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 312009
 

为免除许多无谓的文字上或名词上的争沦起见,与其说”全盘西化”?不如说”充分世界化”。
——胡适

常常有人喜欢讨论,说我们是否应该“全盘西化”,双方吵的不亦乐乎,火星四溅。每当此时,我总是耸人听闻的以为,这其实是一个伪命题,大概就像是“明修栈道,暗渡陈仓”,问题不是我们是否应该去“全盘西化”,而是我们已经全盘西化了,然后呢?这才是问题。

在我们习惯里,把词分为褒义和贬义,大词和小词,那些“很大很褒义”的词总能让我们心潮澎湃,悸动不已。毫无疑问,“全盘西化”则属于那种“很小很贬义”的词,无需多想,就可把这个词乱棍打死。从成本收益的角度讲,这无疑是划算的,因为可以保证你与大多数人立场一致,所谓政治正确。

尽管“全盘西化”如此万恶,但这还不是最令人难过的,最令人难过的是,是我们已经“全盘西化”了。我之所以如此口出狂言,是因为我端坐在我的笔记本前,放眼望去,除了汉字以外(还是简化过的),实在不知道还有什么不是西化后的产物:笔记本,台灯,仙人掌(奄奄一息),棒球帽,随行杯,移动硬盘……不一而足。没有一样是我们老祖宗留给我们的,真是遗憾。如果你同样数一下,老祖宗的宝贝相信也是屈指可数。

对了,当然你要说,我们在精神生活层面,在骨子里,思维方式,还是很中国,很东方的,离被西化还远着呢。真的?想想我们每天的生活学习:从握手到拥抱(作揖少见了),从经济学到法学(诵经的人少了),从陌生人社会到市场经济,满眼满脑子都是国际流行的舶来品。为了标榜自己受过的教育,显摆自己的学识,展示自己的国际化,我们总是对那充满乡土气息的传统中国不屑一顾,而另一面又把先贤们的思想扭曲为做今用,就像阿Q说的“老子先前也阔过”,费孝通先生早就指出过,这种所谓的优越感只是基于对西洋文明的熟悉程度,对现代化的熟悉程度(《文字下乡》)。

林达在《西班牙旅行笔记》里面写到,

过度的紧张,一点碰不得惹不起,可能源于不自信。外表过度的自尊,源于内心难掩的自卑,因而强行拔高自己的力量,显露可能恰恰是弱者的心态。对他文化的排斥甚至仇视,应该是无助于一个文化的健康生产,或许,在兼收并蓄之中,方能激发自身活力。

当我们对“全盘西化”竭力打压之时,其实就是在反映我们内心的虚弱,对于自己文明的不自信。如若我们能对西方文明横刀立马,高呼放马过来,或许我们中华文化才真正具有了竞争力。我们恐惧外来文化,其实回首一下,发现其实也没必要那么缺乏信心。美洲的辣椒在四川湖南里发扬光大,唐朝的景教(基督教的早期分支)流行于中国……容忍才是我们强大的源泉。

或许这个题目太标题党了,如果像开头胡适所说,改成“有中国特色的充分世界化”,就适宜多了。

延伸阅读:《胡适:充分世界化与全盘西化

  8 Responses to ““全盘西化”的完成时”

  1. 如果单纯从现在物质世界的产品来看,我们用的东西也许没有什么是中国研究出来的。

    我们在近代科技的发展中的确有落后,但这和全盘西化还是不能化等号。

    照阁下的解释,岂不是那些津巴布韦、文莱这种小国家都不要叫做国家了,因为根本就找不到他们生活中有什么东西是自己国家研发出来的……

 Leave a Reply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required)

(requi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