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 232009
 

在我念研究生的学校,上课时老师曾标榜这所学校的自由散漫,当时我就怀疑了,放眼中国,自由散漫的大学多是过去式。果不其然,晚上跑圈的见闻证实了我的怀疑:学校每年都要发动大一的孩子,搞个广播体操比赛,而对于这方面的训练,自然是要做到整齐划一,形如一人,团体操都是这么要求。

大一新生进入大学,唱的的一首歌多是《团结就是力量》,因为这首歌是军训必唱。这就给新生们这样一种暗示:来到大学,是来培养你组织性、纪律性的,而非让你来自由散漫的。在1949年以后的概念里,“自由散漫”是上不了台面的,但有趣的一点,袁隆平在个人简历上,爱好填写的是“自由”,特长写的是“散漫”。

如果世界只有黑白,那么“组织纪律”一定是“自由散漫”的反面,不可调和,非此即彼。而看上去也似乎就是这样,提倡组织纪律的人视自由散漫为异端,高举自由散漫的人则不屑于组织纪律,而在辩论的过程中,双方都为了彰显自己对己方理论理解之深刻,遂不可避免的走向极端,大抵如此。但问题是,世界并不是非黑即白,而是色彩斑斓而又灰度十足。

组织纪律有组织纪律的好处,自由散漫也有自由散漫的妙处,一棍子打死对方既不可能,也不现实。《浪潮》里面,组织纪律的力量显露无遗,甚至是无坚不摧,每一个人都感受到集体的力量,为集体的成功而欢欣,因集体的挫败而落泪,周围总有同志,不再独自一人,没错,这就是组织纪律的力量,所谓归属感。毕竟,人类是群居动物。

至于说自由散漫,则有着另一种价值,其他暂且不论,但就为无数文艺作品所带去的灵感就已经是车载斗量了,“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 ”,“Freedom”……按照苏力的说法:哈耶克的基本命题是,自由使得每个个体都能更充份地运用自己的知识,进行空前的实验和创造,积累对于自己有用的知识,但由于人类具有模仿能力,个体也就是积累对于人类有用或潜在有用的知识,他人和人类社会可能以此应对各方的挑战和危险。

苏力写过一篇文章,叫做《认真对待人治》,大抵是在分析人治的历史合理性。其实对待任何事物,都不妨认真一点,分析个所以然出来,而不要仅仅根据词语是否是“大词”来下结论。集权之所以出现,存在,一定是有其优于其他模式的地方,不了解这个,就不可能看清集权的对立面的。想要反对一件事,最好先搞清楚你到底在反对的是什么,所谓兼听则明。

浪潮是很强大,尤其是成为海啸以后,经过之处,断瓦残垣,尸横遍野,只是,浪潮席卷的方向,由何人把握。或许,细水长流,才更安稳一些。

  11 Responses to “浪潮,卷向何方?”

  1. 有组织有纪律和自由散漫并不冲突

  2. 需要么?有个体差异吧~

  3. 我们从小就被教育做一个听话的好孩子,无论进入什么样的学校,这个基本不会动摇。 所以还是继续做好孩子,至少表面上得是。

 Leave a Reply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required)

(requi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