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 312009
 

现在这世上,但凡有什么不容讨论,不容置疑,不容批评,不容亵渎的东西,多是靠不住的。如此划立思想的禁区,完全就是因为禁区里面的东西本身质量不怎么样,才不敢与其他不同的观点对峙。儒家即是一例,只要有人说个儒家如何不是,总会有人跳出来扣帽子,打棍子,好像儒家就把中国传统文化代表了一样,谁反儒就是反中国传统文化,就是反中国,就是一小撮,就是别有用心。儒家果真是有“千秋万载,一统江湖”的气势啊……

不过,如果能善意的骂一下儒家,还是很有趣的。就像孙皓辉老师在《大秦帝国》(纠纠老秦,共赴国难)里面做的一样,借张仪之口大骂孟子,大损儒家,虽然未有史料能证明此二人曾有交手,但也不能证明其二人从未碰面,所以,领会精神即可,不必斤斤计较。

而到了电视剧中(还未播出,但可下载),编剧把与孟子论战的对象换成了商鞅,地点在稷下学宫。但据孙老师介绍,因为众所周知而又不可告人的原因,此段在电视播放会被删掉,所以,想看只有下载了(第12集)。

孙老师回西北大学演讲的时候,就提到了儒家的垄断,儒家确有其可取之处,但之于中华文明,儒家思想更像是一个刹车而非引擎,儒家保守而怀古,不渴望变化,并不是说这又何不好,只是让如此思想占据主导,而又少了一些积极进取的思想来平衡,这才是儒家缺陷所在。我一直就认为,没有任何一家能够垄断全部真理,在那个思想爆炸的年代也不例外。

以下,为张仪骂孟子的内容,出自《大秦帝国》第二部下卷:

儒家大伪,天下可证:在儒家眼里,人皆小人,唯我君子;术皆卑贱,唯我独尊;学皆邪途,唯我正宗。墨子兼爱,你孟轲骂做无父绝后。扬朱言利,你孟轲骂成禽兽之学。法家强国富民,你孟轲骂成虎狼苛政。老庄超脱,你孟轲骂成逃遁之说。兵农医工,你孟轲骂为未技细学。纵横策士,你孟轲骂作妾妇之道。你张扬刻薄,出言不逊,损遍天下诸子百家!却大言不惭,公然以王道正统自居。

凭心而论,儒家自己究有何物?你孟轲究有何物?一言以蔽之,尔等不过一群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书呆子,整天淹没在那个消逝的大梦里,惟知大话空洞,欺世盗名而已!国有急难,邦有乱局,儒家何曾拿出一个有用主意?尔等竟日高谈文武之道、解民倒悬,事实上却主张回复井田古制,使万千民众流离失所,无田可耕!

尔等信誓旦旦,称“民为本,社稷次之,君为轻”,事实上却维护周礼、贬斥法制,竟要刑不上大夫,礼不下庶民;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使万千平民有冤无讼、状告无门,天下空流多少鲜血?如此言行两端,心口不应,不是大伪欺世,却是堂堂正正么?

儒家大伪,更有其甚:尔等深藏利害之心,却将自己说成杀身成仁、舍生取义。但观其行,却是孜孜不倦的谋官求爵,但有不得,便惶惶若丧家之犬!三日不见君王,便其心惴惴;一月不入官府,便不知所终。究其实,利害之心,天下莫过儒家!

趋利避害,本是人性。尔等偏无视人之本性,不做因势利导,反着意扼杀如阉人一般!食而不语、寝而不语、坐怀不乱,生生将柳下惠那种不知生命为何物的木头,硬是捧为与圣人齐名的君子!将人变成了一具具活僵尸,一个个毫无血性的阉人!儒家弟子数千,有几人如墨家子弟一般,做生龙活虎的真人?有几人不是唯唯诺诺的弱细无用之辈?阴有所求,却做文质彬彬的谦谦君子,求之不得,便骂尽天下!

更有甚者,尔等儒家公然将虚伪看作美德,公然引诱人们说假话:为圣人隐,为大人隐,为贤者隐;教人自我虐待,教人恭顺服从,教人愚昧自私,教人守株待兔;最终使民人不敢发掘丑恶,不敢面对法制,沦做无知茫然的下愚,使贵族永远欺之,使尔等上智永远愚弄之!

险恶如斯,虚伪如斯,竟大言不惭的奢谈解民倒悬?敢问诸位:春秋以来五百年,可有此等荒诞离奇厚颜无耻之学?有!那便是儒家!便是孔丘孟轲!

以上,如是骂。

  10 Responses to “骂孟子,骂儒家”

  1. 那真是一个波澜壮阔的时代啊,大秦帝国也是想看的一部呢,有时间了就看。

  2. 但就张仪的话来说,也没错
    毕竟是作者借张仪之口表达自己的观点。

  3. 我跳出来了,但是我不扣帽子,也不打棍子,只想说句自以为的公道话。
    在我的印象中,儒家在先秦并不得势吧???恐怕张仪也不见得认为儒家值得他去骂。儒家真正兴起应该是在董仲舒之后吧,而现在我们不停骂的儒家糟粕,我个人认为应该是从程朱开始,程朱之前,儒家立法似乎并没有那么嚣张。
    儒家统治中国思想两千年啊,中间被人篡改了多少??还有多少是孔孟的原意??
    从小说角度上说,《大秦帝国》有一段张仪骂孟子或许是情节需要,但从史实上讲,个人认为不太可能,一是儒家不值得张仪去骂,那是自降身份的事情,在战国,貌似儒家不太吃得开,二是张仪不可能为了骂儒家而太高其他那些非我学派,张先生似乎没这样的气度,呵呵。
    以上纯属性起臆断,没史实考证。

  4. 所谓矫枉必须过正

  5. 确实是非常解恨,张仪在书里骂了孟子两次

  6. 有偏颇点,儒家也不尽是渣滓。
    前几天看黄仁宇写孟子,写的很朴实为民,倒是有点贬低孔子的意思,说他活到一把年纪了还到处想要做官,脾气坏之类的

  7. 痛快,酣畅淋漓

  8. 想必张仪当时肯定骂得相当解恨吧。说得不错。

 Leave a Reply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required)

(requi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