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 282009
 

关于大学,各人均有自己的理解,或理解为“人才工厂”,或理解为“思冯友兰想殿堂”,或理解为“高级培训班”……不一而足。而最令我们留恋的,莫过于共和国以前的大学,凡批判当今之大学,莫不以彼时为参考。彼时之大学,又以西南联大最为传奇,如若本人途经昆明,必去其旧址缅怀纪念,追忆大学之灵魂。

时任西南联大教授的冯友兰,曾有这么一篇雄文,呈交民国教育部,应对教育部统一课程教材之要求。

部中重视高等教育,故指示不厌其详,但准此以往则大学将直等于教育部高等教育司中一科,同人不敏,窃有未喻。

夫大学为最高学府,包罗万象,要当同归而殊途,一致而百虑,岂可刻板文章,勒令从同。惟其如是,所以能推陈出新,而学术乃可日臻进步也。今教部对于各大学束缚驰骤,有见于齐而无见于畸,此同人所未喻者一也。

教部为最高教育行政机关,大学为最高教育学术机关,教部可视大学研究教学之成绩,以为赏罚。但如何研究教学,则宜予大学以回旋之自由。此同人所未喻者二也。

教育部为政府机关,当局时有进退;大学百年树人,政策设施宜常不宜变。若大学内部甚至一课程之兴废亦须听命教部,则必将受部中当局进退之影响,朝令夕改,其何以策研究之进行,肃学生之视听,而坚其心志,此同人所未喻者三也。

今教授所授之课程,必经教部之指定,其课程之内容亦须经教部之核准,使教授在学生心目中为教育部一科员之不若。此同人所未喻者四也。

……盖本校承北大、清华、南开三校之旧,一切设施均有成规,行之多年,纵不敢谓为极有成绩,亦可谓为当无流弊,似不必轻易更张。

又逢一年开学时,又有一批新生开始大学生涯,四年以后,他(她)们中有些人会为找工作操心,有些人会为考研发愁,也有人会忙碌于进入衙门去当公务员,当然也会有人不知道该操心什么。不知道那时,大学究竟会给他们,或者说已经给我们留下什么。大学精神?早就荡然无存了,大学原是精神的殿堂,现在也飞入寻常百姓家了,留下的,唯有追忆。

  4 Responses to “关于大学,冯友兰如是说”

  1. 大学,现在都没什么精神了,只要不要神经了就好。
    话说你准备的如何了?

 Leave a Reply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required)

(requi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