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 082009
 

Across the Great Wall we can reach every corner in the world.
——1987年中国的第一封电子邮件的内容

20世纪的伟大发明可谓是车载斗量,天上飞的水里游的那是应有尽有,如果要把所有发明搞个排行榜的话,一定是件令人头疼的事情,因为你很难说某个发明就一定比另一发明来的重要。但无论是怎样的榜单,一定都应该出现互联网的身影,即使是与20世纪其他诸多伟大发明相比。

如果用宽广历史的视角去审视发明创造,就会发现,许多发明对人类文明的影响并不仅仅是给我们带来方便快捷,更是对我们思维方式提出了挑战,更广泛的影响了我们的文明。当铁器被发明,交通被改善,使得全世界的文明都不约而同的出现了思想的盛宴,至今,我们依旧从当时的先知那里索要答案(于丹就做的这种事)。而造纸术,印刷术的传入使得欧洲文艺复兴成为可能,思想得以广泛而廉价的传播。诸如此类,不胜枚举。

通过互联网,任何声音都有可能被全世界听到,互联网会起到一个放大作用,按照总书记的话说:互联网已成为思想文化信息的集散地和社会舆论的放大器。这也是互联网厉害的原因之一,鲜有工具能做到这一点。但是,也并非所有的信息只要上网就会被放大,如果所有信息都被放大,那也就相当于什么信息都没有放大,大小只是相对而言。显而易见,这种对于信息的挑选,并不是随机的。

只有少数信息才能有机会在互联网上进行放大,毫无疑问,必须要是那些能引起大多数人关注信息,才有被放大的可能性。就像标题党们常用的一个套路:大学生,女大学生,北大女生,北大美女学生……以上字眼抓人眼球程度逐级递增。换句话说,只有为广大人民群众所喜闻乐见的信息,才是有可能被放大的信息。而那些真正有价值(传统意义上)的信息,反而有可能被汪洋大海般的信息所淹没,因为那些有价值的信息可能并非是大家追逐的对象,很遗憾,但就是这样。

面对海量的信息,找到需要的资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看到过一个数据,说任意两个网页之间平均间隔了19个网页,叫做“19度分隔”,即评价你要点击19个链接才能到达你想要达到的网页,而且还要每次点击都是方向正确的。通过链接来一步步穿梭于网络显然不切实际,所以才有了Google之类的搜索引擎,265之类的上网导航,算是搭建了一条网络捷径,树立了一块网络指路牌。

互联网能有今天的规模,用20多年前的眼光看绝对是天方夜谭,那时的互联网不过是Geek们的玩具,在往前互联网则是对抗苏联核威胁的工具。互联网根本就没有按照我们的设想去成长,自从它诞生的那天就是如此,对于互联网根本就没有一个统一的机构去设计、规划、管理,完全是自发的在成长壮大,我们也画不出一个关于互联网的谱系图来,因为它太复杂,太庞大。

面对如此互联网,让我不得不心怀敬畏,相信互联网的潜力还远未开发,相信互联网对文明的冲击才刚刚开始。在众生喧哗的网上,我们不停的唆使送法上网,但我们却更情愿去因娱乐至死,如此条件,思想在网上会有什么未来?

  14 Responses to “互联的网”

  1. “Across the Great Wall we can reach every corner in the world.
    ——1987年中国的第一封电子邮件的内容”
    二十年后看这封邮件的内容,是不是觉得有点反讽?

  2. 看了一遍,有几个错字啊,呵呵

  3. 还有,他的网站怎么坏了?

  4. 寻人启示:

    不知食屎氏(lxz.name)所在何处,我写了一篇文章,与其讨论《老子》。时雨先生若是见到,可通知该人,OK?

    食屎氏者,风暴轻扬也。

  5. Across the Great Wall we can reach nothing in the world.

  6. 中心思想,这篇文章的中心思想是什么?

  7. 你的想法有点悲观,同时有点空洞。

  8. 我相信我在作互联网思想这件事情,事在人为,未来就是这样出来的,所以我要收集思想的文章,让更多的人分享。

 Leave a Reply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required)

(requi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