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 112016
 

若干年前,当互联网方兴未艾之时,人们对于网络空间的尚存疑虑,尝试做“网络生存”的实验,看能否只利用互联网而生存。而到了现在,互联网已经成为了我们生活、工作的一部分,甚至是重心所在。就我个人而言,除过睡觉的时间,我花费在网络上的时间已经大大超过了我在线下的时间,计算机、平板电脑、手机占据了我的整块时间与碎片时间,已经到了离开网络就无法生存的时代。

相信大多数法律人的情况也都与我无异,至少在工作中无法离开网络。对于法律人来说,网络空间不光给我们现实中的各种法律问题提供了解决方案,在网络空间中也提供了大量新的课题供法律人去解决。

一、作为现实法律问题的解决方案的互联网

长期以来,司法的不透明都是法律取得公信力所面临的最大障碍之一,借助互联网,司法公开在过去几年中取得了长足的进步,裁判文书上网、庭审上网直播、失信被执行人上网、破产信息上网等措施让所有人都看到了最高法院在司法公开方面的努力,也确实收获了良好的效果。快播案因为直播所引发的讨论以及公众对司法的关注不亚于任何一部热播的律政剧,而裁判文书的上网更是让法律大数据成为可能,成为了法律行业的“基础设施”,君不见裁判文书公开网养活了多少法律领域的创业企业。

除了司法,网络空间也正在重新塑造律师行业。律师们从未排斥过网络空间,网络也一直都是律师们的宣传阵地,从早期的个人网页、律师黄页,到近年来的博客、微博、知乎都有律师活跃的身影,律师们从来都未曾吝惜过在网络上发表观点,用专业、扎实的法律知识来宣传自己。律师的每一次发声都让法治的声音更加宏亮,这种声音未必会迎合公众的喜好,也可能冷酷无情,但总会让这个“浮躁”社会多一分理性,多一个视角。

网络空间作为工具也未曾亏待过法律人,太多的技术是基于网络而诞生。浙江法院开始将语音识别技术用于庭审记录中,最大程度减轻书记员的工作。郑州中院探索利用微信召开“庭前会议”,尽管引起了相当的争议,但不失为提供司法效率的一种探索。浙江永康检察院在庭审时探索使用远程指挥系统,获得了场外援助的机会,这让律师们也忿忿不平。律师作为离市场最近的法律人群体,对网络空间的运用更是近水楼台。律师推荐平台有望帮助律师获得更多的案源,法律文书数据库方便了律师的案件检索与研究工作,各种专家系统、人工智能让律师的工作更加高效。还有各种律师合作系统,法律新媒体,都给法律人提供了更多的空间。

二、新空间的法律问题

网络是一个新的空间,从最初的“无主之地”逐渐发成为现在“九龙治水”的场所。在过去的一年中,有太多的关于网络领域的法律、法规被制定出来:全国人大常委会制定了《网络安全法》,网信办与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分别制订了关于网络直播的规定,最高院与最高检出台了关于电子数据证据的规定,国家测绘局颁布了网络地图的使用办法,关于网贷更是引起了银监会、工信部、公安部与网信办的共同出手,不一而足。网络上的法规之稠密,已经超出了一般人的想象,看看发改委所发布的《互联网市场准入负面清单(第一批,试行版)》(征求意见稿)就可以窥探一二。

每一部法律法规在颁布以后,都可以看到各个律所的微信公众号在狂欢,第二天就开始忙着对法律法规进行解读分析,甚至连征求意见稿都不会放过。律师与律师事务所当然不会在没有任何利益的情况下去对法律进行解读,律师们的客户,无论是互联网行业还是非互联网行业,对于涉网法律法规的解读有着天然的需要。网络空间的法规已经不止是会影响到互联网行业,非互联网行业同样关注,因为没有行业不使用互联网。电影行业在使用互联网进行融资,工业企业在寻求使用机器人提高效率、降低成本,电器生产商在利用物联网技术实现智能化,金融业在探索区块链技术的可行性……

结合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去年的世界互联网大会上就共同构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提出五点主张:

  • 加快全球网络基础设施建设,促进互联互通
  • 打造网上文化交流共享平台,促进交流互鉴
  • 推动网络经济创新发展,促进共同繁荣
  • 保障网络安全
  • 构建互联网治理体系,促进公平正义

这五点主张每一项都与法律有关:《网络安全法》对基础设施的保护专门进行了规定;网信办、文化部、新闻出版广电总局为网络文化的繁荣制订了一系列的规定;P2P金融与校园贷的盛行给网络经济带来了活力但更多的是风险,合规成为了律师的大生意;《网络安全法》是今年的热门法律,正式颁布前两次公开征求意见,是网络空间的基本法律;而促进公平正义的互联网治理体系,则更是法律人的看家本领,每个法学院的学生都可以就此写上几篇文章。

三、网络空间——需要法律的秩序

网络空间曾经是冒险者的乐园,但不可能一直如此,如果希望让网络空间吸引更多的人入驻,提供安全、有序的环境是唯一的选项。而提供安全、有序的环境无法离开法律与法律人,当然法律人的进驻并不会轻松,这其中的难度甚至高于拿到纽约的律师资格,因为网络空间的环境与以往任何空间都有不同,规则也不相同。

在中学,所有人都被要求学习数学、物理、化学、生物,这并不是为了让我们日后会去做数学家、桥梁工程师、药剂师或者去生产化肥,而是为了让我们更好地去理解这个世界,知道这个世界运行的基础是什么,是进化论、牛顿三定律、元素周期表上的元素共同构成了我们的现实世界,这是现实空间中生活的常识。

而网络空间的常识与现实空间的常识不同,它是以代码为基础进行构建的。在网络空间中,最基本的规则的不是牛顿三定律,而是TCP/IP协议、DNS协议这样的网络协议。俗话说入乡随俗,入驻网络空间,制定、运用好网络空间的法律,当然要先了解网络空间的“基本法”才行。

网络空间有其自身的运作规律,技术在很多时候能够自行解决问题,但更多的时候,需要与市场、法律等因素进行合作(劳伦斯·莱斯格著,《代码》)。而作为参与者,法律人必须要理解网络空间的基本规则,所以我才会建议过法律人可以去学习编程,这不是让大家成为程序员,而是因为编程是理解网络空间的捷径,没有什么比参与建设更能理解网络空间的途径了,哪怕是最基础的计算机语言也可以帮助法律人去理解、适应这个新世界的规则,真正成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的一部分。

 Leave a Reply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required)

(requi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