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 232008
 

《文明的轨迹》应该说是我构思时间最长的一篇文章了,大概从今年3、4月份开始就在脑子里面有个大致的雏形,开了个头,随即感觉到完成文章力不从心,能力不及,便扔到草稿箱里面了,但我也一直未停止对于这个问题的思考。

最早考虑这个问题,是受了冯友兰先生《中国哲学简史》里面“大陆国家”与“海洋国家”的启发,想到或许东西方的不同,或许与地理环境有些许关系,尤其是在人类文明的早期。而后又因机缘巧合,读到了斯塔夫里阿诺斯的全球通史》,了解了在早期文明,思想大爆炸的原因:社会发生变动,思想家们根据各自环境寻求解答。随后贾雷德·戴蒙德的《枪炮、病菌与钢铁》和《崩溃》,让我确信,文明与地理环境有着紧密的联系,毋庸置疑,问题只是如何联系在一起,地理环境如何影响文明。再加上以前梁慧星的《民法总论》里面提及,市场经济对于民法产生的作用。以及贺卫方经常念叨的“风能进,雨能进,国王不能进”,民法对于私有财产保护导致对于公权力的约束(其实应该看看《财产与自由》这本书,可惜一直没买到)。当然我也重新把孟德斯鸠的《论法的精神》中关于“地理环境决定论”的部分拉出来复习一下(以现在眼光看孟德斯鸠关于“地理环境决定论”的,不免有偏颇局限之处,所以现在搜索“地理环境决定论”,多是批评的文章)。

以上这些书籍,让我一直保持对这个问题的思考,其中也与卧凤先生有若干次的讨论(见《答卧凤先生》与《再答卧凤先生》)。但我始终未能动笔,因为我明白,如此题目并非我当前所能驾驭,资料积累依旧太少。但无论如何,思考是一回事,写出来是另一回事,在写作的过程中,对于思考是有益无害的,所以,消耗了周末的两个下午,就有了那篇《文明的轨迹》与《文明的轨迹(续)》。

果不其然,其中越写发现问题越多,这个模型不能解释所有的问题。而且,这个模型本身也只是我的一厢情愿,试图找到文明前进的轨迹,但事实上,文明的前进, 并不是按照设计好的轨道前进,而是一个不断探索,不断试错的过程。地理环境或许能解释一些问题,但不是全部,就像我反复强调的:地理环境未必对人类行为起了决定性的作用,但在人类早期,人类科学技术水平有限的情况下,地理环境一定深深影响了人类行为的模式。而在此基础上形成的各种思想,又更加深切着影响着以后的人们,甚至至今依旧。

历史究竟是如何前进?有人说“世界历史就是人在这个世界上取得成就的历史,实际上就是这个世界上活动的伟人的历史”。也有人说“政治家的任务就是倾听上帝在历史上走过的脚步声,并且在当他在身旁经过时努力抓住他的上衣的后下摆跟他一起前进”。或者只是如同《一九八四》里面所说:“全部历史都像一张不断刮干净重写的羊皮纸。这一工作完成后,无论如何都无法证明曾经发生的伪造历史的事。”

但我依旧坚信,这探寻文明轨迹的工作是有意义的,搞清一个文明的来龙去脉,尤其是性格思想上的,大抵能帮我们更好的审视自己吧,以史为镜就是这个意思。

  3 Responses to “文明的轨迹(补完)”

  1. 找来研究下 多谢推荐

  2. 先生漏了一本书,任不寐的《灾变论》。在地理决定论上,应该说此书也是很有启发性。

 Leave a Reply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required)

(requi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