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 292008
 

本人所在的法学院以经济法学见长,不因为别的,是因为学校的经济学还算不错,顺便拉动了法学的发展,近日听说我们“法律思维”这门课的教材竟是由经管院所编,可见其纠缠之深。把法学与经济学拼到一起,不光能形成一门经济法学,还能弄成一门法经济学(也叫做法和经济学)。经济法好理解,就是研究关乎经济的法律,仅此而已;而法经济学则是利用经济学的研究方法,来分析法学。

法经济学的历史并不长,一般认为始于鼎鼎大名的“科斯定理”,按照张五常的话说:“科斯定理”是石破天惊的。自此经济学的方法开始侵入法学领域,也让法学的研究方法变得丰富多彩,相当于在法学的武器库中又增加了一类重型武器。此处,我无意去探讨“科斯定理”的有关问题,因为我虽是看过曼昆的《经济学原理》,也看了几本关于法经济学的书,如苏力翻译的罗伯特·埃里克森的《无需法律的秩序》(晓镜同学要我推荐几本和经济学有关的法律书,吾以为此本最佳),但对于“科斯定理”我还是再积累一些,再发表感想也不迟,如果阁下您真的对“科斯定理”有兴趣,相信以您的睿智,一定可以Google出来想要的信息。

上次说了个经济学的原理一:人们面临权衡取舍,这次书接上回,原理二:某种东西的成本是为了得到它所放弃的东西。

我们理解成本,多是将之与消耗的金钱挂钩,比如说考虑上大学的成本,一般都会把学费、书费、住宿费、伙食费以及其他开销加起来。但根据成本的定义,这并非是上大学所真正放弃的全部东西。因为你离开学校,照应需要睡觉的地方、要有吃的食物。只有在大学的住宿费和伙食费比其他地方的贵时,贵的这一部分才是上大学的成本。但实际上,大学的住宿费和伙食费往往低于你自己生活时所支付的房租和食物费用,所以,节省下来的那部分住宿费用和伙食费用往往是上大学所带来的收益。

上大学最大的成本是你的时间。当你把大学四年的时间用于听课、读书以及写文章时,你就不能把时间用于工作。对大多数学生而言,为上学而不得不放弃的工资是他们受教育最大的单项成本。所以,成本的定义是为了得到某种东西而放弃的东西。(以上两段来自曼昆的《经济学原理》)

至于说法律,自然也是有自己的成本的。当我们去寻求司法救济时,就意味着我们放弃了私力救济、权力救济以及其他形式救济的手段,因为我们相信寻求法律帮助的成本较之其他手段来说要更为划算,所以才选择法律,至少,对于一个理性人,应该是这个样子。

法律应该是社会的最后一道防火墙,是最后的救济手段,但我们在法律之外,依旧有着诸如上访这样的救济渠道,承担着最后防火墙的作用,但这道防火墙,却是代价高昂,而且,比想象的高昂的多,比如说,有上访自然就会有截访,谁在承受截访的成本?

法律的成本高昂,一方面是因为其自身特点所决定,另一方面是因为还存在着其他的救济途径(值得商榷)。但又很难确定这就是一件坏事儿,尽管现实操作可能存在在着各种各样的问题,但在理论上,“徒法不足以行”的道理现在依旧适用。只是,从整个社会成本来看,或许选择法律才是最划算的,但愿如此,毕竟关乎我未来的饭碗了。

  13 Responses to “经济学视角下的法律(二)”

  1. 上大学最大的成本是你的时间。当你把大学四年的时间用于听课、读书以及写文章时,你就不能把时间用于工作。对大多数学生而言,为上学而不得不放弃的工资是他们受教育最大的单项成本。所以,成本的定义是为了得到某种东西而放弃的东西。(以上两段来自曼昆的《经济学原理》)

    这段说得太复杂了,传统市场的4个要素:资本、劳动、土地、企业家才能。上学和工作一样,都是一个增值的劳动过程,谁优谁劣的问题罢了。

  2. 《 无需法律的秩序:邻人如何解决纠纷》,致力于整合法律经济学的、社会学的以及博弈论这三种关于社会生活世界的看法……好就这本。

  3. 《无需法律的秩序》 好的 我就去看下 这本 看能不能借到

  4. 看得有点晕。呵呵。

  5. 在中国当律师苦啊!

  6. 我看了~尽量研究

 Leave a Reply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required)

(requi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