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 202009
 

法庭上无论多么激烈的辩论和争斗
绝对比不上晴朗的夜空和显微镜里出现的绚丽景象
——克莱伦斯·丹诺

总会在各种报纸上看到说某“大律师”或者“名律师”如何如何,名头是响亮的很。但实际上,除了少数真正的律师以外,剩下的只是为了让自己的名片“蓬荜生辉”一些,相互吹捧的时候多些素材。最近就我就看了一位律师的自传,名头恐怕是无人能及,叫做“世界上最伟大的辩护律师”,敢用如此名号,不是别人,正是克莱伦斯·丹诺(Clarence Darrow)。

以下算是一段对于丹诺的评价吧,个人简历就不贴了,自己搜去。

丹诺以自己的不懈努力使律师这一职业不再仅仅是一种谋生和段,而是成为改造社会、关注人类、宣扬爱心、救助弱者、追求自由、激扬美德的一项崇高的事业。

我们来看看自传中他的一些语录吧,如此著名的律师总会给我们留下一些发人深省的话语,有些甚至还会被当作名人名言,首先是“恶法非法”的一段:

好公民不该太服从法律。人类存在于法律以前,即使有一天法律消亡了,人类依然存在。暴君最喜爱服从他的臣民。懦弱和屈从是自由最大的敌人,如果人们不争取自由,不肯为自由战斗,就会逐渐失去自由。

法律人天生会有一种批判精神,丹诺对律师职业的自我审视:

我在律师界待了50年,但我一直对律师职业持有怀疑态度。由于职业的关系,律师时常看到人生的黑暗和人性的丑恶,并不断身陷各种不幸、欺诈和误解等纠纷中,长此以往,他们的性情、品格可能会受到影响,从而改变他们原来对人、事物以及社会现象和问题的看法。

无论什么地方,人们总是更关心如何去遣词造句,而非内容本身,我早在《向Alan Shore一样思考》一文中就提过这个观点,看来,我和丹诺不谋而合了,哈~

写作和演讲毕竟是两门不同的艺术,写作在文字语言上要求十分严谨,演讲则主要依靠内容的吸引力和演讲者的感染力。……不断有人要求我传授演讲的秘诀,或者要想成为一名出色律师所需要的素质。事实上,无论是做一名演讲家,还是律师,都必须要有自己的见解,同时专精某一方面的学问。人们喜欢听到与众不同的观点,即使他们完全不同意,也会欣赏你独特的个性和气质。我希望人们放弃学习“雄辩术”,它所传授的演讲技巧和方式完全是为了哗众取宠,不过是以华丽的辞藻掩饰空洞的内容。

老律师对于经验的讲授总是值得用心学习的:

在法庭上,律师必须具备反应灵敏的头脑,能够在瞬间做出正确的判断,并迅速思考解决问题的方法和对策,犹豫不决只可能导致败诉。律师还应当沉着冷静,不管内心有多么焦虑不安,但外表必须表现的若无其事。

就像我非常喜欢引用的布兰代兹的名言:“一个没有研究过经济学和社会学的法律人极有可能成为人民的公敌。”丹诺也有类似的观点:

我认为,要想成为一名优秀的律师,必须懂得人类内心的活动,了解人类行为的原因,否则,只会对法律条文玩弄技巧、咬文嚼字,缺乏富有感情的推论,这样的律师一定不会取得什么成就。

为什么选择法律?即使律师职业如此精彩,但是……

从事律师执业可以看到人生百态,可以丰富社交生活,还可以迈入政治生涯,但科学却可以为我们解释宇宙的奥秘,了解人类自身的命运。法庭上无论多么激烈的辩论和争斗,绝对比不上晴朗的夜空和显微镜里出现的绚丽景象。人类的未来不应该属于法律,而应该属于科学。

律师的自传我读过两本,除了这本还读过张思之先生的《我的辩词与梦想》,张思之先生也算是中国律师里面头一号了,对于律师的理想形态也有一番自己的描述,可谓精彩至极。无独有偶,为了防止吾等不明真相之徒受到“精神污染”,这两本自传都被阉割过,都非完整版,至于完整版,自己找去。

  5 Responses to “律师丹诺”

  1. 虽然希望,但不可能每个律师都像丹诺或张思之这样

  2. 多谢好意,但本人无意友情链接

  3. 不介意的话,可以做个衔接。

  4. 现实中有不少律师可以说缺乏那种真正的职业操守,律师要接触社会万象,如上所说,特殊的职业往往改了其个人对社会现象和社会问题的看法。很好的博文!

 Leave a Reply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required)

(requi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