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 302009
 

火药、指南针、印刷术——这是预告资产阶级社会到来的三大发明。火药把骑士阶层炸得粉碎,指南针打开了世界市场并建立了殖民地,而印刷术则变成了新教的工具,总的来说变成了科学复兴的手段,变成对精神发展创造必要前提的最强大的杠杆。

——卡尔·马克思

把“四大发明”与鸦片放到同一标题里,似乎有对我们“四大发明”大不敬的意思。指南针、造纸术、印刷术和火药改变了西方文明的进程,luopan 打破了中世纪的桎梏,使其后的文艺复兴,工业革命可能出现;而鸦片则是十恶不赦,腐蚀了勤劳善良的中国人民,让白银大量外流,并且强迫中国打开了国门。至少传统上我们是这么认为的。

以上这些说法的真实性或许有些许瑕疵,但也差的不算太远。无论如何,“四大发明”与鸦片就像是两把钥匙,分别开启了西方与东方的前进之门。罗盘带去的地理大发现,造纸术(印刷术)带去的文化传播,火药带去了新的战争模式;中国这边,鸦片则意味着白银外流,对外封锁,是与西方接触的开始。

钥匙只能打开其所对应的那扇门,就像“四大发明”只能推进欧洲的进程,鸦片只能敲开中国的大门。中国人自己的“四大发明”在本土反而没有什么作为,鸦片在欧洲也没有太大的波澜。真正是在鸦片战争之后,中国的现代化才开始起步

我们书写历史,已经习惯于塑造英雄人物,无论是司马迁的《史记》还是希腊的史诗,各路豪侠总是推拉着历史前进,二十四史就是二十四帝王史。人物关系错综复杂,情节跌宕起伏,如此固然精彩,就连我也认为天才在引领前进,谁又不喜欢人物传记呢?但其中,毫无疑问,忽视了器物发明在历史中所起的作用,多只是作为科技史的内容。

曾经我还犹豫,伟人究竟是引领历史的潮流,还只是抓住了历史的衣角。但我现在以为,在趋势下,伟大人物们只是搭上了顺风车,多他不多,少他不少,无论怎样缺了他都会有人替代。这自然会影响历史进程,但趋势一经形成,就无从改变。

一项发明的影响未必就会立刻显现,而是会慢慢发酵,从出现到普及,经过百十来年也并不稀奇,只是到当代才加速了这一过程,科学与技术转换极快。我们也只是到了现在回首才发现“四大发明”的重要性。认识发明的重要性,需要考古学,社会学,历史学等多方面的知识支持,而且,更要经得起时间的考验。

最早,铁的发明使用给各个文明带去了一场革命,在铁之前,虽有青铜金属,但限于其物理属性以及成本,仅用于“戎”与“祀”,在其他生产生活中,还在使用石器或者骨器。铁的使用,使得工具升级,人们可以更大规模的耕种土地,修筑设施,就中国来说:更多的荒地被耕作,“井田”消失,道路得以完善,进一步“礼崩乐坏”,诸侯并起,百家争鸣。为何柏拉图,孔子,释迦摩尼几乎处于同一时代?其中就与当时因为铁器传播导致的社会变革有关。

晚些,就轮到“四大发明”与鸦片登场了,这二者打破了僵化不动的社会模式,西方是中世纪,中国是“封建”集权。现代化由此开展。

此时,如果要说哪项发明无比伟大,或许少有器物堪比互联网。尽管其他发明同样改变了人类的文明与生活,但没有一样像互联网这么彻底。互联网几乎就构建了一个完全的虚拟世界,成为现实中人们的避风港,人们之间的距离从来没有变得如此之近。我相信,互联网所带来的革命,只是刚刚开始,还有是空间让它去肆意挥洒。祝互联网好运!

其实反过来想想,发明这些伟大器物的,还不是那些伟大的发明家吗?说是发明创造影响历史,倒不如说是那些伟大发明家们在影响历史。不过,不知道那些发明问世之时,发明家们意识到了吗?

  7 Responses to ““四大发明”与鸦片”

  1. 离题远了

  2. 貌似你的观点开始有点自我分裂了,
    或者说是在不断研究的过程中,自我改进?
    对于所谓“天才”的看法貌似在不断变化中。

 Leave a Reply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required)

(requi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