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 232017
 

趁着国庆假期回西安,陪家人消遣时光,趁着阴雨连绵进了秦岭南麓——蓝田。我是西安人,但蓝田在西安差不多是最没有存在感的区县之一了,仅有的印象是初中军训的时候被拉到蔡文姬墓旁边的某条公路上训练,再就是历史教科书上的蓝田猿人以及西安景点随处可见的蓝田玉了。但实际上,无论是陈忠实笔下的白鹿原还是王维笔下的辋川,都在蓝田。

很长时间,我都很喜欢韩愈的一句“云横秦岭家何在,雪拥蓝关马不前”,自认为很贴合自己某一段时间的心境,而蓝关就在蓝田,只是遗址难觅。

一家人开车出行,并没有什么特别要打卡的景点,去完水陆庵与悟真寺,便去走寻王维的辋川,看看记载中王维手植的银杏。我这个小网站的副标题便是王伟的诗“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便是王维写于辋川的。

从水陆庵到辋川,没有走高速,只是沿着盘山的公路与溪流,一路按照导航的轨迹行驶。在导航中,并没有王维银杏的信息,也没有路标,只是从新闻报道中知道大致的方位。所以就只能下了高速,先到辋川镇上,再一路打探,一路寻找。王维确实会给自己的别业挑地方,依山傍水按照荣小措老师的总结:“地处峡谷,水源丰富,入口狭窄,但谷中开阔平坦,别有洞天;既有山水景致,亦有乡野田园,兼具山水田园之美”,别业想不别致都难。

王维的痕迹在辋川镇并不罕见,街边刷满了王维的诗,但却难以找到真正与王维有关的痕迹,只是在当地居民的指引下,才穿过一片破败的厂房,在厂区深处找到这棵千余年历史的银杏。冷战时期三线建设,向阳公司在辋川设厂,王维母亲的塔坟被推倒,王维墓则被压在了向阳公司的八号车间之下。清代的王维墓碑“唐右丞王公维墓”,则被当做石料使用,压在水洞里。

树上钉了西安市政府2011年9月颁发的标牌,注明“一级保护古树”,编号:610122101001。想来去时赶上阴雨连绵,也未至深秋,但更能够想象出“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的景色,想必深秋一片金黄树叶的景致会更加动人。

一路上,家人都在感慨,一代大诗人的墓冢竟荒凉至此未加修缮,实在是令人扼腕。在“诗词大会”这样的综艺节目风行的年代,愿意来此凭吊的人应该不在少数,当地至少也该把路标修清楚吧。

  One Response to “辋川行”

  1. 天气不太好啊。

 Leave a Reply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required)

(requi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