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 262010
 

通常来说,进入法学院学习的人,对于科学都不会很精通,因为很多人选择法律作为学习的方向,就是因为搞不定数学——所有科学的基础。尤其是自近代以降,专业分工越来越细, 即便是有科技法和知识产权中会用到些许科学知识,但基础科学与法律还是渐行渐远。

当然,现在基础教育如此发达,哪怕是中国的文科生,都会接受过最基本的科学教育,会知道地球是圆的,宇宙起源于大爆炸,世界是由原子组成,诸如此类的常识性问题。相信很多法律人的科学素养绝不仅与此,但即便只有这些科学知识,看上去也不影响他们作为律师执业,作为法官审案,作为议员立法。常识性的科学知识足矣另法律人应付现实中的大多数法律问题。

在法律的范围内,对于物体的分类无需深入到原子层面,根据原子排列的不同将物体分为不同种类。对于犯罪嫌疑人的犯罪动机也不会深入到分子生物学的层面。所谓术业有专攻,没有法律人会去刨根问底。那么,我的问题来了,对于网络法的研究,是否有必要深入到代码层面?哪一层代码?

同样都是最底层的内容,法律人往往会忽视原子的特性,那么对于代码的特性呢?是否能够视而不见,用我们现有的法律去套用即可。就像Cyberlaw这本书里序言里的第一个问题全球互联网络的崛起,是给我们了一个需要用新方法去思考法律的崭新范式?还只是一个需要去套用现行法律分类的事件?

这个问题其实起源于美国关于网络法的“马法之议”:Frank H. Easterbrook法官(联邦上诉法院)早在1996年芝加哥大学的网络法研讨会上就提出:

网络法的意义就同“马法”——即关于马的法律——差不多。“马法”是一个必要的法律部门吗?显然是否定的。马的所有权问题由财产法规范,马的买卖问题由交易法管束,马踢伤人分清责任要找侵权法,马的品种、许可证、估价和治病均有相应部门法处理……如果有人企图将之汇集为一部“马法”,那将极大地损害法律体系的统一性。他指出,因特网引起的法律问题具有同样的性质。网络空间的许多行为很容易归入传统法律体系加以调整。为了网络而人为地裁减现行法律、创制网络法,不过是别出心裁,没有任何积极意义。他侃侃而谈,“请大家回家”。

(刘晶新,《法治网络法是“马法”吗?》)

如果说因为互联网深刻的改变了世界,那么所以需要网络法,那么马也是如此,在人类文明史上,马为人类提供了驼具,为农业生产提供了动力;马是骑兵的基础,让推进速度大幅度提高;马同时也是交通工具,也让这个世界变小了。所以,从发明的影响上来讲,似乎不是互联网自立门户的理由。

但是,假设我们之前从未享受过马匹带来的便利,马儿又突然出现,我们是否需要一套专门的法律制度去规范?我想多半是的,就像汽车的发明给整个公共交通以及市政建设的法律规范带来的改变一样。或许某天考古学家会发现,马法真的曾经存在过……

回到最开始的问题,为什么法律人可以不去理会那些基础学科,那是因为那些基础知识早已成为我们常识中的一部分,已经有了足够的理解。我们在我们所熟知的物理定律中生活了数十万年,即便没发现,那些物理定律也是我们的一部分。但网络不一样,是一个崭新世界,互联网上满是全新的“物理”定律,影响着每一个接触互联网的人。对于传统法律的修修补补很难适应人们的要求,更何况,这种修补也无法把握互联网的本质。

所以,互联网给我们了一个需要用新方法去思考法律的崭新范式

  19 Responses to “网络法与原子科学”

  1. 此文甚好。观点独特,本网想转。特请作者批准。

  2. 恩,貌似很深刻,再看一遍!

  3. 剖析的很深刻,似乎都是关于“法”的,慢慢消化中

  4. 研究犯罪嫌疑人的动机,是心理分析

    不管利用什么工具犯罪,动机始终始由一个人的情感所生

    代码再高深,也不过是一种伎俩,这是有生产力发展到一定阶段所决定的

    可背后隐藏的仍然是千百年都不曾改变过的那些贪欲,那些仇恨,人的本性决定的,如果你愿意,是那些原子的不同组合

    这是我对你提出问题的理解,不涉及其他东西,欢迎交流

    • @王辉, 关注人没错,但有些时候更需要关注发明如何改变了人
      贪欲,仇恨这些本性在新发明下是如何表现出来。

      或许真的互联网没有那么大的影响,但谁知道呢?

  5. 网络法是需要一个新的范式,但是这种新如何新,新到什么程度,是否真的要用代码?我觉得还是应该抓住网络的实质,而不是用什么工具去分析这个实质。就像一个程序,你要抓住的关键是其本身的核心,而不是我们使用什么语言来编写了。
    就像你说的”但网络不一样,是一个崭新世界,互联网上满是全新的“物理”定律,影响着每一个接触互联网的人“ ,我们现在是Web2.0,以后到3.0,4.0……,现在的很多表现手法,例如代码,是否还重要呢?
    对于这类比较disruptive的innovation,你可以看看Clayton M. Christensen写的The Innovator’s Dilemma系列,他给出的思维方式可以借鉴。

  6. 你还别说,这种变态研究还真有,“用分子生物学研究犯罪嫌疑人的犯罪动机”。既然犯罪动机是思维,也是神经信号,那这种信号是不是也有遗传调控呢?
    我不同意”但基础科学与法律还是渐行渐远“,应该说是接近,尤其是专业性法律。至于分解到什么程度,单靠学习法律是无法控制好的。要不很多法学院招生喜欢一些非本专业的学生。

    • @Raul, 能够进行那种变态研究的都是牛人,而且是大牛啊~

      专业法律也很少用到基础学科,立法的速度远远跟不上科技的速度。在传统领域就更是如此了。更多是当作常识。

      • @时雨, 呵呵,是啊,搞那些的是大牛。需要懂分子,神经生物,纳米材料,电信号传导,采集,分析。而且分析样本更是难找。
        这两天回来忙死了,一堆堆的事。你的T准备如何?

      • @Raul, 一样忙
        最近博客都没时间更新了

  7. 可以说基本没看懂,我要加强学习了。

  8. 互联网行业个别方面存在法律的盲点

    盗版…侵权…etc~

  9. 恩,网络业需要法律

 Leave a Reply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required)

(requi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