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 292008
 

比尔·克林顿当年在竞选的时候,有这么一句口号:It’s the economy, stupid(笨蛋,问题是经济)。那是 美国当年的国情——经济问题。而对于中国,最大的国情从来都是乡村,数千年来,概莫能外。但提起乡村,尤其是对城里人提起,总能让人联想到那带着贬义的土气(农民早就成为骂人的词汇了),一种城市人与农村人的鸿沟骤然形成。仿佛,相对于城市对于中国所起到的拉动作用,农村只是在做无用功而已。

我必须要承认我对于乡村的疏远,甚至可以说是毫无概念,除了回过一次户口本上注明的祖籍以外,也只是在旅途中,电视上,报纸上,对于乡村有那么一瞥印象,甚至直到现在,也只是在书本上了解乡村。如果要研究乡村,这肯定不是什么好事,但也未必是件坏事,有了这个距离,或许能够让我对于乡村冷眼观瞧,拉开距离的冷眼观 瞧,往往更能看得真切,这也是很多人喜欢读《参考消息》的原因。

乡村一直以来对于我并不是个问题,直到阅读了费孝通先生的书,苏力的书,以及贺雪 峰的书。如果想要读懂中国,就不可避免的要了解农村,就像今年暑假陪同Mark同学游览西安,上海,我就拼命的告诉他说这些城市(还有他去过的北京)只是 中国的一面,另一面的中国你未曾见到。而另一面的中国,就是费孝通先生所描绘出的“乡土中国”。作为“大陆文明”的典型代表,地理环境决定了中国一直都必 须要以农业为本,而这种思想(在一个相对固定的农业社会里,人的地位是很容易安排的,长辈的地位很自然的会高于晚辈,从而整个社会会变成一个以家族为根基的社会。),深深得烙印在了每一个中国人的DNA里面。

对于一个以“与世界接轨”为荣的时代里,不可能不去考虑自己的实际情况,这也就是我们所说的“中国国情”。而这“中国国情”并不应该成为一个挡箭牌一样的概 念(论述的时候只要甩出去一个“中国国情”,就好像是胜券在握了),而更应该得到条理清晰的分析,阐述“中国国情”。而在众多“中国国情”中,乡村毫无疑 问就是其中关键的一个,大量的人口让我们不得不去考虑乡村的发展,乡村的建设,乡村的正义……

想要拉平城市与乡村的差距,这个想法自然是不错的,但如果仅仅强调物质条件的话,我们必然会落入发展的陷阱。戴蒙德的《崩溃》一书中如是说:“如果告诉中国,不要向往第一世界国家的生活水平,中国当然不能容忍这种态度。但是如果中国和其它第三世界的国家,以及当前第一世界国家都过着穷奢极欲的生活,地球必定无法承受。”同样,我们的农村如果达到城市般的物质生活条件,我们的环境将会很难承受。

而基于如此前途,贺雪峰的方向或许更为实际(也有可能更为虚幻):“我希望可以重建田园牧歌的生活,希望温饱有余的农民可以继续享受青山绿水和蓝天白云,可以继续享受家庭和睦和邻里友爱,可以继续享受陶渊明式的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休闲与情趣。劳作是有的,却不需要透支体力;消费是有的,却不一定奢华;闲暇是有的,却不空虚无聊。

这是一种强调主体体验和人际联系的低消费、高福利的生活方式,农民不一定特别有钱,却可能因为有生活的主体体验而生活充实。”

  8 Responses to “笨蛋,问题在乡村”

  1. 假如中国城市也像西方那样有“贫民窟”,可能情况就不会像现在那样的,城市看上去鲜活无比甚至大都市与国际接轨,但把车向郊区开半小时就一片荒凉了。。不知道这种看上去不是很美的设计会不会使农民更多的分享改革的利益呢

  2. 我是农民的儿子,咋地了!

  3. 农民…在中国不代表勤劳 而是个骂人的话 譬如我是it农民工…

  4. 时雨,看不出你是研一的人啊,杂谈的问题这么有深度,佩服!

 Leave a Reply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required)

(requi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