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 092009
 

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
——《桃花扇》

从历史规律来讲,尤其是按照卡尔·马克思的观点,任何一个国家(政权)的建立与倒掉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大多数国家都逃避不了从历史中退出或暂时退出的宿命。柏林墙所谓“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就是对这种国家盛衰命运最好的注脚。

不同国家发迹方式各有不同,但倒掉的路数却别无二致。归根结底,少有国家不是因为内部原因而崩溃,或各种各样的内忧,或直接崩溃,或引得外患袭来而崩溃。再往深层次说,国家的倒掉无不因为其自身体制的缺陷

内因才是决定事务发展的决定性因素。当然许多人会认为,外敌入侵较之内因更为可怕,敌人们总是忘我之心不死,所以我们要提高警惕,加强战备,更何况抗战八年的惨痛经历我们耳熟能详。也难快这么多人热衷于军事新闻,难怪《三国志》里面战争系统总是比内政系统更有意思,难怪每年的军费那么高。但莫忘记,一将功成万骨枯。

尽管战争可怕,但说的圆滑一点,打仗比拼的还是一个国家的实力,依旧是内因的一部分。国家实力对战争的影响应该是一目了然的,二战就是最现成的例子(德日的失利)。或者,国家的体制在有些时候失去了约束战争狂人的手段,比如选出希特勒的德国民主,纵容军国的日本天皇,还是制度本身的缺陷。值得注意的是,战争在更多时候成为了转移内部矛盾的手段,全国上下一心,同仇敌忾,被所谓的人民“内部”矛盾就抛到脑后了。按照乔治·奥威尔的话说:“战争即和平”。

在国家诞生之时,选择的统治模式很大程度上决定了未来的国运,是否能够保证国家强盛,是否又能给未来留下足够回旋的空间。这些(岂止这些!)都是一个国家需要考虑的问题,所以“未雨绸缪”与“先天下之忧而忧”才难能可贵。

我并不认为特定的某一种制度就是最好的,只有最适合的,时代在不停的变化,今日之毒药,可能就会成为明日之美餐,反之亦然。当我们站在今天的高度,对于古人总是有着太多的苛求,要求他们能够预见未来。还是那句话,一代人只能做一代人的事,一代人只能有一代人的制度。所以,制度是否灵活也成为了衡量制度优劣的一个指标。足够的转身空间意味着更多的机会,很少“一招鲜”的制度。

这里所说的制度,不光是指整体制度,更包括细小,甚至是琐碎的制度。如何选拔公务人员,如何高效的监督,如何对外交流,如何倾听名义,如何未雨绸缪,不一而足。

国家的建立不一定是喜剧,但国家的倒掉一定是悲剧。倒掉之后的动荡,大众生活之潦倒,要远胜于倒掉之前。兴,百姓苦;亡,百姓苦。这样说才是准确的。以史为镜的道理所有人都知道,但如某本书里所说:我们从历史中学到了年份和事件,就是没有学到教训。翻译成古文就是“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矣。”

  4 Responses to “楼塌了——国家的倒掉”

  1. 历史的教训是在受到又一次教训之后才会恍然大悟的。

  2. 黑格尔说“历史证明,人不会从历史中吸取教训。”

 Leave a Reply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required)

(requi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