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 052009
 

是非成败转头空……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临江仙·滚滚长江东逝水》

如果秦国(朝)有国歌的话,里面一定会有“纠纠老 秦,共赴国难”这句在《大秦帝国》里反复出现誓言。这句誓言就像《义勇军进行曲》里面那句“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一样,提醒着忧患的紧迫。从“黑色裂变 ”到“帝国烽烟”,每当秦国到了危急的时刻,无论是战场,邦交,或是内忧,都会高呼着“纠纠老秦,共赴国难”,慷慨赴死,如此情形,叫人怎能不为之动容?

与秦国连带的就是山东六国,秦国的兴旺史自然就成了山东六国的衰亡史。一个陇西边陲的补足能够拥有一支虎狼之师,进而一统华夏,听上去是颇具励志片色彩的套路,不同的是,秦国所依靠的不是武林秘籍,而是最深彻的变法,秦人的胜利,是制度的胜利。军队的战斗力从来都不在于其本身,在于庙堂之上,在于国家实力。

商鞅的变法为秦国带去了最适合乱世争霸的模式,使得秦国可以火力全开,鲸吞六国,甚至为这之后的两千余年都奠定了根基,其后的中国史几乎也没有跳出商鞅与秦始皇画的圈圈,当代亦然。秦朝的建立则结束了封(土地)建(诸侯),创立了郡县、中央集权,统一了文字、货币,度量衡。堪称中华之根基,若非如此,“百里不同风,千里不同俗”的人们怎么可能走到一面旗帜下去?会有如此之强的文化向心力?

有人说《大秦帝国》是集权张目,没错,就是为集权张目又如何?有什么好羞于承认的?实际上,秦的这种集权在战国来说是最先进的制度,虽算不上是“历史的终结”,但这种集权也是“战国的终结”,直到近当代才有所动摇。我们总不能要求两千多年前的人们高喊着“德先生”与“赛先生”吧,总是,一代人只能做一代人的事,超越时代的人物毕竟少见。同样,我们有怎能确定,民主就一定是“历史的终结”?

秦强,但也不过二世而亡,遇到了昏君照样完蛋,商鞅建立的制度不具备抵御昏君的能力,而谁来做皇帝那是皇家自己的事,虽说皇帝们不会太拿自己的江山坐儿戏,但后世胡乱折腾老眼昏花的皇帝更是屡见不鲜。尤其是秦以后,不管是儒家还是法家,都把希望寄托在最高统治者身上,所不同的是,依靠法还是依靠礼。如若一不小心遭遇昏君,人们只能期盼着出现个明君取而代之,最多是“皇帝轮流做”或者“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然后揭竿而起,丝毫不会去考虑换条路子。

秦二世而亡毫无疑问是个悲剧,即便你认为它是“暴秦”(秦政是否真的残暴另待讨论),也应该看到,秦末至汉初的那段“楚汉争霸”,给社会带去了更多的动荡,更多的死亡,更多的民不聊生,此种惨状,经汉初数朝依旧未能恢复如秦。改良永远比革命震荡更小,一将功成尚且需要万骨枯,革命功成需要的就是更可怕的数字了。

怀念秦国,更多的怀念那个时代,那个思想爆炸的时代,按现在的评价叫做“百家争鸣”。各家学派都根据自己的背景,对那个“礼崩乐坏,瓦釜雷鸣”的时代做出解释,试图立足于大争之世,如此盛况,中国史上绝对空前,也堪称绝后。思想界再无如此盛况,可能唯有19世纪末东西方文明的碰撞或能与此稍作比较,但也远未有那时的波澜壮阔。至说当代,所谓“多元化”是需要提倡的,如陈丹青所说:春天谁来“提倡”?春天还不是来了。

对于秦国(朝),喜爱也罢,怀念也罢,厌恶也罢,怅然也罢,都已是我们历史的一部分了。兴亡谁人定,盛衰岂无凭,一页风云散,聚散皆是缘,离合总关情,担当生前事,何计身后评。

  11 Responses to “秦!秦!秦!”

  1. 能想起韩非也不错,是吧,金主席

  2. 史导还是以史为镜的看问题啊~,史导激动时,那亢奋结巴的说词,让我想起了韩非

  3. 这两天正在看这个电视剧

  4. 博客关停,麻烦删除一下友情链接

  5. 你怎么看新疆事件? 这次官方把消息流通把握得很不错…

 Leave a Reply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required)

(requi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