,对此我充满期待!

2月 092007
 

在我国贯彻“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这一司法原则时( )
A.可以不再以党的政策为指导 B.仍然要以党的政策为指导
C.有时也要以党的政策为指导 D.由司法机关决定是否受党的政策指导

答案:B
解析:本体考察“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的司法原则与党的领导关系,实际上是考这一司法原则的相对性。若设计一多项选择题,也能考出学生的差距,但由于本题考查角度过于单一直观,因而属于简单认知类,一般学生凭常识即应选B项。

2月 082007
 

高官被抓以后在哪里审判?不是在本省,而是在外省异地审判。原河南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王有杰,原安徽省委副书记、省政协副主席王昭耀,分别在湖北、山东接受审判。

刑事审判的原则本是属地审判,但我们对于这些高官却特殊“照顾”,送他们去外省受审,想必是有其原因的。稍微想一下,就可以得出以下原因,无非是因为这些前“高官”们在他们的本省权大势大,不能保证对他们的审判正常进行,即司法公正在他们身上无法体现。

换句话说,我们对于我们司法制度不信任,不相信我们的制度足以公正的审判这些前“高官”。想想,这是何等的悲哀,就连我们的最高法院都不相信现存制度足以审判高官,必需要兴师动众,劳师远征到其它省份。看起来“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几乎成了一句空话。

司法的不独立也许是这问题的一个原因,司法不独立,导致各种各样的势力可以通过各种各样的途径影响审判。按照贺卫方老师的想法:司法独立的前提是法官独立,尽量保证没有人能够影响到法官的裁决,保证法官的俸碌,职位,社会地位。

司法独立这个话题还不是我现在所能架持的了的(笑)。千言万语一句话,希望高官的异地审判不要无休止的进行下去。

2月 082007
 

1。 “我们已经劫持了这辆汽车,车上有50名律师,马上给我们准备5000万美金和一架直升机,1小时之后,若我们还看不到钱和直升机,那我们将每隔5分钟放一名律师下去。”

2。 一名牧师和一名律师死后同时来到天堂。上帝给他们分配了新的住处,律师住在一座豪宅里,环境优美,空气清新。而牧师的住所虽然也不错,但比律师的要差了许多。
牧师便问上帝:“为什么律师的住所那么好?”
上帝答到:“能来这里的律师太少了。”

3。一个男人打电话找他的律师讲话。
女秘书:对不起,XXX律师前两天去世了。
第二天这个男人又打电话找他的律师讲话。
女秘书:我已经告诉过你,你的律师去世了。
隔一天,男人又打电话找他的律师讲话。
女秘书不耐烦地:你是怎么回事?我告诉你几次了,你的律师死了!死了!懂吗?
男人:是的,我懂,我只是喜欢听到这个消息。

4。有一个工程师死后到天国报到.天国守门人看了看他的档案,说:“你走错地方了,所有的工程师都应该到地狱报到.’虽然觉得不太对劲,他还是乖乖地都地狱去报到了。
在地狱住了几天之后,他觉得地狱的温度太热,住起来相当不舒服,于是动手设计了一套空调系统,使得地狱不再水深火热了.过了一阵子,他又觉得地狱的运输系统不方便,所有又设计了一套捷运系统.然后他又觉得地狱生活太无聊,于是又设计了电视和Internet.于是地狱的生活水准经过他的改进之后,己变得相当舒服了。

为了要向上帝夸耀地狱的进步,撒旦用最先进的影像电话打电话到天国.上帝接起电话,看到撒旦之后说:“你的气色看起来好极了,到底怎么回事?”
撒旦说:“我们这里最近收了一个工程师,他把我们这里改进得比天国还舒服呢!”
上帝说:“不对呀,工程师都应该上天堂的,你们一定在手续上动了手脚.我劝你最好赶快把他送过来,不然我要找律师告你!”
撒旦听了,忽然大笑不已.上帝很纳闷,问撒旦:“你在笑什么?”

撒旦好不容易才停止大笑,说:“你以为律师都在哪里?”

5。在一列开往欧洲的火车上,同一车厢里坐着一个俄罗斯人,一个古巴人,一个美国商人和一个美国律师。
途中,俄罗斯人取出一瓶伏特加酒,逐个给大家斟酒,然后将剩下的半瓶往窗外一甩。“你这样不太浪费了吗?”美国商人惊奇地问。“俄罗斯有的是伏特加。”俄罗斯人非常骄傲地说,“我们根本喝不完。”
过了一会,古巴人拿出几根哈瓦那雪茄分给同伴,他自己也点燃了一根,可没吸几口就把它扔出了窗外。美国商人又奇怪地问:“我想古巴的经济并不怎么景气,为何这么好的雪茄就给扔了呢?”古巴人满不在乎地说:“在古巴,我们有的是雪茄,怎么也抽不完。”
美国商人沉默了一会儿.突然站起来,抱起身边的律师,硬把他塞出了窗外。

6。“什么叫遗憾?”
“一辆载满律师的车翻滚下山,车上无一人生还。”
“唉!真遗憾。那什么叫可惜呢?”
“可惜车上有一个座位是空的。”

7。法庭上,律师正在盘问作证的警官:“你有没有看到被告在案发现场?”
警官回答说:“没有,我是从搭档那儿知道的。”
律师接着问:“那么你相信你的搭档吗?”
“当然。”
“你在警察局有自己的更衣箱吗?”
“有啊。”“你每天去巡逻前都把它锁上吗?”
“是的。”
“既然你那么相信你的搭档为什么还要上锁?”律师得意地问。
警官镇静地回答道:“因为警察局里不仅有警察,还有许多律师走来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