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 172015
 

在法律行业的各种研讨会、微信公众号中,“互联网+法律”的讨论已经屡见不鲜了,虚拟律所、法律电商、法律新媒体都是热门话题,各种讨论伴随着争议总能在法律人的圈子了激起层层浪花。甚至,以“互联网+法律”为旗号的企业也纷纷成立,推出了大量以号称代表“互联网+法律”发展趋势的网站、应用或服务模式,大有星火燎原之势。

我无意去评判现有这些企业、应用或网站的优劣。只想谈谈自己脑海里的“互联网+法律”是什么样:简单来说,“互联网+法律”不应只是传统法律服务的上网,更应该是因为互联网与法律结合而创造出新的需求、新的岗位。

一、宣传

从历史的角度来看,律师事务所与律师+互联网绝对算不上什么新鲜的问题,当律师事务所建立网站,律师把自己的信息挂到网上,实际上就已经是字面上的“互联网+法律”了。互联网最早被当作宣传的平台而为法律行业所使用,律所网站与网上的律师信息不仅宣传了自己的业务,更“刷”了存在感,给客户了一个验证自己身份的渠道。

律师事务所及律师们当然不会仅满足于有存在感,按照咨询公司的经验,宣传自己的最好方法就是不做宣传,而是将自己的工作成果公之于众,以展现自己对所从事领域的理解。所以咨询公司们才热衷于发布免费的报告或白皮书,比如著名的Mckinsey QuarterlyBain Insights。法律服务领域也是如此,金杜所的中国法律期刊、China Law Blog、游云庭律师的博客都是这方面的翘楚。

律师们竞相前往“知乎”或者LinkedIn这样的网络社区回答问题无非就是为了展现自己对法律的了解,当然写作也可以提高自己的笔力。像知乎或者LinkedIn,并不只是一个局限于法律的平台,而是聚集了各个行业的人员,便于开展跨界的交流。对于移动时代的微信公众账号,也是一样的道理。

可以想见,律师们会热衷于把一切热点问题转化为法律问题,发表自己专业观点,并在各种可能的平台上发布出来。比如在阅兵时会讨论军装的专利问题、重大事故发生后会讨论相应的保险责任、甚至看到电商大佬结婚前的股权安排都不忘讨论离婚时财产分割的问题。在这个过程中,律师不只是宣传了自己、打造了个人的品牌,更重要的是对于法律观念的普及,可以提高法律行业的专业形象。

二、“痛点”

互联网行业喜欢谈“痛点”,一般都认为法律服务的痛点在于信息的不透明,尤其是对用户来说不透明。在大多数情况下,用户在选择律师时基本处于抓瞎状态,不知道该选择哪一位律师。而很多互联网平台自认为可以解决这一问题:如果可以对律师进行客观公证的评价,当然有助于客户选择到“靠谱”的律师。

因此,第三方平台会设计让律师去回答一些用户在网上的法律咨询,并根据回答法律咨询的情况来打分,根据打分来推荐律师。或者律师也可以通过付费来让第三方网站优先推荐自己。但是,用户在网络上的咨询,大多语焉不详。用户会在两三行的长度把所遇到的问题放到网上,而律师的回答也无非就是引用若干法条来了事,再把自己的电话号码贴上去。这样会给人造成错觉——以为只要看上几部法律的条文就是律师的工作了。而事实也是,这样的第三方平台网站发展往往不尽如人意,沦为律师们留电话号码的地方。反而是像知乎这样严肃的问答社区凭借着良好知识分享氛围的社区获得了更多律师们的青睐,律师们毫不吝啬自己的时间在上面写了一篇又一篇的长文。

对于律师的评价,目前的一个思路是通过分析裁判文书中律师诉讼情况来确定。从理论上看这确实是一个不错的方案——好律师当然赢过很多案子。但是,利用裁判文书来进行律师评价,至少存在两个缺陷:

(1)在技术上,因为裁判文书的庞大数量,分析裁判文书中律师的诉讼结果需要具有一定的自然语言处理功能软件,软件至少需要可以判断诉讼请求是否得到了法庭的支持,但这样开发的软件存在一定的难度;

(2)裁判文书有其局限性,对于大量非诉律师来说,通过诉讼来进行评判显然有失公允,而且一起案件可能存在部分诉讼请求被法庭支持,部分诉讼请求被法庭驳回的情况,如果不是当事人有时难以判断是否达到了诉讼的目的,毕竟诉讼只是众多商业手段中的一种。

第一个缺陷随着自然语言处理技术的进步总能客服,第二个缺陷却很难跨越,因为这已经超出了法律的范围。因此裁判文书可能更多的只是作为评价律师的标准之一。尚需要更多的途径对律师进行综合评判,如单位、学历、职位、工作经验、所发表文章这样传统的信息。

三、平台

法律电商的实质是打造一个法律服务交易的平台,有平台就寄希望与打造一个律师们相互竞标的法律服务平台,在客户提出需求后,由律师们相互竞争,提出方案,由用户来选择最合适的律师。但这样也有不少问题,法律服务是专业性极高的服务,用户并不具备判断哪个服务更适合自己的能力。就像我们问诊,当不同医院医生给出截然不同的治疗方案,作为患者往往是无从进行选择的,在经济允许的范围内一定会选择最好医院力度最权威专家来进行治疗。作为专业的法律服务平台,如果可以代用户来判断律师提供法律意见的优劣,可能会更加合适,但用户未必会喜欢这种模式。

另外,对于那些试图取代律师事务所的法律服务平台来说,最大的法律风险来自于《律师法》,《律师法》第二十五条明确规定了“ 律师承办业务,由律师事务所统一接受委托,与委托人签订书面委托合同,按照国家规定统一收取费用并如实入账。……”法律服务平台在处理律师事务所、律师、客户以及自身关系上需要下不少功夫,税收的缴纳、发票的开具、与律师事务所的关系无不是可能绞杀在线法律服务平台的隐患。

实际上,共享经济对于法律行业的影响,可能也会像“专车”、“短租房”一样,需要对现行的法律进行修订。

四、工具

“互联网+法律”所能做的,并不止于律师的宣传、解决法律服务的“痛点”或是提供一个平台这么简单,“互联网+法律”实际上应该是促进法律行业的分工一把利器。

随着网络的日益方便,人们生活的重心也逐渐会转移到网上,在未来的诉讼中,来自网络的电子证据所占的比重会远胜于其他类型的证据。而电子证据与传统证据在取证、质证时,证据固定的方法完全不同。单就确定电子证据形成时间的真实性,就够费上一些功夫了,这需要专业的数据取证机构或是可信时间戳的介入来确定时间,在这个过程中,实际上是创造了新的工作岗位,而这些工作岗位正是因为互联网与法律的结合而产生的,这可能才是“互联网+法律”的真正样板。

在网络上用户注册时点击同意的“用户协议”是各种法律关系的基础,而提供“用户协议”厂商又往往会私自修改协议,在这种情况下一旦产生纠纷,没有人能够知道用户在注册时点击“同意”的用户协议是什么内容,如果有一家机构可以对厂商每一版的“用户协议”进行自动保存或快照(如EFF旗下的TOSBack),并提供可靠的版本,那么一方面可以保证用户的权益,另一方面也可以减轻厂商对自己用户协议内容的举证责任。这样的服务也是因为互联网与法律的结合而产生的。

与之类似,更多如将网络上各种数据库提供整合检索或者导航功能,或者提供组织在线模拟法庭以帮助律师预估审判中可能遇到的问题,或者是用机器人来撰写法律文书(腾讯财经已经开始用自动化新闻写作机器人来撰写稿件),都是“互联网+法律”可以做到、且有利可图的事情。

五、总结

我在法学院里,会接触很多出类拔萃的硕士生,他(她)们在通过司法考试以后,相当一部分人会去转战注册会计师的考试,或者准备英语考试,这当然是为了毕业后能够谋求一份高薪的职位。如果有一天,法学院学生在通过司法考试之余,会考虑学习一下编程以谋求一份更好的职业,那么“互联网+法律”的时代可能就真正的到来了。

 Leave a Reply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required)

(required)