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 172007
 

最近刚刚读完《梁漱溟的最后39年》,对于一句话: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特别有感触,我们现在又有多少人能够做到这一点?几乎没有。所有的天才都绝迹了,没有人能够再“仰天大笑出门去”,也没有人能够再“千金散尽还复来”。都是一些“摧眉折腰事权贵”的奴才。

我们身边多是些奴才,要不就是些蠢才,还有一些是庸材,最多再有几个人才,没有一个天才。所有的天才,在小学阶段就被扼杀了,扼杀后,在中学,开始培养庸材和蠢才,最后终于到了大学,OK,恭喜你,奴才培养正式开始。

即使是北大,也不可能再让辜鸿铭与陈独秀共存,我们的大学,都被阉割了。一个副部级的大学怎么能做到专心学问,因为我们不知道该称呼校领导是“部长”还是“校长”。

 Leave a Reply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required)

(requi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