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 052016
 

上个月在杭州举行的云栖大会上,蒋勇律师和他的无讼团队石破天惊般推出了一款名为“法小淘”的产品。在现场的演示上,蒋律师在法小淘上通过语音提问,然后法小淘就自动提供有关案件的案情分析报告,报告中提供了该类型案件的胜诉、部分胜诉、败诉的比例,法院对该类型案件的胜诉率。据蒋律师表示,在未来法小淘还可以在法律工作中扮演更多更重要的角色。

尽管我既不在现场,也没看直播,只是在深夜看了介绍视频,但仍然为这款产品的功能和完成度感到震惊了,记得上一次有如此感受还是在了解了区块链技术之后,当时让我彻夜难眠写了篇文章。不同的是区块链技术给法律行业带来的改变目前还只是一种可能性,而法小淘却已经在“叩门”了。

对技术不敏感的法律人可能不会意识到法小淘的厉害之处,我就自说自话,简单聊一聊我对这个产品的认识吧。

一、统计胜诉率

在法小淘所提供的推荐结果中,提供了胜诉率的数据,这对于裁判文书的利用来说是重大一个进步。无讼即使不是首家提供胜诉率统计的平台,也是最先一批的了。胜诉是所有律师参与诉讼的终极目标,但就裁判文书来说,判断胜诉却不是一件简单的工作。

在理论上,对于原告来说胜诉意味着诉讼请求得到支持,对于被告来说意味着原告的诉讼请求被驳回,上诉亦然。通过自然语言识别技术,判断诉讼请求被全部支持、部分支持或是驳回并不是遥不可及的工作,甚至识别出索赔金额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

但是,这样的评价方式对于律师来说并不公平。一个被索赔1000万元的案件,经法院审理后赔偿金被判5万元,这算是胜诉还是败诉?很难说,这样的判决也算是诉讼请求得到了支持,至少是部分的支持。而对于有多项诉讼请求,法院或许只支持其中的几项,这算是胜诉还是败诉?也很难说。是否胜诉实际上应该以当事人的角度出发,有些案件当事人的目的就是金钱,赔偿的金额越高越好;有些案件的目的并不是金钱,而是为了一只禁令,赔偿金钱只是附带的;或者一些案件的目的只是为了给对方施加压力而已。不是当事人,固然无法判断诉讼的真实目的,只能依据裁判文书中的内容简单判断胜诉与否,但这仍然是律师画像(Profile)的重要一个环节。实际上,比起胜诉率来说,律师在某领域案件的代理数量同样具有参考价值,在某一领域代理的案件多,无论裁判文书中显示的诉讼结果如何,一般都可以认为律师对该领域足够了解。

而随着裁判文书公开数量的不断增加,从案件数量及和胜诉率的数据也将会越来越准确,会成为伴随着每一个律师的烙印,人们会有途径去核实某律师声称的“从未输过一起官司”这样的说法是否属实,让律师没有办法肆无忌惮地吹牛。当然,以诉讼为核心的律师画像对于非诉律师来说可能并不公平,但这实在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

二、(诉讼)律师的画像

参与诉讼是律师最为重要的工作之一,但绝不是唯一的工作。大量出色的律师活跃于非诉的领域,但在裁判文书上罕见于他(她)们的名字。即使是对于诉讼律师来说,也会做大量非诉的工作,鲜有律师是完全依靠诉讼维生的。所以,如何评价律师的非诉工作,是所有律师推荐平台不得不面对的问题。

通常的解决思路是提供更多的信息,比如律师的年龄、学历、执业时长、擅长领域、律所职位、社会兼职等内容,但这些对于覆盖非诉工作来说仍是杯水车薪。而法小淘不同,依托于无讼平台有望打造一个更加全面的律师画像系统。

无讼阅读里面有大量法律领域的文章,为非诉律师分享经验提供了分享自己经验提供了途径;无讼合作为律师提供了积累事实调查类活动的渠道;无讼办法则是合同审查、法律咨询的数据。非诉工作当然远不止无讼目前所能提供的几项服务,但多位一体的数据纬度意味着评价体系更加的全面。结合无讼名片,法小淘恐怕可以提供目前国内最全面的律师画像。当在做好了律师画像的工作之后,更重要的就是将法律问题匹配给合适的律师了,而这完全就要看法小淘的算法是否足够强大,能否为用户找到合适的律师了。

几乎所有律师都会同意:预防法律风险会比解决法律问题更加重要。而法小淘/无讼对法律服务行业的评价思路是以诉讼导向(因为裁判文书最易获得),即使是可以通过律师撰写的文章、律师参与的合作来丰富评价指标,但诉讼文书在算法中举足轻重。但通过法小淘提问,未必是为了解决诉讼问题,可能只是预防性质的咨询,如果这时再着重根据诉讼表现来推荐律师,可能就显得有失偏颇了。

三、法律服务的高频需求

法律服务始终都是一项低频服务,这是所有的法律服务平台不得不面对的一道天堑,所谓培养用户对法律的需求并不现实。如果目标用户只是一般人的话,那么法小淘的使用率一定不乐观。

法小淘背后的无讼与天同律师事务所似乎早就意识到了这个问题,意识到企业的法律服务才是低频向高频转化的思路。企业是因为法律拟制而存在的,企业的“生老病死”无一不是以法律为基础。企业客户对法律服务的需求,无论是频率还是回报都远超过个人客户。天同所与无讼就曾多次举行过名为“法务之夜”的活动,试图扩大在企业法务群体中的影响力。而最近无讼更是与阿里旗下的“钉钉”开展合作,作为企业的法律解决方案进驻平台。

如果法小淘作为一项功能能够,嵌入像“钉钉”或“无讼阅读”这样的平台,或许可以通过赢得企业法务的青睐来获得更多的用户。

四、语音识别

在法小淘的演示中,最令人震惊的无疑是其语音识别技术。用户通过自然语言提问,就可以得到相应的反馈并最终得到检索的结果。这项技术能否成功,很大程度取决于语音识别系统的成熟程度,考虑到Siri等产品对语音的理解能力,语音识别技术还是任重而道远,尤其是这其中还涉及将自然语言翻译成法律语言这一项复杂的工作。

对于律师工作来说,在很多情况下的第一步就是与当事人接洽,无论是通过面谈、电话、邮件或是其他途径,搞清楚当事人所面对的问题,将不懂法律的当事人的问题转化成各种各样的法律关系。这一工作非常考验律师的沟通能力,往往需要听当事人讲述事情经过,并且配合查阅有关材料。

对于法小淘来说,如果能够从用户的自然语音信息中找到案件可能会涉及的几个案由,就已经是法律工作中的突破了,筛选出可能案由供律师或用户决定,会大大降低律师的工作量。这实际已经涉及到对案情分析的工作了。

五、辅助律师还是取代律师

在演示中,蒋律师还提到法小淘有能力对律师所组织证据目录进行核对,根据同类型案件裁判文书的信息来判断证据目录是否还有遗漏。虽然这部分没有细讲,也不知道法小淘能够做到什么程度,但这也实在是太惊人了。有能力对裁判文书中的证据结构进行分析,意味着可以结合胜诉率来判断某一项证据或鉴定对胜诉的影响,一旦裁判文书的数量积累超过某一阈值,或许会让律师对证据的组织有新的认识。

除了证据组织,演示中法小淘能够找到合适的诉讼法院,法院的胜诉率,案情找到相关的法条,这其中有些能力即使是有经验的律师也未必会具备。而找到与案情有关的法条,则会大大降低律师找法的工作难度。

蒋律师后来在文章里写到:“当ROSS着力于替代律师的部分工作,法小淘则始终以辅助律师为核心。”蒋律师没有说的是:辅助律师现在也是人的工作,法小淘将替代部分实习生、律师助理的工作。至于说替代律师的工作,包括法小淘在内的各种法律人工智能目前还没有这个能力,但当那一天真的到来的时候,人工智能可以替代无讼的编辑、天同的辅庭律师、乃至蒋律师自己时,我希望蒋律师不要心慈手软。

六、法小淘对法律服务业的冲击

法小淘虽然还未推出试用版本,也不清楚可靠性如何,但这款产品对于我国的法律服务市场来说一定会造成不小的冲击。如果乐观些预测,法小淘/无讼有望去占领法律服务的入口,即推荐律师这项复杂的工作。并不是说法小淘要做到完美无瑕才能够赢得市场,而是只需要做得比现有的推荐律师方法更好就足矣,而现有的律师推荐——熟人推荐,较之法小淘及无讼来除了人际关系的优势外简直是不值一提。更何况,“熟人”能认识与3.5万名律师吗?法小淘可以。

前些年,我买机票总是去携程或者去哪儿网,因为在这两个网站我可以买到更便宜的机票。而随着携程、去哪儿网的发展,这两个网站也逐渐把控了机票的购买入口,也因此与多家航空公司不断发生冲突。如果法小淘/无讼在未来某一天真的垄断了法律服务的入口,类似的冲突更是不可避免。不要忘了,律师可是最善于维护自己利益的群体。

无论喜欢与否,这款产品已经被摆在法律服务行业的面前了,如果不甘心掩耳盗铃的话,那就与狼共舞好了。

 Leave a Reply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required)

(requi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