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 162009
 
肖申克的救赎

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
——王昌龄,《从军行》

显而易见,这个博客不太更新了,即使有更新,也是引用内容偏多。此中原因诸多,主要说来是准备司法考试。估计要闹腾到九月下旬,才能抽出手来认认真真的在 Blog上写点东西。即便是草稿箱里还有若干篇文章的思路和草稿,暂时确也是不打算完成了,放手一段时间,或许会有更深入更广阔的思考吧,但愿如此。

没有办法,面对司法考试就是有如此大的压力,虽说关于牛人一个月搞定司法考试的传说也“屡见不鲜”,但吾等毕竟只是凡人,唯有刻苦努力,方才是人间正道。说道刻苦努力,或许应该复习一下《送东阳马生序》,《庖丁解牛》和《卖油翁》三篇古文,以示激励。

虽说现在身处法学院了,但总感觉距离法律人还有一门之隔,本来法律硕士就是“半调子”,在通过司法考试之前更感觉自己只是在法律的门外徘徊,缺乏一种职业的上的认同感,专业点说种状态叫做Before the law(有本书叫做Before the law,翻译过来叫做《法律之门》),为之奈何……但不知道,真正迈过那个门槛以后,思维会不会反而被那个门槛所局限,专业有余而广博不足……但愿不会。

对于站在法律门外的吾辈,总是羡慕门里的人,渴望成为其中的一员,拥有他们的思维方式,甚至会不切实际的向美国同行看齐。而我们毕竟是生活在一个神奇的国度,法律在这里也成为了此种神奇的一部分。法律人的前途或许光明无比,也或许黯淡无边;或许是路路畅通,也或许是无路可走;就像是一盒什锦巧克力,吃下去之前你永远不知道它的味道,唯有先行经历,而后方才能有自己内心之感悟。

在运动场上高喊“法学院加油”,总会被简化成“法院加油”,法院俨然成了法律的体现,以至于很多人总是以为法官会成为我之归宿,虽可能性不能排除,但此毕竟非我内心之所愿。我希望成为的,是像丹诺或者张思之那样的律师,好高骛远?眼高手低?随便你怎么说。

既然知道门在哪里,那岂有不去之道理?所以,上路,抵达后再见了。

  6 Responses to “闪开,让路!”

  1. 过了的话,只是入门,非后门也

  2. 此人是不是用小锤子挖开一条地道的那个老兄?他可真是厉害呢。

  3. 如果你过了的话,那岂不是要走“法律后门”?

  4. 哎 你又用这张照片

 Leave a Reply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required)

(requi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