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 302009
 

古时候,大家写诗写文章,总喜欢引用典故,也就是掉书袋子,好好的一句话里面加了好多层意思,比如李白《将进酒》中的:“陈王昔时宴平乐,斗酒十千恣欢谑。”economics 就引用了曹植的典故。后人用典也是越用越多,以至于普通人看上去简直是不知所云,自己文人的小圈子倒是津津乐道。

我们现在使用术语也有这种趋势,无论哪个学科,随着专业化水平的不断提升,术语是随处可见。想想看,我们竟然连CPI这种专业词汇都掌握了。其实这也不是什么坏事,并非像Ptolemy君所言必须要提倡“平易的中文”,对于术语的应用更有利于圈内人的交流,比如法律人之间,许多复杂的概念比如说“法律事实”你就可以用“一词以蔽之”,没必要把每个概念像教科书那样把大段的解释搬出来,节省大家的时间。

当然了,对于术语我了解的很少,法律之外的术语更少,所以,我了跟上潮流,还是学习一下术语了。

帕累托最优是指资源分配的一种理想状态。假定固有的一群人和可分配的资源,如果从一种分配状态到另一种状态的变化中,在没有使任何人境况变坏的前提下,使得至少一个人变得更好,这就是帕累托改善帕累托最优的状态就是不可能再有更多的帕累托改善的状态;换句话说,不可能再改善某些人的境况,而不使任何其他人受损。

经济学理论认为,如果市场是完备的和充分竞争的,市场交换的结果一定是帕累托最优的。

这是挺美好的一个概念,尽管我们只能无限的接近。这个理论其实可以套用到知识产权领域,面对盗版泛滥的中国市场,最经常听到的声音:要么是高唱免费的赞歌,说盗版有理,盗版促进了文化传播,让许多人有机会接触最先进的生产力,互联网的介入让这种声音越发强烈;要么是高举版权的大棒,说要保护版权人的利益,以购买正版后的道德优越感来压人。无外乎如此。

其中是否第三条路?我们说版权的保护要达到一种平衡,一种版权人利益与公众利益的平衡,这个平衡点或许就是帕累托最优,在不损害版权人利益的情况下,增加公众利益,听上去很美好,但仔细思考一番大多都会以为这是天方夜谭。

当我们说盗版侵害了版权人的利益,往往以盗版的销售量作为统计依据(如果可以统计出来的话)。但实际上,大量的盗版购买者是否真的侵害到了版权人的利益?未必,要侵害版权人的利益,必须是消费者因为购买盗版的原因而没有购买正版,这样才让版权人的收入减少,但实际上,众多的盗版消费者根本就没有购买正版,如果没有盗版,他们也不会去购买正版,这部分人会选择其他的替代产品。所以,实际上盗版造成损失远没有那么大。更多的时候是为了高举正义旗帜所为而进行。

帕累托最优要求市场竞争充分,那么盗版算不算充分竞争后市场的反应呢?或许盗版本身就是一种合理的存在。如果版权人不想被盗版搞的那么尴尬,完全可以自己发行一部分免费版,或者不同价格的产品以适应市场。就像微软在不同国家的不同价格一样,针对不同收入人群提供不同价格。当然这种政策又缺乏可操作性,但不这样的话,盗版还是继续存在吧。

话虽这么说,但版权的帕累托最优如何实现,还是不甚了解,但基于如此思路肯定不会错的太远吧,估计这法经济学就是这么研究的吧。当然知识产权我以后会慢慢分析学习。

PS.著名的“二八法则”也被称作帕累托法则,帕累托果真牛人啊。

下期术语:马太效应……

  14 Responses to “那些我不懂的术语(一)”

  1. 完全不懂……

  2. 能有如此高质量的发言是我的荣幸,虽然我不太能看懂,可惜理科功底不够那。

    • @时雨, 幸会幸会。其实我一直觉得,要把经济学真的看懂,还是要从其数学基础入手。许多在初级经济学教材里面直接用的东西,在高级的经济学教材里面都是从最底层的逻辑开始证明的。

    • @时雨, 呵呵,数学阿!毕竟经济金融能归入理工类,而且对数学要求那么高,还是有道理的。出来了这么长时间,学到的最关键的东西其实就是一条,看清楚事务背后的理论或者说是真相。不论是实用学科,还是理论学科,最终你的成就,还是部分的取决于理论高度阿。例如一个简单的事,吃饭,这个过程。什么是吃饭,估计n多的学科,力学,生物学,反应/催化,传递,经济学都能给出各种解释。但如果想深入,还是从分子动力和能量的角度看进去会更好。这也即是为什么看到的在其他的学科内涉及分子动力和能量的文章能发在好的journal上了。

  3. 我觉得就事论事较好了。给Ptolemy建议,不要针对人评价。每人都有其自身的观点,而且作为凡人,无权去评述他人的思维深度。

    帕累托法则感觉从逻辑上看有点问题啊
    “一群人和可分配的资源”,我们假设人数(i)和每人原有资源数(Mi),重新分配的资源数(Ni),没重新分配前总资源数为T1=M1+M2+…..+Mi
    重新分配后 T2 = N1+N2+……+Ni
    “在没有使任何人境况变坏的前提下,使得至少一个人变得更好” 这就产生了问题。
    没有变坏,那从逻辑上就是说是等于 or 大于,也就是说所有的Ni〉=Mi
    如果资源总数不变,T1=T2,从所谓的dynamics稳态角度分析,Ni = Mi
    “至少一个人变得更好”,那就是大于了。如果有任何的一个Ni〉Mi,必然会出现一个Ni〈Mi的状态。所以假设不成立(针对闭合系统)。如果说使用资源引申,那就是另一回事了(实际上是开放系统)。
    所以,对于盗版和其他的很多问题,其实是一个开放系统,对于开放系统,本来就很难使用system optimization。而制订的政策时,我们无法完全使用开发系统。使用的属于一种可以被称为pseduo-open system,必然会出现政策的难以执行。pseduo-open system的无限极限是open system,所以我们只能接近优化,但不能达到了。

    • @Raul, 分析得很好。我有点补充的。
      那就是,按你的逻辑帕累托法则应该是要使得N1>M1的,但是也有可能所讨论的市场一开始就是最优的,所以没有必要继续变得更优。
      其次是,资源的分配或许会使得某个人所得到的资源变成M1>N1,但是问题是谁利用这个资源创造了更多的别的价值,这样或许创造出来的东西分配后会更加多吧。
      意思即是,M1=x,但是,M2=x*x,这样的话,给M2更多资源,创造出来的东西应该更多。再通过交易,应该是会增加总量的。
      可能我的分析有点问题,望见谅。我是外行。

      • @maxSonic, 呵呵,你说的不错
        如果刚开始就是最优,当然不用分配了。从能量的角度讲,这已经是能量最低的状态了。如果再次分配,必然会消耗更多的能量而且没出现更好的结果(能量在这里广义点吧,不要特指什么energy的)。套用我们伟大的Gibbs的理论,分子运动趋于能量最低的稳定态。我们扩展一下,事物的发展向最佳的分配了。

        你说的如果是能使其创造出更大的资源,我赞同。这也就是我上面所说的open system(或是pseudo-open)。这下面的讨论较为复杂,涉及到多种情况。真要写,估计也不是几万字能说清楚的。但我们的社会是处于一个open system下的,无时无刻不处于变化中。所以帕累托法则在这种情况下很难说是否能成立(简化以下,N,M,i 3个参数变化不定,很难用什么原则来表述,也可能我没找到这样的原则了)

        所以,帕累托法则我认为,对于isolated system不适用,对于open system不能简单地表述为那样。如果使用这样的原则能使80%的重新分配达到所说,那就一定是牛人了。

      • @Raul, 怎么感觉你是学量子力学和统计物理的,呵呵。这方面的东西一般人很难学,而且国内的教材一般得很,看起来很累,汪志诚那本已经看到头大了。
        我觉得帕累托法则在其论文里面的表述应该是很完整的,但是现在的网络或者某些入门教材才把这术语变得简单吧。不知道是不是如此。就像遂穿效应,一般的科普的解释都是很简单的,但是比较难的教材里面则是所了好几页的。

      • @maxSonic,hehe,我还真不是学这个的,不过对数学模型和量子,动力学这边感兴趣了。你是学那个的么?这些东西不是说非要怎么看懂,关键是给你一种思维罢了。想看教材的话,还是多看看英文的吧。
        不过,所有的学科其实都是相通的。对于论文,尤其是这种类型的论文,保持一种中立的眼光去看就好。不论是谁写的,从其自身或者时代局限,必然有其思考不周之处。试者使用其它方面的知识来看待一些看似完整的模型,你会发现很多有意思的东西。

      • @Raul, 我是读光学的,不过以后不读了。这方面的东西我都是按照教材来上的。不过国内的教材真的很难读,而现在的大学老师基本不怎么理教学,很少会推荐我们都什么外文的教材,更少有发文献让我们去了解学科的发展的了。有些则要求研究生读其研究生才可以学或去他那里做项目。反正,实在可悲。
        学生而言,都把上大学当高中过,除了书本和考试,别的一概不理,这点就是后话了。
        我也觉得学科在某些地方是相通的,但是在某些研究方法上又是独特的,所以觉得多读不同领域还是能学到不少东西的。所以很高兴能够在别人的blog看到你这样学术化的留言。
        借用博主的地方,感谢了。

      • @maxSonic,呵呵,从你的回答我当时估计你是学物理的,不过猜不出具体的了。我的专业是化工/生物医学了。国内的教材我大概知道部分了,当时我学的时候,尽量还是看英文的。那些经典教材的写作和深度让人有醍醐灌顶的感觉。而且关键是不会造成阅读困难。我当时在大学基本属于不务正业那种,看了太多的其他学科了,呵呵。我的朋友很少能猜出我的的具体专业背景。
        不论是什么事情,学术也好,工作也好,我的感觉就是一点,思维方式+简单合理的表述。也就是老美常说的think out of the box+精彩的演讲能力了。

  4. 我从没说过反对法律术语。读者可以根据上文给的那个链接,自己判断。

    并且,看得出来,你对法律经济学的掌握还比较浅。并不是分析任何任何问题,都要直接诉诸帕累托这个标准的,这并不是一个万金油。

    • @Ptolemy, 我承认我对法经济学的浅薄理解,只是感觉到如此分析是一条路。

      至于你“平易的中文”,中文平易我也不反对,尤其是与非圈内人交流的时候,当我们反对“艰深的中文”的时候,多少是否有些嫉妒在里面,恨自己无法交流?

 Leave a Reply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required)

(requi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