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 312009
 

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这是智慧的年代,这是愚蠢的年代;这是光明的季节,这是黑暗的季节;这是希望之春,这是失望之冬;人们面前应有尽有,人们面前一无所有;人们正踏上天堂之路,人们正走向地狱之门。

——《双城记》,狄更斯

一直以来,都很喜欢赞恩的一句话话:法律的命运掌握在法律人手中。毫无疑问,这句话很能满足法律人的虚荣心,尤其是中国的法律人,就像是阿Q喜欢说:老子先前阔多了。就算是法律的命运掌握在法律人手里,那法律人的命运又掌握在谁的手里呢?那些掌握法律人命运的人的命运呢……

法律人确实又与法律的命运息息相关,对于一般人来说,一生与法律打交道的次数不会太多,而法律人则几乎是天天要与法律为伍,相对于其他职业,法律人有更强烈的意愿去改进法律,这一点毋庸置疑。但仅因此,就断定法律人掌握了法律的命运未免有些妄自尊大。

那么,法律的命运究竟在谁的手里?Nobody!没有人能够掌握法律的命运。法律是时代的产物,每个时代都会有适合自己时代的法律。在不同的时代,法律适应着当时的社会,文化,历史,习惯等一系列因素,在所有因素的共同影响下,才有了属于那个时代的法律。法律人在其中所起的作用,不过是推波助澜而已,断然没有去把法律的命运掌握在手中。

我们总是喜欢去拿今天的标准去评判历史,拿现在的道德观去要求古人,无论如何,这都太过严厉。如果再放宽视野,未来的人们如果拿他们的视角来观察当下,也会觉得我们是愚蠢透顶,可笑万分。一代人只能做一代人的事,一篇法律只能属于它的时代。

而现在,这个时代,或许会成为历史上最精彩的时代之一。春秋战国,是中国思想史上最灿烂的时期(没有之一),礼崩乐坏,“封建”(封土地,建诸侯)终结而郡县兴起,背后的原因是生产力水平的革命。清末民初,同样也是大师辈出的年代,那些人物无不是学贯古今,通晓东西的人物,封建终结而共和兴起,背后是东西方文明轨迹的碰撞交流。

现在是什么时代?按照弗里德曼的的话说,现在已经是全球化3.0了,每个人声音都可以通过互联网无限放大,交流变得越来越容易,距离越来越近。科技革命已经来临,需要的是社会,文化,习惯,当然还有法律对此做出反应。尽管我们已经百般重视,但互联网依旧是被低估的力量,会把我们引向何方,我们一无所知。

罗马法未必会比http带给中国法律更大的影响,马伯里诉麦迪逊未必会比“人肉搜索”更有价值,每当我们强调普世价值,往往会忽视本土资源,所谓普世价值,也无不是从各地的本土资源中演化而来,我们又如何能确定,我们的本土资源就不会成为普世价值?

看待法律,如果不能用超越法律的视角来观察,那就只能是“不识庐山真面目”。大法官布兰代兹说过,“一个没有研究过经济学和社会学的法律人极有可能成为人民的公敌。”其实,又何尝只是经济学和社会学呢,法律人需要的知识太多太杂了。

我们时代的法律走向何处?苏力说:道路通向城市……

 Leave a Reply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required)

(requi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